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纪念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廿周年(共九首)

[ 2012-01-31 21:17:06 | 作者: 鲲鹏展翅 ]
字体大小: | |
七律·纪念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廿周年
(共九首)

厉有为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环球共运起风烟,变色苏东易政权。

中国巨舟谁转舵?邓公妙计韵更弦。

创新务实精神勇,劈浪驰风意志坚。

赫赫英灵今告慰,复兴之梦等闲园。



乘鹤翔天逾卅年, 南巡故事忆春天。

航程拨正多亏舵, 路线宣明好使船。

红树林风喧白鹭, 莲花山色掩啼鹃。

拓荒继志承宏业, 华夏人民创续篇。




国家命运一丝悬, 伟绩丰功铸铁肩。

大智筹谋无敌勇, 深情奉献有生年。

英灵九域诚欣慰, 华夏连年喜变迁。

斩棘拓荒风雨唱, 神龙定要奋飞天。



人民巨子拓荒中, 扭转乾坤巧运筹。

弹雨扑身难阻步, 泰山压顶不低头。

黎民命运双肩置, 祖国前途一胆求。

驾鹤归来当笑慰, 和谐幸福遍神州。



此路中华一命悬,瞻前顾后往何边?

南巡肝胆真知见,国贸良言正道传。

卅载飞腾人瞩目,一声开放绩惊天。

拓荒牛仔仍弯轭,重任小康扛在肩。



雨雨晴晴又一秋, 香香臭臭写风流。

蓝图史册人民绘, 建业丰碑眼底收。

真理高楼实践筑, 教条空阁命当休。

富强漫说途程远, 灿烂霞光已露头。



载载相思载载深, 黎民富裕在渔村。

南巡国事谆谆语, 赢得人民恰恰心。

水复山穷无路径, 花明柳暗又逢春。

拓荒不畏攀登苦, 贵在追求力创新。




春风又绿大江南, 手植山榕树蔽天。

大厦高擎拿玉月, 伟人阔步跨莲山。

感恩黎庶长怀念, 斩棘强牛史接班。

雨顺风调龙展翼, 小康实现大康连。



汉武秦皇一代雄, 唐宗宋祖有英名。

但凭权势谋名位, 焉为黎民建业功。

一夜东风吹赤县, 多番国策利苍生。

红旗捷报飞歌日, 万众深怀邓小平。

2012.1.19


深圳原市委书记厉有为回忆所有制问题大辩论

2008年1月14日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宋元晖 黄宇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图片说明:厉有为翻阅老照片,回忆10多年前在深圳的热情岁月。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图片说明:1992年邓小平南巡时,厉有为迎接邓老下车。


  原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讲述亲身经历的两场大辩论,其中一场是在1997年针对所有制问题的讨论。1997年年初,厉有为一篇在中央党校学习时的毕业论文《关于所有制若干问题的思考》遭到首都理论界的“围剿”。“说
我是‘反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浊流’。当时我就蒙了。”厉有为回忆说。事件将厉有为推到了政治生命的悬崖边。当年4月,江泽民在中南海找他谈话,讨论这篇文章,“总书记对我说:‘你回去安心做你的书记’。”

  厉有为简历

  1938年1月生,辽宁新民人。上世纪60年代末到二汽工作,后历任十堰市长、市委书记、湖北省副省长等职务。1990年-1992年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兼市人大常委会主任;1992年11月任深圳市市长;1993年4月任深圳市委书记兼市长。1995年5月-1998年任深圳市委书记。现任全国政协常委、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曾被评为“中国改革之星”。

  厉有为,从1990年到1998年,历任深圳市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长和市委书记,主政深圳特区长达8年之久,而这8年正是深圳快速发展的黄金年代。

  在这8年里,厉有为不仅见证了小平南巡,而且他亲身经历了两场全国轰动的大论战:一场是1994年学者提出的特区不能再“特”论,另一场是1997年对厉有为一篇所有制问题论文的批判。

  1994年3月,有学者在一个报告中提出,特区不能再“特”了,不能再无限制享受优惠政策,认为这样不利于缩小地区差异。这份报告以新华社内参形式上呈中央。6月,该学者在中央党校讲授“中国地区差别问题”时,首次将该观点公开。学术理论层面的探讨恰恰迎合了当时其他地区一些领导的情绪,特区发展顿起波澜。1995年8月,时任深圳市委书记的厉有为正面回应,发表长篇访谈,系统盘点深圳特区建立以来对国家的贡献,争论全面打响,直至当年秋天才戛然而止。

  第二场论战则发生在1997年。年初,厉有为一篇在中央党校学习时的毕业论文《关于所有制若干问题的思考》遭到号称“首都理论界人士”的“围剿”,称厉有为这篇报告“是精心准备抛出的一份彻底改变我国社会主义改革方向的政治宣言和经济纲领”,说厉有为是“反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浊流”。

  如果说前者还是属于学术范围之内的争论,后者则上升到了政治批判的高度。一本著作称,“这是自文革结束以来对一个领导干部的最严厉的政治批判”。

  对于这两次影响全国的论战,尤其是1997年的那场“惊心动魄”的论战,以前一些文章和著作有所介绍,但语焉不详。最近,作为当事人的厉有为接受本报专访,口述了那段历史,首次独家披露了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中央党校校长的胡锦涛两位中央领导对厉有为的支持。

  据厉有为介绍,江泽民与他谈话结束后说:“你回去安心做你的书记。”而胡锦涛在一次会议上提到厉有为的文章时表示,在党校内要发扬理论的探讨精神,不要乱扣帽子。

  今年是改革开放30年,回顾10多年前这场论战的一些细节,重温中央领导的开放态度,对于新一轮思想解放仍有重要意义。

  调任深圳毫无准备

  开始中央调我去深圳,我愣住了,连什么是特区都不知道

  1990年11月,当时我还是湖北省副省长,率湖北代表团去罗马尼亚考察。一个星期后回到北京,就接到省里的电话,说中组部的领导要找我谈话,先别回武汉了。当时的中组部副部长孟连昆就和我说,“中央决定调你去广东深圳工作”,开始没说干什么,就说进深圳的班子,做主要领导之一。“深圳当时正准备开第一届人代会,正等你去呢,不要回武汉了”。

  我当时就愣住了,事先一点都不知道,对深圳谈不上什么了解,只在1984年来过深圳一次,参加东风汽车展销会。我记得当时深圳四处是工地,有些荔枝林,没什么高楼大厦。给我印象并不是很好,因为政策放开了,物价很贵,一碗粥、一个馒头都要5块钱。当时深圳建设效率很高,住的楼是一个村开发的招待所,楼上还在建,楼下就已经接待客人了。

  “我连什么是特区都不知道,怎么开展工作,广东话都不懂,怎么会让我去?”我当时就问孟部长,你告诉我什么是特区啊?孟部长想想,说,“别问我了,你去深圳看看文件就知道了。”

  当时关于特区怎么发展,好多思潮汹涌,看法各异,批评特区的思潮也有不少。我坚持要先把手头工作交接,孟部长最后也只给了1天时间回武汉,要求马上去深圳报到。

  12月初,我来到深圳,做市人大筹备组组长。之后做市委副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当时我51岁,心想都已经做市人大主任了,有可能是我退休前的最后一个工作岗位,深圳作为副省级城市,领导一般60岁退休。当时是做了这个思想准备的,没考虑到后面在深圳做主要领导有8年。

  安排接待小平南巡

  小平南巡后,长期积闷在大家心中的所谓深层次问题都解决了

  当时深圳改革开放的速度很快,建设正在进行。但关于特区发展有很多舆论,例如说深圳“只剩下五星红旗是红的”、“已经是资本主义化”、“国中之国”。内地一些城市对深圳也有不同看法。

  不过,深圳市领导内部和广大群众干劲很足,基本没有受到影响。深圳发展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关于改革开放,当时思想上还没有统一认识,这些对深圳改革开放的不同意见和批评,在当时还是多少有些干扰影响。

  当时还没说搞市场经济,舆论主要是“反和平演变”,思潮很多也有些混乱。这也是小平1992年南巡的原因,直到南巡,特区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不再是争论的主要焦点了。

  记得小平南巡时,我还是深圳市委副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小平南巡的接待工作是我具体安排的。小平到深圳的第一天,在迎宾馆桂园,小平刚下车,我就和接待的其他领导、同志一起迎上去,和他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