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人生之十九

[ 2005-10-05 03:30:54 | 作者: 校友会 ]
字体大小: | |
深圳圆了我心中的月亮

去年年底,我应邀到深圳大剧院沙都歌舞厅观看舞剧《一样的月光》试演。

没有背景、没有彩灯、没有道具,也没有艳丽的舞蹈服装及舞鞋,但舞剧主人公的执着追求、奋力拼搏、无私奉献的精神,却震颤着我的心。同事告诉我,这个舞剧的总策划、总编导,就是我市文联舞蹈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李建平。

李建平祖籍山西,父亲随军南下入川后,与出身书香门第的母亲在成都结成连理,因而她便成了“川妹子”。她读小学时便显露了舞蹈的才华,小学毕业就考进了成都市艺术学校,从此与红菱鞋结下了不解之缘。

经过5年的艺术熏陶,17岁的她顺顺当当地分配到成都市歌舞剧院。在歌舞剧院里,她参加了著名的芭蕾舞剧《白毛女》、《红色娘子军》、《沂蒙颂》、《草原女民兵》等演出。在这个歌舞艺术的殿堂中,她深感自己文化学历不高,难成大志,便毅然放弃了潇洒浪漫的舞台生活,选择了文化局资料员这个不起眼的角色。此后,她用3个春秋补习完中学的全部课程。之后,她参加了全国高考,成为成都大学中文系的学生。1988年大学毕业后,她回到成都市文化局从事舞蹈研究和文艺评论工作。她离开舞台虽达7年之久,但一天也没忘怀她所酷爱的舞蹈事业。深厚的舞蹈功底和文学艺术修养,使她在1988年全国第二届国际标准舞大赛中一举夺魁。多年在蜀道上攀登不息的“川妹子”,终于成为中国舞坛上翱翔的“白天鹅”。

李建平没有为鲜花和掌声所陶醉,她深知要成就大业,尚须努力。在亲人的鼓励和支持下,她在夺冠的当年考入了中国艺术研究院。在导师的指导和她自己的潜心钻研下,她的《彝族巫师是研究巫舞的活化石》一文,获得了全国宗教舞蹈优秀论文奖。在有关部门领导和电子专家的支持下,她的《计算机模拟人体动作》软件的研究也获得了成功。

而,生性好强的她并不满足于这些。她总觉得她生于斯长于斯的那片土地,“盆地意识”太重,常常感到生活得很累很累。她渴望能飞出这个天府之国,到另一个地方去闯一番事业。她的妹妹在美国定居,几次邀她赴美共图大业,她也为此动过心,并通过了托福考试。然而,不知为什么,她总是舍不得这块黄土地,舍不得骨肉亲情。

90年代的第二个春天,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李建平踏上了深圳这片热土。她放下大舞星的架子,像许多来深圳闯世界的打工妹一样四处求职。她曾上过深圳教育学院的讲台;涉足过华夏艺术中心;曾到工人文化宫授舞,最后她才找到自己的位置——深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去年5月,她正式调入市文联并被聘为市舞蹈家协会副主席。此后,她心里便老想着一个问题:如何用舞蹈这一艺术形式来反映深圳和深圳人。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她大胆地提出一个构想:编演一个以建筑工人为题材的大型舞剧,来反映深圳的建设和深圳人的拼搏奉献精神,以此填补深圳特区大型舞剧的空白。她的设想,得到了市委宣传部和市文联的大力支持,市里拨了20万元专款给她搞这个大型舞剧。她像着了魔一样,没日没夜地写剧本、寻助手、找演员……不到3个月,剧本写出来了,助手也从北京请来了,3个主角和3个配角从特区内外找齐了。正当舞剧进入紧张排练之际,老父病危的电报从四川飞来。父亲养育之恩重如山,而舞剧排练如火如荼,倘若她这个“老总”一走,舞剧也许将功亏一篑;假如不回蜀一趟,也许此生再也见不着父亲。她急了,急得大哭。为了特区的这个“月亮”早日升起,她只好狠心不回家伺候老父,后来父亲转危为安她才松了一口气。

一轮圆圆的皓月,终于在深圳冉冉升起,她那动人的银辉,不仅令许多深圳人赏叹,而且使首都的舞蹈家也扼腕首肯。李建平激动地对我说:“是深圳圆了我心中的月亮!”

仙鹤奋飞

红棉吐蕊,杜鹃吐艳时节,我驱车来到位于深圳机场北侧的新安镇鹤洲村。

眼前的景象使我呆住了:宽敞的水泥路上车如流,整洁的街市人如潮,一栋栋厂房鳞次栉比,一幢幢住宅井然有序。要不是村里的司机驾车,我准以为是到了一个县城或一个乡镇。

然而,这却是个鲜为人知的小村,是去年刚刚从黄田村分出来的一个小自然村。一个只有一百来户、四百多人口的小山村,却有小城般的气派,这真教我这个老深圳为之愕然了许久。

支部书记杨有平紧握着我的手说:“欢迎您到我们村来!”他边说边领我踏上村委办公大楼。走进他的办公室,我双眸又为之一亮:乌黑闪亮的豪华真皮沙发,异国情调的大班台椅,星空般的天花锦屏样的墙,还有那墙上的分体空调,脚下光可鉴人的地板,案台上的程控电话、手提电话,看得我真如刘姥姥初进大观园一般傻了眼。

杨支书说:“我们村小人少,一览无余,我还是带您到村里走走,边看边说吧!”

我紧随他来到几间瓦屋前,面对这些陈旧破败的老屋,杨支书感慨地说:“我们祖上抗日战争爆发后才逃难来到这个地方,当时只有三四户、十几个人。由于这里山高土瘦,出的人多,进的人少,直到70年代末才三四十户、百来口人。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随着徐徐春风的吹来,好些外迁户才重返家园,建基立业。而内地一些人,听说鹤洲是块宝地,也千方百计求亲托友迁来鹤洲。十年间,鹤洲人口翻了好几番。真是改革开放,丁财两旺啊!”

说话间,我们走到一片错落有致、装修豪华的住宅区。杨支书眉飞色舞道:“现在全村百来户人,家家都住上新楼了!”新楼旧屋,令我突发奇想:倘若周立波健在,他那如椽大笔将怎样再写一部《山乡巨变》呢?

我们来到工业区,区内厂房林立,马达轰鸣。杨支书如数家珍:“这二三年来,我们投资3000多万元,建起了近10万平方米的厂房,引来了20多家外商。去年,我们这个百户村的纯利润达300多万元。为了改善投资环境,我们组建了10余人的治安队和卫生队,花上百万元买了办公车、学生车、消防车、垃圾车,我们还邀请北京的专家来村里作了总体规划。再过三两年,我们村就会有自己的学校、幼儿园、公园、文化中心了。”

说到这里,我们不觉到了喧闹的村街。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小小一个鹤洲村,竟有80余间商店,20多间饭店、发廊、照相馆,还有70多个小摊档,吃的用的住的玩的一应俱全。这繁华热闹的街市,不仅满足了本村几百人的生活需求,也保证了万余外来打工者的日常生活所需。

回到支书办公室,杨支书言犹未尽。他说,改革开放是为了发展生产力,而发展生产力是为了改善人民生活。我们鹤洲村如果连住房计在内,几乎都是百万富翁了。每个劳力月平收入近千元,年总收入逾万元,还有年终集体分红,少有助学金,老有养老金,这些我们都已实现了。深圳机场的建成和扩建,30万人口规模的航空城的破土动工,广深、荷坳高速公路将在我们村穿过。这些天时地利,将进一步促使我们展翅飞翔。

看着眼前这个雄心勃勃的“领头鹤”,耳闻从航空城传来的“砰砰”打桩声,遥望深圳机场腾飞的银鹰,我恍如看到我脚下这片热土,一群洁白的仙鹤正振翅奋飞……

闪光的“克星”

初夏午后,时针正指两点。“各位队员注意,现有紧急情况,请立即着装持械到管理处办公室集合!”

一阵紧急呼叫通过电波,穿过绿树,迅速传到宝安县新安镇西乡派出所龙珠治安巡逻队的办公室、岗亭、宿舍,高度警惕的十几个队员,闻讯即从四面八方向办公室奔来。

手握对讲机呼叫的是龙珠花园管理处治保主任詹前仕。他没有进过军营,但其运筹帷幄的神态却宛如身经百战的将军。

不到5分钟,十几个穿着齐整、威风凛凛的队员便站在老詹面前。人们看着与他们朝夕相处的老主任那头上不常见的金光闪闪的帽徽,他们意识到:一场正邪之战又将打响。

“同志们,根据群众的举报和我们的调查摸底,在我们辖区的第12栋5楼有一个黑窝。为了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为了彻底扫荡‘七害’,现在我们兵分三路:一路由邵国才同志率4人直捣黑窝;一路由队长陈亮淮带3人在黑窝楼下伏击;其余的与我一起把住路口。兵贵神速,立即出发!”

老詹话音未落,十几个勇士便如离弦的箭飞出办公室。

邵国才带着4人神不知鬼不觉扑到12栋5楼。怪!房门敞开。里面传出阵阵香港流行歌曲。他们轻手轻脚地摸入客厅。嘿,好家伙,两个男人正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再看里面两个房间的地铺上也躺着一条死猪似的大汉。杂乱的厅房,陌生的面孔,更令这些忠心赤胆的队员警惕百倍。

“起来!起来!我们是派出所治安巡逻队的!”邵国才一声呼喝,同时给队友丢了个眼色,首先猛虎擒羊般抓起一条大汉。说时迟,那时快,其余3个队员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3条汉子逮住。

4条大汉酣梦方醒,你瞧我,我看你,等他们看到治安队员那闪着寒光的帽徽和领章时,一个个都耷下了蓬乱的头,乖乖地、一字儿地蹲在客厅里。

邵国才又使了个眼色,打了个手势,队友陈上轩、陈伟祥敏捷地进入里间搜查。

“我,我进里面拿支烟!”

一见队员进入内间,从里面抓出来的两条大汉蠢蠢欲动。

“只许规规矩矩,不准乱说乱动。否则,后果自负!”

邵国才声若响雷,震慑得4条大汉战战兢兢。

“老邵,有手枪、子弹!”几乎同时,陈上轩在一个行李袋的西裤里翻到一支“六四”式仿制手枪和一个香烟盒里装着的12粒子弹。陈伟祥则在枕头下搜到一支同样款式上了子弹的手枪和6发子弹。这时,一个穿黑衣黑裤的彪形大汉突然在房门一闪。这大汉反应很快,他一见有“克星”在屋转身便跑。

“报告詹主任、陈队长,搜到两支手枪,十几发子弹,有一个刚上来的家伙逃下楼去了!”

“明白,老邵!守路口的同志盯住路口,伏击的同志马上追捕逃犯!陈队长立即和我上楼将案犯扭送派出所!”

“是!”陈队长响亮地回答。

“明白,明白!”十几部对讲机响着同一个声音。

老詹和手下3人将案犯送到西乡派出所,所领导见案情重大随即派员往黑窝继续搜查。结果,又从客厅的鞋柜下搜到40多发子弹,还翻出一把一尺多长的大刀。与此同时,宅区群众和治安队员协同围捕,那彪形黑匪也在一间厕所内束手被擒。此刻,时针才指着2点30分。



不老的宝刀

“砰砰砰砰……”

密集的枪声伴着一阵阵呼呼的秋风朝小山包打来,班长鹰隼般的目光睃巡着一个个隐匿在草丛中的战士。倏忽,他的目光粘在一个最年轻的战士身上。

“小鬼,你受伤了!”

“没有哇,班长!”

“没有?你看你棉襟都湿了!”

“啊,我怎么不知道!”小鬼看了一下棉襟,红通通、湿漉漉的一大片。这时,他才感到肚皮火辣辣地痛。

“你留下包扎好,其余的跟我上!”班长一声令下,一跃而起,战士们如离弦的箭射向敌堡。

“班长,您说过我们要像一把永不卷刃的尖刀插向敌人,我也要上!”

小鬼捂着肚子,像出鞘的利剑飞了出去。

……

这不是小说的一页,也不是影视中的一个镜头,这是我游击队连江支队1949年初秋在英德县大洞乡战斗的一个真实场景。被班长叫作“小鬼”的不是别人,正是现任深圳南油工贸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黄志辉。

42个春秋过去了,当年的这把“尖刀”今天如何了呢?

两年前的一个秋夜。

“啵啵啵啵……”

黄志辉刚踏入家门,电话便爆豆般响起。

“你是黄志辉吗?”一个粗鲁而又陌生的男声。

“我是。你是谁?”黄志辉紧握话筒。

“不要问我是谁,反正我能找到你的电话就能找到你的家!如果你还要你这条老命的话,就不要再去查某经理他们的账了!”

“账是查定了的,拼了我这条老命也要把公司的账查清!你小子有胆量就上我家来吧,我随时恭候着!”

黄志辉怒发冲冠,“啪”的一声搁下话筒。走马上任几个月来的一连串怪事,引起他的沉思和警惕。

阳春三月,他从深圳新闻中心奉调到工贸公司。一踏进这个地处国商大厦广信酒店9楼的公司大门,他便闻到了一股浓重的“火药味”。

“我现在很忙,没空向你交班!”某经理不屑一顾地说。

“不要紧,你忙完后再交吧!”黄志辉并不以为然。

可是,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都过去了,某经理仍然“很忙”,没有半点交班的意思,而且连装有电话的经理办公室内间的钥匙也一直不配给他。

“老黄,你在外间办公不方便。这样吧,我安排另一个房间给你办公。”5个月后,某经理才不冷不热地说。

“不必了,我们都有一把年龄、党龄了,你天天不上班到处逛,究竟‘忙’什么?按照组织原则,该是我安排你到另一个房间去办公了!”黄志辉正义凛然地回敬。

“啊……”某经理像霜打芭蕉似的耷下了头。

工作调动,对于一个干部来说是正常的事,可这位某经理为什么几近半年仍赖着不走且百般刁难呢?曾经枪林弹雨、风霜雨雪的黄志辉感到内里必有文章。

凭着他长期财税外经工作的丰富阅历,他首先从查账入手。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个公司的烂账、假账额竟达数百万元之巨!莫非某经理及其一伙经济上有问题?怀着对党和人民的一颗耿耿忠心,他立即向总公司、市监察局和审计部门作了汇报。

几天之后,他办公室的电话骤然响起。

“你是黄志辉吗?”一个尖利的女音。

“我是,你是谁?”黄志辉反问。

“你别问我是谁。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再查他们的账,当心你走不出‘广信’的大门!”

“账是查定了的。面对真枪实弹的敌人老子都不怕,还怕你这样一个女人的恐吓?有本事你就来吧!”

这之后没几天,他的司机打来电话,说他用的小车4个轮子的大螺丝全被拧走了。

“可耻的阴谋!”黄志辉拍案而起。他知道他的对手在一次又一次的恐吓未能得逞之后,便使出了这一杀手锏。面对恐吓和阴谋,黄志辉丝毫没有退却,而是像当年带伤冲向敌堡一样,以闪闪的锋芒面对挑战……

南油深圳开发服务总公司把这作为一个重要案件来抓,在市监察、审计、检察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黄志辉带领的清查小组,同工贸公司职工一道,通过近一年的内查外调,终于挖出了隐藏在工贸公司以某经理为首的贪污分子。

濒临倒闭的工贸公司获得了新生,人们都说:“黄志辉依然宝刀不老啊!”



花魁在深圳

1993年5月9日晚10时半,深圳体育馆内灯火辉煌。在如雷的掌声中,1992年世界冠军小姐茱莉亚·歌露卓娜·莫琳,翩翩若仙飘至舞台,将一顶璀璨夺目的桂冠,轻轻地戴在中国第一次选出的“东方小姐”朱涛的头上,并亲热地吻了一下这个华夏佳人。“东姐”泪光莹莹地回报“世姐”一个长长的吻。此时,掌声欢声汇成一片,似海潮,似林涛……

“世姐”茱莉亚是应九三中国城市青春新女性荟萃赛表演组委会邀请,受世界选美组织之委派,专程为“东方小姐”加冕的。她于3日晚莅深,在翌日下午出席为她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当她莲步轻盈地步入会场——富临大酒店华凤厅时,几十双眼睛,几十个镜头一齐在她身上聚焦。“世姐”一米九几的苗条身材,美若天仙的容貌,还有那得体可人的音容举止,着实令在场的数十名“老记”叹为观止。

“世姐”茱莉亚是俄罗斯姑娘,1974年8月出生在莫斯科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她的双亲都是工程师,父亲伟岸英俊,母亲高挑秀丽,父母的遗传生就了她的天生丽质。但茱莉亚对我说:“我像父母,但更像我外祖母。”

茱莉亚1991年中学毕业,毕业后曾当了一段短暂的模特儿。但她志在从商,因此很快便考取了莫斯科金融学院。她那倾城倾国的仪容体态,超凡脱俗的高雅气质,使她当之无愧地成了俄罗斯参加去年11月在南非太阳城世界选美的唯一代表。在近1个月与来自世界83个国家佳丽的角逐中,茱莉亚艳压群芳,摘取了灿烂辉煌的“世姐”后冠。

5月5日下午,她应大赛组委会邀请,与来自全国11个省市自治区的40多位华夏丽人到蛇口游览观光。当与众佳丽来到屹立在蛇口港女娲补天的雕塑旁时,她仰望巍峨挺拔的东方女神,远眺金波银浪后的重峦迭嶂,情不自禁地从小挂包里取出一枚闪光的戈比,轻轻地抛入碧波荡漾的港湾。我忙问她的翻译李垂音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李小姐告诉我:这是欧洲人的传统,把钱币抛入水中,就是期望下次还能到回这个地方来。我不禁“啊”了一声,想不到当代“世姐”抵步不到3天,便爱上了中国,爱上了深圳。

5月6日下午,我受托来到她下榻的富临大酒店总统套房。眼前的“世姐”淡妆素裹,在豪华典雅的大厅中,比往日更加风姿绰约,楚楚动人。金丝般的秀发如金瀑般飘洒在洁白的肩上,西子湖般妩媚动人的双眸春水盈盈,翡翠般的鼻子红润高挺,玉石般的皓齿半隐半现在两片樱桃中。相互寒暄之后,她便如淙淙山泉般与我倾叙,谈她的国家,谈她的家庭,谈她的志趣,谈她去年在世界选美时的盛况。当谈到对选美的看法时,她说:“选美是人类追求高层次美的高尚活动,许多姑娘在选美活动中会得到机遇,得到锻炼,加速成长,我认为选美是一桩大好事。”

我颌首赞许。出于使命感,在前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后与她共进晚餐时,我曾请她为中国人民题辞。她欣然命笔,用潇洒流畅的俄文写道:“我是1992年世界小姐,我祝福最亲爱的中国朋友,我会记住在中国这美好的时光!”此时,我又以一个普通深圳人的身份,请她为深圳人民留言。她略思片刻,在我的方格稿笺上又写道:“我祝福最亲爱的深圳人民,希望他们过得更美好,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美丽的城市。”稍顷,我又以《特区文学》编辑的名义向她赠送了我们今年的两本刊物,她悦然接受,并为我们留下了“将最好的祝愿献给特区文学的读者”的墨迹。

5月7日晚,“东方小姐杯”赛在深圳体育馆拉开了序幕,当“世姐”茱莉亚出现在七彩舞台上时,数千名观众都为“世姐”的风姿仙韵所倾倒。

5月9日晚10时半,这个世界和中国,尤其是深圳都将永远铭记的时刻,“世姐”以纯真的热吻献给中国第一个佳丽,中外许多记者都将这一吻,喻之为“世纪之吻”。

5月10日上午9时许,“世姐”茱莉亚在圆满完成为“东方小姐”加冕之后,满载着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踏上南去香港的列车,飞赴大洋彼岸的美国。

“世姐”,您是亲善和平友好的天使,我在大洋这边的深圳遥祝您青春常驻,一生幸福!
专题代码: 7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222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