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自信之三:挺起中国工业的脊梁

[ 2014-05-12 10:06:11 | 作者: 鲲鹏展翅 ]
字体大小: | |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高梁

  
  参考消息网4月30日报道《道路自信:中国为什么能》一书作者玛雅近日专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高梁。内容如下:

  玛雅:外媒评论说,过去10年来,中国经济实现了自工业革命以来无可匹敌的高速发展。

  高梁:中国改革开放已经超过30年,至今发展势头不减,不要说外国人,就连我们自己都眼镜大跌。到目前为止,都还不敢说已经穷尽了30多年快速发展的动因。

  美国今天想挽回制造业外流,以保持美元的地位,但是没那么容易。不是我们中国把得住,是它的资本家不愿意回去,是跨国公司不愿意。一个国家的工业为什么能有这么强大的吸引力和增长力?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学三要素分析就能说清楚的。

  玛雅:中国只用了60多年时间,就从一个积贫积弱的穷国发展成为美国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在发展道路和发展经验方面,我们有哪些优势?

  高梁:中国的发展道路,很多人把一切成就都归功于对外开放和市场经济。这些人第一把前30年贬得一钱不值,第二说中国现在这么突出的增长跟政府干预没关系,跟国有企业更没关系。这是不符合事实的。有人说,前30年中国的工业发展如何如何差。实际上1950-1977年,中国工业的发展速度仅次于日本,日本是12.4%,我们11.2%。我们远远高于美国、苏联、德国、英国等世界强国,说明我们的工业并非乏善可陈,而是取得了很大成就。如果没有前30年的基础,只是一穷二白一张白纸,后30年改革开放搞市场经济就会缺乏积累。那样就只能依靠外资,而依靠外资就会被外资控制,就是今天拉美一些国家的现状。

  毛主席当年说,不吃嗟来之食,吃嗟来之食肚子疼。不吃嗟来之食怎么办?中国的前30年一是靠革命英雄主义;二是靠上下一心,同甘共苦;三是靠牺牲精神,上面是牺牲精神,下面也是牺牲精神。这些给中国后来的起飞奠定了基础。

  玛雅:前30年不仅为后30年积蓄了物质力量,也积蓄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高梁:如果没有这个基础,中国就是一般的发展中国家,就只能受制于人,高科技永远上不去。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经济主权都是国家政治独立的基础,而科技进步的主导权是经济主权的基础。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关键技术被人卡了脖子,受损失的不仅是经济利益,也会对国家安全利益造成损害。所以,新中国前30年打下的基础怎么强调都不过分,没有这个基础,就没有后来的一切。

  玛雅:把中国的一切成就都归功于对外开放、市场经济的人,对政府和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中的作用也持否定态度。

  高梁:他们认为后30年的工业发展成就与政府的力量、与国有企业的力量没关系。这也是不符合事实的。高铁是个成功的例子。高铁引进后能够这么快国产化,投入运行,跟铁道部有直接关系。2004年大规模引进时,只有铁道部一家出面谈。当时西门子要价太高,那就不要它,换别的。外国资本家在中国已经“横”惯了,跟谁打交道都趾高气扬,没有中国人的话语权。所以,对中国的国家垄断最咬牙切齿的恰恰是大资本家,特别是外国跨国资本家。他们巴不得中国一盘散沙,没有竞争力,由他们来垄断,当寡头,分而治之。中国现在有些身家几十亿、几百亿的个人大资本,想要拿到最肥的垄断企业,由他们来把持,也是这个用心。

  高铁的成功证明,中国在对外开放中,在技术上相对落后的情况下,如果真想引进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适当的国家垄断,强调政府在这当中的作用——组织协调作用和统一对外竞争作用,是必不可少的。否则就会回到过去的依附状态,从技术依附变为经济依附。

  国家的经济与科技发展,是坚持“以我为主”还是“让老外为主”,这是一个不能不辩论清楚的大是大非问题,是国家建设的根本方针问题。这个问题不说清楚,“以自主创新推动产业升级”就是一句空话。坚持独立自主,在以我为主的基点上开放和吸收学习,这是中国经济建设的基本国策。邓小平说过,任何外国也不要指望我们做他们的附庸。

  玛雅:主张国企私有化的人难道不明白,私有化以后会落到谁的手里?能落到全体人民手里吗?这些人是糊涂还是别有用心?

  高梁:不是糊涂,他们心里特别清楚,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他们最眼红的一个是石油,一个是电信,因为这里面肥呀。今天石油是什么?是绝对的战略产品。中国又这么缺油,国家能不垄断吗?别说中国,沙特、卡塔尔,不都是国家垄断石油资本吗?

  玛雅:时任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2012年2月跑到中国来游说:国企私有化、金融私有化。他以为中国人傻吗,会被他忽悠。

  高梁:国内政界和学界有些人和世界银行的关系不一般,高层对高层,他们之间有默契。关于私有化的主张可能是“出口转内销”,目的是想学俄罗斯的休克疗法。但是这些人也不想想,有了俄罗斯的前车之鉴,中国人现在知道,全盘私有化未必是好事。过去有段时间,中国的国企产权改革也出了一些问题——MBO(管理层收购)、侵吞公产、监守自盗……搞得天怒人怨,发生了通钢事件这种重大群体性事件。可是有些人至今都不接受教训,还在自拉自唱所谓国企“改革攻坚战”,铁了心要搞私有化。如果真要这样玩起来,可能会激起更大的民变。

  玛雅:某些人所谓的“改革攻坚战”不过是个旗号,背后有更深的企图?

  高梁:这是亮出底牌。他们有人公开说,现在国有经济的成分比过去少了,国有经济还存在于国家命脉的行业中。这是非常关键的一句话。什么意思呢?就是要向国家命脉开刀。所谓“改革攻坚战”就是要分拆垄断型国有企业,先股份化再私有化,把国家的命脉交给私人和外资,使中国经济彻底殖民地化和资本主义化。

  这是生死存亡的问题,是两条道路、两个方向、两种前途的大是大非问题。如果这样的“权威”意见被采纳,意味着党的基本纲领和经济发展的路线方针将彻底改变。

  自1982年中共十二大以来,关于基本经济制度都强调必须发展壮大国有经济,国有经济控制国民经济命脉,对于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增强我国的经济实力、国防实力和民族凝聚力,具有关键作用。所以说,国有经济在制造业关键领域要占据控制地位,这是底线啊!关键领域绝不能放。

  玛雅:主张私有化的人,还有一个主张是西式民主化。这是美国人给中国开的药方,被这些人当做尚方宝剑,拿来向中国体制开刀。

  高梁:这种舆论他们造了好多年了,一个私有化,一个多党制,说来说去就是要折腾,折腾完了拉倒,老百姓的死活他不管。谁高兴呢?大资本高兴。中国有一帮亿万富翁,他们最高兴。他们和国际跨国公司,和西方资本主义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跨国资本最高兴,美国政府最高兴。如果让他们高兴,就意味着中国老百姓遭殃,这是一个国家利益的博弈。国家利益是什么?没有国就没有家。没有一个统一的主权独立的国家,没有一个在国家内部能够形成的统一市场,就没有经济发展,就没有工业发展,中国今天的所有成果、老百姓要的好日子,就可能付之东流。

  玛雅:那样的话,社会主义大旗就倒了,人民共和国也就名存实亡了。所以邓小平当初反复强调,中国必须坚持社会主义。

  高梁:主张完全市场化、私有化的人,话说得很动听,“放手引进国外战略投资者搞改革攻坚”。然而,他们忘记了非常重要的一点:国家产业进步和经济安全,是人民根本福祉之所在,是最高位的“大道理”,改革开放必须服从这个大道理。所以,我们不能听信他们的话,对外资要保持高度警惕,特别是涉及非垄断型、非军工型的竞争性大企业。这些企业是未来中国制造业产业升级的脊梁,如果私有化,被外国人分掉,或者被自己人搞垮,将是中华民族的巨大损失。国有企业是我们国家安全的屏障,是中国国力的支柱,是将来产业升级的核心。这个要是垮掉,中国就是一摊泥,就像一个人腰断了,站不起来了,这个国家就完了。所以说,这是一场国家经济安全的保卫战。(作者玛雅现为中信集团《经济导刊》常务副总编)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1286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