浏览模式: 正常浏览 | 列表浏览
讲真话 察实情
[ 2011-04-18 09:36:23 | 作者: 鲲鹏展翅 ]
讲真话 察实情
温家宝同国务院参事和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座谈时的讲话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4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北京中南海向新聘任的8位国务院参事和5位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颁发聘书,并同参事、馆员座谈。这是温家宝与新聘任的参事、馆员亲切交谈。新华社记者 黄敬文 摄

  这次是我担任总理以来第5次听取参事、馆员们的意见。今天有8位同志发言,还有6位同志的书面发言,也都印发给大家了。这些发言涉及范围非常广泛,包括经济社会发展、科技教育以及文化宗教事务。大家的意见都非常重要,值得我们国务院及有关部门认真研究,还是这句话:“知者尽言,国家之利”。从参事室负责同志的汇报和参事、馆员的发言,我们看到参事室、文史馆的工作又有了新的进展。我曾经提出,要将参事室建成有中国特色的高水平政府咨询机构。现在看来,朝这个方向努力是对的,也有初步的成效。...

阅读全文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孕育的季节;春天是希望的季节、复苏的季节。继“开心农场”承包一年期满后,应大家的强烈要求,《鹏城驿站》“开心农场”第二期承包今日正式撒下第一批种子。...

阅读全文
锁定 中国不是中东
[ 2011-03-11 23:11:20 | 作者: 鲲鹏展翅 ]
  利比亚动乱,联合国估计,到2月26日至少1000人死亡。联合国负责人道主义的副秘书长阿莫斯3月7日说,利比亚10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从电视新闻画面上看到,无数利比亚难民逃离祖国,开始颠沛流离的苦难生活,不知何日是归期。这让人长声叹息:国家动乱,最终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从去年底开始,中东、北非一些国家局势剧烈动荡,人民遭受巨大灾难。当世界正在为中东思索解决之道的时候,境内外竟然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图谋把祸水引向中国。他们通过互联网煽风点火,希望在中国也挑起“街头政治”,以此搞乱中国。
...

阅读全文
  前言:电大艾老师给我发来电子邮件:今年五月底我即将退休。日前心血来潮,一气呵成《我这六十年(一个普通人的回忆录)》,其中包括“电大春秋”章节。现发送给您,请不吝见教。

  仔细阅读,身临其境,不禁感慨万千。这是一篇充满真实性、可读性、思想性的好文章,也是一篇催人奋发的励志篇,读后受益匪浅。跟艾老师相识多年,知道他是一位才子,但没想到艾老师在繁忙的工作背后还有那么精彩丰富的人生及那么好的文笔。于是产生将此篇文章放进网站与各位校友、网友共同分享的愿望。承蒙艾老师厚爱,爽快答应了我的请求。在感谢艾老师多年来对校友会工作、对我所给予的各方面的支持之余,也衷心祝愿他退休生活充实、快乐、健康、幸福!同时继续笔耕不辍,让我们分享更多来自他的佳作。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我这六十年
...

阅读全文
  第二个十年(上)(1961.6-1966.5):苦难开始

  出医院回家后得知,1963年3月晴天霹雳,爸爸“犯错误”了!

  爸爸编著的那本曾被江西省委通令嘉奖并成为全国党员必读教材之一的《怎样做一个共产党员》(见下图)书,被中央的康生在政治局会议上发难,斥为“坏书”,交待政治局委员华东局第一书记柯庆施进行批判,罪名是“宣扬反对个人迷信”!而爸爸竟敢在得知挨批的当天即写信给康生,请他具体指出“到底错在哪里?”康生勃然大怒,写下大段批文给爸爸扣上“坚决拥护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路线”的帽子,下令在全党通报批判,爸爸已停职反省写检查。学校干部子弟多,很快就传开了,我和同校的弟弟不断听到议论说爸爸是“修正主义”,感受到周围异样的目光,心里沉甸甸的很难过。也有懂事的同学悄声劝阻议论,以免我们听了伤心,我们心里很感动,迄今难忘。二姐本来考上天津南开大学,被说成是“修正主义者的女儿”弄去了江西工学院。...

阅读全文
  第三个十年(上)(1971.6-1976.5):顽强治病

  知青陆续回城时,农场领导见我身体实在不行,1972年2月让我同一批农业连战友调到九江市的建设兵团21团棉纺织印染厂。我分到厂宣传科(后到厂工会)。厂里有大批父母受冲击的子女,厂领导毫不歧视。我心存感激,努力工作,办了一个接一个的机关墙报、专栏,写大标语,写时事文章在机关和车间宣讲,还与几位会画画的同事一道搞画作,我的国画《请教》等作品参加了九江市画展、福州军区画展和江西省画展...

阅读全文
  第四个十年(上)(1981.6-1986.5):柳暗花明

  在上海时,曾逢五舅的一位老友、成都民间聂硕谋老中医来沪旅游,知我病况甚为同情,说我为忠良之后,邀我去成都医治。替父伸冤平反后,我病况更甚,长期服用清肝泻火的寒凉药损害了肠胃,又出现“五更泻”乃至整天腹泻,形销骨立,枯瘦如柴。我毅然决定前往人生地疏的成都,求医于聂伯。...

阅读全文
  1988年底省气功科学研究会成立,原副省长方谦任会长,他希望我去当专职干事,我在所不辞。研究会先后挂编在省编志办、省科协、省科委。省科委聘我为科员、主任科员,就此转干。我在研究会历任理事、应用委员会兼气功门诊部副主任、常务理事、副秘书长、秘书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