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人生之二十一

[ 2005-10-05 03:31:30 | 作者: 校友会 ]
字体大小: | |
金色的陷阱

人生是一次生命的长征。在漫漫的人生征途中,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萋萋芳草向您弯腰献媚,灼灼鲜花向您绽放笑靥;也可能会碰到蓬蓬荆棘向您张牙舞爪,绵绵藤蔓向您伸手羁挽。您可能会一路平坦、一路春风,也可能会一路坎坷、一路磨难。这些都是人生平常事,只要您不贪花恋草、不畏荆刺藤绊,只要您不得意忘形,不怕沟沟坎坎,那么您终会走完自己或平凡或不平凡的一生。

人生路上真正最可怕的是形形色色的陷阱,不论是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还是热火朝天、商潮汹涌的建设时期。君不见,多少英雄豪杰、良才俊彦,他们虽曾壮志云霄、才高八斗,但最后却栽在权力、金钱、美色的陷阱里,结束了自己本可辉煌实却悲哀的人生。

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人生征途的各种陷阱中,最具诱惑也最具危险的是用金钱铺设的陷阱。这些陷阱有的是不加装饰、赤裸裸地用花花绿绿的各种钞票向您招摇;有的则是用爱网、情网等种种关系网巧加装扮,在您一不小心时将您一网拉下。对于前者,稍有素质、稍有理智的人都不会轻易上当;而对于后者,许多人却失去警觉坠入深渊。

下面与您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普通农家出身的煤矿工人,在人生的长征中苦苦奋斗了三十几个春秋,成长为一个副厅级干部,但在距人生终点只几步之路时,却踏入了金色的陷阱,从而改写了自己的人生。

1999年5月25日。

地处红岭中路的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五星红旗猎猎飞扬,金色国徽灿灿闪光。两个头带大盖帽的法警,将一个身穿红色囚衣,腕戴手铐的囚犯带进法庭,送上被告席。被告耷拉着头,不时用萎琐的眼神看看审判台上威严的法官,不时又用负罪的目光望望旁听席上几十个相识和不相识的听众。当他在几十双异样的眼光中与他最熟悉的妻儿的目光交接时,他颓然坐在被告席上,禁不住用戴铐的双手擦去脸上那如泉涌出的泪水。

他,就是曾炫赫过一时的原深圳海关福田保税区海关关长何堂发。年届花甲、两鬓染霜的他,本该是在家侍花逗鸟、含饴弄孙的退休老人,可为什么在日暮西山之时,却披上囚衣、戴上手铐、走上了被告席呢?还是让我们在他莹莹的泪光中来追述他的过去吧。

1939年初春,日寇的铁蹄正得得得地蹂躏神州大地,抗日的烽火正从北到南熊熊地燃烧。在中华民族危亡之际,在抗日战争的隆隆炮声之中,何堂发哇哇哇地降生在广东南海的一间简陋的农舍里,为他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带来了一线新的希冀。

童年的何堂发与千千万万的同龄人一样,刚来人世便遭受了战火与灾荒的劫难。他终年吃不裹腹、衣不蔽体,从记事开始便不懂什么是幸福与欢乐,只知道什么是寒冷和饥饿。

50年代第一春,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终于穿过厚厚的战云响彻了南粤大地,鲜艳的五星红旗终于飘扬在南海上空。欢庆的锣鼓敲醒了南海,也敲醒了还拖着鼻涕的何堂发。与万万千千的孩童一样,何堂发背上书包,走进了新中国的课堂。

或许是父母的基因遗传,或许是翻身解放的激情浸染,或许是经历过苦难的何堂发对读书的机会格外珍惜,从小学到中学,何堂发在家是个乖孩子,在校是个好学生。老师同学、乡里乡亲见到他父母时都夸他有出息,乐得老两口常常笑得合不拢嘴。

果不其然,中学毕业尚不满20岁的何堂发便喜从天降,三代赤贫的他被选调到佛山煤矿当工人。虽然下煤矿当工人并不比扛锄头、拿镰刀好多少,但祖祖辈辈是农民的人家出了个工人,却是那时代万千农家所渴盼的荣耀。风华正茂的何堂发,不负党的培养,不负父老乡亲的期望,不怕苦,不怕累,出大力,流大汗,样样工作走在前头,日日夜夜干得风风火火。矿领导见他有文化又肯干能干,加上根正苗红,觉得他是根好苗子,因而一年后便将他送进县党校学习,党校出来后又将他吸收入党并提拔为干部。从满身灰满脸黑的井下工变成满身白满脸净的矿上干部,何堂发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质的飞跃。何堂发越干越来劲,越干越出色。

出类拔萃的何堂发得到了工人的拥戴和领导的信任。1962年,年方23岁的何堂发又一次受到党的重用——调往九龙海关当关员。

从矿山到海关,这简直是从地狱到天堂。然而,满怀壮志的何堂发并不在乎地位的变化,他感觉更多的是肩上担子的沉重。从内地到边关,从与纯一色的工人打交道到与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物交往,何堂发顿觉千斤在肩。他虚心向老关员学习,一有空余时间便读书看报,学政治、学业务,尽快地提高自己的素质,尽早适应自己新的岗位。在初当检查员的那些年,何堂发可是个一心向党、一心为国的好关员啊!

何堂发的出色表现受到九龙海关领导的关注。几年后,何堂发便由一个普通关员提拔为组长,然后升为副科长。再之后,他仕途亨通,从副科到副处,从正处到副厅,从第一线到机关,又从机关到第一线任指挥员。

客观地说,何堂发从60年代初到80年代末,一直是忠心耿耿、兢兢业业地为党为国家工作的。在担任海关关员期间,他恪尽职守为国把关,从未私放一丝一毫的走私物品。在担任海关党办领导职务的十余年里,他努力做好政治思想和组织建设工作,为提高九龙海关关员的政治素质,为九龙海关党组织的健康发展都起到了很好的参谋作用。时至今日,深圳海关的许多老关员都不会忘记当年那个勤勤恳恳、踏踏实实的何主任。

然而,“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何堂发把关多年,却功亏一贪。

贪念是从90年代初开始的。何堂发久居高堂而心念一线,1990年,他主动向关党委提出到第一线去锻炼。关领导为了全面培养干部便将他调到沙头角海关任关长。何堂发如出笼之鸟,欣欣然飞到了这个举世瞩目的地方。

沙头角是国人的购物天堂,窄窄的中英街摆满了泱泱大世界的货物。由于持特许通行证进入沙头角的人可带一定数量的免税商品,因而大凡来深圳的游客都想一游中英街。这里更是投资者的圣地,因为沙头角与香港只一街之隔,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令中外客商云集于此。

因之,几乎一年365天,沙头角天天都车如流、人如潮。在如流如潮的人车中,常常夹杂着一些走私者。因此,沙头角又成了一些冒险者的乐园。

多年从事政治思想和党务工作的何堂发,来到这个全国最敏感的关口本应高瞻远瞩、明察秋毫地打击走私犯罪,可是他到任不久便忘记了总关领导的重托。他不是像年轻时那样争分夺秒地学政治、学业务,迅速适应新环境新工作,而是像久关出笼的鸟儿,一下子便被那阵阵熏风熏得眼花缭乱、闭目塞听。他关长的位子未坐热,一批又一批的新朋旧友、七姑八婆便蜂拥而至,更有一批又一批大腹便便、脑满肠肥、认识和不认识的富豪整天围着他转。此时的何堂发已飘然若仙,他把学习、工作搁置一边,整日忙于接待应酬,忙于茶楼酒肆夜总会,忙于吃喝玩乐一条龙。对于客商的万元豪宴、对于“小姐”的玉手按摩,对于一千几百元的红包,他一一照吃照收不误。他甚至后悔自己过去太傻太呆,几十年苦行僧一样过着,真不知外面的世界这样精彩。由于他把主要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了吃喝玩乐上,因而沙头角海关的管理松弛了,问题也越来越多了。

总关领导及时发现了沙头角海关的问题,严厉批评了何堂发的错误倾向。但念及他是老海关,便于1991年秋调他回总关政治部任副主任,一年后才又将他放到文锦渡当关长。此时,何堂发倘若能吸取教训,也许不会一步步走进陷阱。然而,他把领导的批评、组织的教育抛于脑后,到文锦渡海关后又老病复发,依然故我,因之造成文锦渡海关也一度出现混乱。出于对何堂发的爱护使用,总关又一次宽大为怀,于1995年让他去组建总关中业务最单纯、管辖范围最小、人员最少的福田保税区海关,并任命他为关长。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物都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何堂发的蜕化变质也不例外。

本来,总关领导将一个已是副厅级干部的何堂发委派到总共才十多二十来人,全关最小的分关去当关长是一种无声的批评,何堂发若此时能反省自己在沙头角、文锦渡海关的过失,仍为时未晚。可是,他好了伤疤忘了痛,新官上任的他不但故态复萌,而且变本加厉了。

1996年5月25日,经过近一年筹备的保税区海关正式挂牌开关了。关内关外,喜气洋洋,人们都寄望这个深圳最小但又是最新开张的分关,能为深圳的二次创业,为福田新中心区的开发贡献它应尽的力量。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喜气未消的何堂发回到家里,一眼便见茶几上赫然放着一个鼓囊囊的红色塑料袋。他拿来一看,里面装满了好烟好酒好水果,上面还放了一个厚厚的信封。他心情紧张地打开信封,内里竟是一沓百元的人民币。他忙抽出来数,不多不少正好100张。他忙问从小患了软骨症长呆在家的大儿子是谁送的,大儿子口齿不清地指了指茶几上的名片。何堂发拿起名片细看,才知道这是蛇口一个报关公司总经理冯××送的。冯××的公司在他主管的海关有报关业务,他也是在前些日子才认识他的。这个冯老总似曾不经意地打听过他家的电话、住址,他一一告诉了他。前些天晚上,他曾两手空空登门造访,要他今后多多关照。可今晚,他……

何堂发如睡针毯,一夜都翻来复去睡不着。虽然他身居高位多年也曾先后收受过别人送的一千几百元的红包,但像冯老总这样一送万金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他知道冯老总的良苦用心无非是利用自己的权力批准他的报关公司,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获准成立报关部和电脑打单的业务。这是赤裸裸的行贿,这只香喷喷但又炙手的山芋不能收,不能吃啊!

经过一夜的激烈思想斗争,第二天一上班何堂发便打电话叫冯××过来将钱拿回去。冯××一听是何堂发的电话,满腔“真情”一下子便透过电线从蛇口传了过来:“何关长,您别客气,别担心。看到您家这么清贫我心疼。这钱是我自己的,不是送您而是送您残疾儿子我那小老弟的。您就当我积德行善,为残疾人做点好事把钱收下吧!”

一番肺腑之言把何堂发感动得热泪盈眶。是啊,我何堂发贵为关长却似平民,我哪一点不如那些一掷千金的富豪大款呢?再说我奋斗了几十年也清贫了几十年,冯老总这样关心我,岂能不领这份情?他放下话筒咬了咬牙决心把钱收下了。

当然,饱经人世沧桑的何堂发知道如何礼尚往来。过了不久,他便在众多申请报关业务的公司中批准了冯老总的公司,稍后又批准了冯所在公司的电脑打单业务。

已蹲在监狱里的何堂发或许至今也不知道,这个“九头鸟”冯老总竟将送他的一万元“自己的钱”拿到公司作“餐费”报销了。也还是这个“九头鸟”,在检察官查问此事时,他和盘托出了自己送钱的真正目的——以钱换利。

瞄准何堂发的不仅仅是一个冯老总,在这个“庙小香客多”的福田保税区海关,早有一双黄鼠狼的眼睛盯住了何堂发这个“大肥鸡”。不同的是这个“黄鼠狼”不像冯老总那样急忙忙上门去追寻猎物,而是在“鸡窝”边盘旋,物色良机一下子就抓住“大肥鸡”。
金色的陷阱

人生是一次生命的长征。在漫漫的人生征途中,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萋萋芳草向您弯腰献媚,灼灼鲜花向您绽放笑靥;也可能会碰到蓬蓬荆棘向您张牙舞爪,绵绵藤蔓向您伸手羁挽。您可能会一路平坦、一路春风,也可能会一路坎坷、一路磨难。这些都是人生平常事,只要您不贪花恋草、不畏荆刺藤绊,只要您不得意忘形,不怕沟沟坎坎,那么您终会走完自己或平凡或不平凡的一生。

人生路上真正最可怕的是形形色色的陷阱,不论是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还是热火朝天、商潮汹涌的建设时期。君不见,多少英雄豪杰、良才俊彦,他们虽曾壮志云霄、才高八斗,但最后却栽在权力、金钱、美色的陷阱里,结束了自己本可辉煌实却悲哀的人生。

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人生征途的各种陷阱中,最具诱惑也最具危险的是用金钱铺设的陷阱。这些陷阱有的是不加装饰、赤裸裸地用花花绿绿的各种钞票向您招摇;有的则是用爱网、情网等种种关系网巧加装扮,在您一不小心时将您一网拉下。对于前者,稍有素质、稍有理智的人都不会轻易上当;而对于后者,许多人却失去警觉坠入深渊。

下面与您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普通农家出身的煤矿工人,在人生的长征中苦苦奋斗了三十几个春秋,成长为一个副厅级干部,但在距人生终点只几步之路时,却踏入了金色的陷阱,从而改写了自己的人生。

1999年5月25日。

地处红岭中路的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五星红旗猎猎飞扬,金色国徽灿灿闪光。两个头带大盖帽的法警,将一个身穿红色囚衣,腕戴手铐的囚犯带进法庭,送上被告席。被告耷拉着头,不时用萎琐的眼神看看审判台上威严的法官,不时又用负罪的目光望望旁听席上几十个相识和不相识的听众。当他在几十双异样的眼光中与他最熟悉的妻儿的目光交接时,他颓然坐在被告席上,禁不住用戴铐的双手擦去脸上那如泉涌出的泪水。

他,就是曾炫赫过一时的原深圳海关福田保税区海关关长何堂发。年届花甲、两鬓染霜的他,本该是在家侍花逗鸟、含饴弄孙的退休老人,可为什么在日暮西山之时,却披上囚衣、戴上手铐、走上了被告席呢?还是让我们在他莹莹的泪光中来追述他的过去吧。

1939年初春,日寇的铁蹄正得得得地蹂躏神州大地,抗日的烽火正从北到南熊熊地燃烧。在中华民族危亡之际,在抗日战争的隆隆炮声之中,何堂发哇哇哇地降生在广东南海的一间简陋的农舍里,为他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带来了一线新的希冀。

童年的何堂发与千千万万的同龄人一样,刚来人世便遭受了战火与灾荒的劫难。他终年吃不裹腹、衣不蔽体,从记事开始便不懂什么是幸福与欢乐,只知道什么是寒冷和饥饿。

50年代第一春,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终于穿过厚厚的战云响彻了南粤大地,鲜艳的五星红旗终于飘扬在南海上空。欢庆的锣鼓敲醒了南海,也敲醒了还拖着鼻涕的何堂发。与万万千千的孩童一样,何堂发背上书包,走进了新中国的课堂。

或许是父母的基因遗传,或许是翻身解放的激情浸染,或许是经历过苦难的何堂发对读书的机会格外珍惜,从小学到中学,何堂发在家是个乖孩子,在校是个好学生。老师同学、乡里乡亲见到他父母时都夸他有出息,乐得老两口常常笑得合不拢嘴。

果不其然,中学毕业尚不满20岁的何堂发便喜从天降,三代赤贫的他被选调到佛山煤矿当工人。虽然下煤矿当工人并不比扛锄头、拿镰刀好多少,但祖祖辈辈是农民的人家出了个工人,却是那时代万千农家所渴盼的荣耀。风华正茂的何堂发,不负党的培养,不负父老乡亲的期望,不怕苦,不怕累,出大力,流大汗,样样工作走在前头,日日夜夜干得风风火火。矿领导见他有文化又肯干能干,加上根正苗红,觉得他是根好苗子,因而一年后便将他送进县党校学习,党校出来后又将他吸收入党并提拔为干部。从满身灰满脸黑的井下工变成满身白满脸净的矿上干部,何堂发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质的飞跃。何堂发越干越来劲,越干越出色。

出类拔萃的何堂发得到了工人的拥戴和领导的信任。1962年,年方23岁的何堂发又一次受到党的重用——调往九龙海关当关员。

从矿山到海关,这简直是从地狱到天堂。然而,满怀壮志的何堂发并不在乎地位的变化,他感觉更多的是肩上担子的沉重。从内地到边关,从与纯一色的工人打交道到与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物交往,何堂发顿觉千斤在肩。他虚心向老关员学习,一有空余时间便读书看报,学政治、学业务,尽快地提高自己的素质,尽早适应自己新的岗位。在初当检查员的那些年,何堂发可是个一心向党、一心为国的好关员啊!

何堂发的出色表现受到九龙海关领导的关注。几年后,何堂发便由一个普通关员提拔为组长,然后升为副科长。再之后,他仕途亨通,从副科到副处,从正处到副厅,从第一线到机关,又从机关到第一线任指挥员。

客观地说,何堂发从60年代初到80年代末,一直是忠心耿耿、兢兢业业地为党为国家工作的。在担任海关关员期间,他恪尽职守为国把关,从未私放一丝一毫的走私物品。在担任海关党办领导职务的十余年里,他努力做好政治思想和组织建设工作,为提高九龙海关关员的政治素质,为九龙海关党组织的健康发展都起到了很好的参谋作用。时至今日,深圳海关的许多老关员都不会忘记当年那个勤勤恳恳、踏踏实实的何主任。

然而,“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何堂发把关多年,却功亏一贪。

贪念是从90年代初开始的。何堂发久居高堂而心念一线,1990年,他主动向关党委提出到第一线去锻炼。关领导为了全面培养干部便将他调到沙头角海关任关长。何堂发如出笼之鸟,欣欣然飞到了这个举世瞩目的地方。

沙头角是国人的购物天堂,窄窄的中英街摆满了泱泱大世界的货物。由于持特许通行证进入沙头角的人可带一定数量的免税商品,因而大凡来深圳的游客都想一游中英街。这里更是投资者的圣地,因为沙头角与香港只一街之隔,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令中外客商云集于此。

因之,几乎一年365天,沙头角天天都车如流、人如潮。在如流如潮的人车中,常常夹杂着一些走私者。因此,沙头角又成了一些冒险者的乐园。

多年从事政治思想和党务工作的何堂发,来到这个全国最敏感的关口本应高瞻远瞩、明察秋毫地打击走私犯罪,可是他到任不久便忘记了总关领导的重托。他不是像年轻时那样争分夺秒地学政治、学业务,迅速适应新环境新工作,而是像久关出笼的鸟儿,一下子便被那阵阵熏风熏得眼花缭乱、闭目塞听。他关长的位子未坐热,一批又一批的新朋旧友、七姑八婆便蜂拥而至,更有一批又一批大腹便便、脑满肠肥、认识和不认识的富豪整天围着他转。此时的何堂发已飘然若仙,他把学习、工作搁置一边,整日忙于接待应酬,忙于茶楼酒肆夜总会,忙于吃喝玩乐一条龙。对于客商的万元豪宴、对于“小姐”的玉手按摩,对于一千几百元的红包,他一一照吃照收不误。他甚至后悔自己过去太傻太呆,几十年苦行僧一样过着,真不知外面的世界这样精彩。由于他把主要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了吃喝玩乐上,因而沙头角海关的管理松弛了,问题也越来越多了。

总关领导及时发现了沙头角海关的问题,严厉批评了何堂发的错误倾向。但念及他是老海关,便于1991年秋调他回总关政治部任副主任,一年后才又将他放到文锦渡当关长。此时,何堂发倘若能吸取教训,也许不会一步步走进陷阱。然而,他把领导的批评、组织的教育抛于脑后,到文锦渡海关后又老病复发,依然故我,因之造成文锦渡海关也一度出现混乱。出于对何堂发的爱护使用,总关又一次宽大为怀,于1995年让他去组建总关中业务最单纯、管辖范围最小、人员最少的福田保税区海关,并任命他为关长。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物都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何堂发的蜕化变质也不例外。

本来,总关领导将一个已是副厅级干部的何堂发委派到总共才十多二十来人,全关最小的分关去当关长是一种无声的批评,何堂发若此时能反省自己在沙头角、文锦渡海关的过失,仍为时未晚。可是,他好了伤疤忘了痛,新官上任的他不但故态复萌,而且变本加厉了。

1996年5月25日,经过近一年筹备的保税区海关正式挂牌开关了。关内关外,喜气洋洋,人们都寄望这个深圳最小但又是最新开张的分关,能为深圳的二次创业,为福田新中心区的开发贡献它应尽的力量。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喜气未消的何堂发回到家里,一眼便见茶几上赫然放着一个鼓囊囊的红色塑料袋。他拿来一看,里面装满了好烟好酒好水果,上面还放了一个厚厚的信封。他心情紧张地打开信封,内里竟是一沓百元的人民币。他忙抽出来数,不多不少正好100张。他忙问从小患了软骨症长呆在家的大儿子是谁送的,大儿子口齿不清地指了指茶几上的名片。何堂发拿起名片细看,才知道这是蛇口一个报关公司总经理冯××送的。冯××的公司在他主管的海关有报关业务,他也是在前些日子才认识他的。这个冯老总似曾不经意地打听过他家的电话、住址,他一一告诉了他。前些天晚上,他曾两手空空登门造访,要他今后多多关照。可今晚,他……

何堂发如睡针毯,一夜都翻来复去睡不着。虽然他身居高位多年也曾先后收受过别人送的一千几百元的红包,但像冯老总这样一送万金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他知道冯老总的良苦用心无非是利用自己的权力批准他的报关公司,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获准成立报关部和电脑打单的业务。这是赤裸裸的行贿,这只香喷喷但又炙手的山芋不能收,不能吃啊!

经过一夜的激烈思想斗争,第二天一上班何堂发便打电话叫冯××过来将钱拿回去。冯××一听是何堂发的电话,满腔“真情”一下子便透过电线从蛇口传了过来:“何关长,您别客气,别担心。看到您家这么清贫我心疼。这钱是我自己的,不是送您而是送您残疾儿子我那小老弟的。您就当我积德行善,为残疾人做点好事把钱收下吧!”

一番肺腑之言把何堂发感动得热泪盈眶。是啊,我何堂发贵为关长却似平民,我哪一点不如那些一掷千金的富豪大款呢?再说我奋斗了几十年也清贫了几十年,冯老总这样关心我,岂能不领这份情?他放下话筒咬了咬牙决心把钱收下了。

当然,饱经人世沧桑的何堂发知道如何礼尚往来。过了不久,他便在众多申请报关业务的公司中批准了冯老总的公司,稍后又批准了冯所在公司的电脑打单业务。

已蹲在监狱里的何堂发或许至今也不知道,这个“九头鸟”冯老总竟将送他的一万元“自己的钱”拿到公司作“餐费”报销了。也还是这个“九头鸟”,在检察官查问此事时,他和盘托出了自己送钱的真正目的——以钱换利。

瞄准何堂发的不仅仅是一个冯老总,在这个“庙小香客多”的福田保税区海关,早有一双黄鼠狼的眼睛盯住了何堂发这个“大肥鸡”。不同的是这个“黄鼠狼”不像冯老总那样急忙忙上门去追寻猎物,而是在“鸡窝”边盘旋,物色良机一下子就抓住“大肥鸡”。
金色的陷阱

人生是一次生命的长征。在漫漫的人生征途中,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萋萋芳草向您弯腰献媚,灼灼鲜花向您绽放笑靥;也可能会碰到蓬蓬荆棘向您张牙舞爪,绵绵藤蔓向您伸手羁挽。您可能会一路平坦、一路春风,也可能会一路坎坷、一路磨难。这些都是人生平常事,只要您不贪花恋草、不畏荆刺藤绊,只要您不得意忘形,不怕沟沟坎坎,那么您终会走完自己或平凡或不平凡的一生。

人生路上真正最可怕的是形形色色的陷阱,不论是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还是热火朝天、商潮汹涌的建设时期。君不见,多少英雄豪杰、良才俊彦,他们虽曾壮志云霄、才高八斗,但最后却栽在权力、金钱、美色的陷阱里,结束了自己本可辉煌实却悲哀的人生。

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人生征途的各种陷阱中,最具诱惑也最具危险的是用金钱铺设的陷阱。这些陷阱有的是不加装饰、赤裸裸地用花花绿绿的各种钞票向您招摇;有的则是用爱网、情网等种种关系网巧加装扮,在您一不小心时将您一网拉下。对于前者,稍有素质、稍有理智的人都不会轻易上当;而对于后者,许多人却失去警觉坠入深渊。

下面与您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普通农家出身的煤矿工人,在人生的长征中苦苦奋斗了三十几个春秋,成长为一个副厅级干部,但在距人生终点只几步之路时,却踏入了金色的陷阱,从而改写了自己的人生。

1999年5月25日。

地处红岭中路的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五星红旗猎猎飞扬,金色国徽灿灿闪光。两个头带大盖帽的法警,将一个身穿红色囚衣,腕戴手铐的囚犯带进法庭,送上被告席。被告耷拉着头,不时用萎琐的眼神看看审判台上威严的法官,不时又用负罪的目光望望旁听席上几十个相识和不相识的听众。当他在几十双异样的眼光中与他最熟悉的妻儿的目光交接时,他颓然坐在被告席上,禁不住用戴铐的双手擦去脸上那如泉涌出的泪水。

他,就是曾炫赫过一时的原深圳海关福田保税区海关关长何堂发。年届花甲、两鬓染霜的他,本该是在家侍花逗鸟、含饴弄孙的退休老人,可为什么在日暮西山之时,却披上囚衣、戴上手铐、走上了被告席呢?还是让我们在他莹莹的泪光中来追述他的过去吧。

1939年初春,日寇的铁蹄正得得得地蹂躏神州大地,抗日的烽火正从北到南熊熊地燃烧。在中华民族危亡之际,在抗日战争的隆隆炮声之中,何堂发哇哇哇地降生在广东南海的一间简陋的农舍里,为他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带来了一线新的希冀。

童年的何堂发与千千万万的同龄人一样,刚来人世便遭受了战火与灾荒的劫难。他终年吃不裹腹、衣不蔽体,从记事开始便不懂什么是幸福与欢乐,只知道什么是寒冷和饥饿。

50年代第一春,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终于穿过厚厚的战云响彻了南粤大地,鲜艳的五星红旗终于飘扬在南海上空。欢庆的锣鼓敲醒了南海,也敲醒了还拖着鼻涕的何堂发。与万万千千的孩童一样,何堂发背上书包,走进了新中国的课堂。

或许是父母的基因遗传,或许是翻身解放的激情浸染,或许是经历过苦难的何堂发对读书的机会格外珍惜,从小学到中学,何堂发在家是个乖孩子,在校是个好学生。老师同学、乡里乡亲见到他父母时都夸他有出息,乐得老两口常常笑得合不拢嘴。

果不其然,中学毕业尚不满20岁的何堂发便喜从天降,三代赤贫的他被选调到佛山煤矿当工人。虽然下煤矿当工人并不比扛锄头、拿镰刀好多少,但祖祖辈辈是农民的人家出了个工人,却是那时代万千农家所渴盼的荣耀。风华正茂的何堂发,不负党的培养,不负父老乡亲的期望,不怕苦,不怕累,出大力,流大汗,样样工作走在前头,日日夜夜干得风风火火。矿领导见他有文化又肯干能干,加上根正苗红,觉得他是根好苗子,因而一年后便将他送进县党校学习,党校出来后又将他吸收入党并提拔为干部。从满身灰满脸黑的井下工变成满身白满脸净的矿上干部,何堂发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质的飞跃。何堂发越干越来劲,越干越出色。

出类拔萃的何堂发得到了工人的拥戴和领导的信任。1962年,年方23岁的何堂发又一次受到党的重用——调往九龙海关当关员。

从矿山到海关,这简直是从地狱到天堂。然而,满怀壮志的何堂发并不在乎地位的变化,他感觉更多的是肩上担子的沉重。从内地到边关,从与纯一色的工人打交道到与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物交往,何堂发顿觉千斤在肩。他虚心向老关员学习,一有空余时间便读书看报,学政治、学业务,尽快地提高自己的素质,尽早适应自己新的岗位。在初当检查员的那些年,何堂发可是个一心向党、一心为国的好关员啊!

何堂发的出色表现受到九龙海关领导的关注。几年后,何堂发便由一个普通关员提拔为组长,然后升为副科长。再之后,他仕途亨通,从副科到副处,从正处到副厅,从第一线到机关,又从机关到第一线任指挥员。

客观地说,何堂发从60年代初到80年代末,一直是忠心耿耿、兢兢业业地为党为国家工作的。在担任海关关员期间,他恪尽职守为国把关,从未私放一丝一毫的走私物品。在担任海关党办领导职务的十余年里,他努力做好政治思想和组织建设工作,为提高九龙海关关员的政治素质,为九龙海关党组织的健康发展都起到了很好的参谋作用。时至今日,深圳海关的许多老关员都不会忘记当年那个勤勤恳恳、踏踏实实的何主任。

然而,“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何堂发把关多年,却功亏一贪。

贪念是从90年代初开始的。何堂发久居高堂而心念一线,1990年,他主动向关党委提出到第一线去锻炼。关领导为了全面培养干部便将他调到沙头角海关任关长。何堂发如出笼之鸟,欣欣然飞到了这个举世瞩目的地方。

沙头角是国人的购物天堂,窄窄的中英街摆满了泱泱大世界的货物。由于持特许通行证进入沙头角的人可带一定数量的免税商品,因而大凡来深圳的游客都想一游中英街。这里更是投资者的圣地,因为沙头角与香港只一街之隔,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令中外客商云集于此。

因之,几乎一年365天,沙头角天天都车如流、人如潮。在如流如潮的人车中,常常夹杂着一些走私者。因此,沙头角又成了一些冒险者的乐园。

多年从事政治思想和党务工作的何堂发,来到这个全国最敏感的关口本应高瞻远瞩、明察秋毫地打击走私犯罪,可是他到任不久便忘记了总关领导的重托。他不是像年轻时那样争分夺秒地学政治、学业务,迅速适应新环境新工作,而是像久关出笼的鸟儿,一下子便被那阵阵熏风熏得眼花缭乱、闭目塞听。他关长的位子未坐热,一批又一批的新朋旧友、七姑八婆便蜂拥而至,更有一批又一批大腹便便、脑满肠肥、认识和不认识的富豪整天围着他转。此时的何堂发已飘然若仙,他把学习、工作搁置一边,整日忙于接待应酬,忙于茶楼酒肆夜总会,忙于吃喝玩乐一条龙。对于客商的万元豪宴、对于“小姐”的玉手按摩,对于一千几百元的红包,他一一照吃照收不误。他甚至后悔自己过去太傻太呆,几十年苦行僧一样过着,真不知外面的世界这样精彩。由于他把主要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了吃喝玩乐上,因而沙头角海关的管理松弛了,问题也越来越多了。

总关领导及时发现了沙头角海关的问题,严厉批评了何堂发的错误倾向。但念及他是老海关,便于1991年秋调他回总关政治部任副主任,一年后才又将他放到文锦渡当关长。此时,何堂发倘若能吸取教训,也许不会一步步走进陷阱。然而,他把领导的批评、组织的教育抛于脑后,到文锦渡海关后又老病复发,依然故我,因之造成文锦渡海关也一度出现混乱。出于对何堂发的爱护使用,总关又一次宽大为怀,于1995年让他去组建总关中业务最单纯、管辖范围最小、人员最少的福田保税区海关,并任命他为关长。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物都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何堂发的蜕化变质也不例外。

本来,总关领导将一个已是副厅级干部的何堂发委派到总共才十多二十来人,全关最小的分关去当关长是一种无声的批评,何堂发若此时能反省自己在沙头角、文锦渡海关的过失,仍为时未晚。可是,他好了伤疤忘了痛,新官上任的他不但故态复萌,而且变本加厉了。

1996年5月25日,经过近一年筹备的保税区海关正式挂牌开关了。关内关外,喜气洋洋,人们都寄望这个深圳最小但又是最新开张的分关,能为深圳的二次创业,为福田新中心区的开发贡献它应尽的力量。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喜气未消的何堂发回到家里,一眼便见茶几上赫然放着一个鼓囊囊的红色塑料袋。他拿来一看,里面装满了好烟好酒好水果,上面还放了一个厚厚的信封。他心情紧张地打开信封,内里竟是一沓百元的人民币。他忙抽出来数,不多不少正好100张。他忙问从小患了软骨症长呆在家的大儿子是谁送的,大儿子口齿不清地指了指茶几上的名片。何堂发拿起名片细看,才知道这是蛇口一个报关公司总经理冯××送的。冯××的公司在他主管的海关有报关业务,他也是在前些日子才认识他的。这个冯老总似曾不经意地打听过他家的电话、住址,他一一告诉了他。前些天晚上,他曾两手空空登门造访,要他今后多多关照。可今晚,他……

何堂发如睡针毯,一夜都翻来复去睡不着。虽然他身居高位多年也曾先后收受过别人送的一千几百元的红包,但像冯老总这样一送万金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他知道冯老总的良苦用心无非是利用自己的权力批准他的报关公司,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获准成立报关部和电脑打单的业务。这是赤裸裸的行贿,这只香喷喷但又炙手的山芋不能收,不能吃啊!

经过一夜的激烈思想斗争,第二天一上班何堂发便打电话叫冯××过来将钱拿回去。冯××一听是何堂发的电话,满腔“真情”一下子便透过电线从蛇口传了过来:“何关长,您别客气,别担心。看到您家这么清贫我心疼。这钱是我自己的,不是送您而是送您残疾儿子我那小老弟的。您就当我积德行善,为残疾人做点好事把钱收下吧!”

一番肺腑之言把何堂发感动得热泪盈眶。是啊,我何堂发贵为关长却似平民,我哪一点不如那些一掷千金的富豪大款呢?再说我奋斗了几十年也清贫了几十年,冯老总这样关心我,岂能不领这份情?他放下话筒咬了咬牙决心把钱收下了。

当然,饱经人世沧桑的何堂发知道如何礼尚往来。过了不久,他便在众多申请报关业务的公司中批准了冯老总的公司,稍后又批准了冯所在公司的电脑打单业务。

已蹲在监狱里的何堂发或许至今也不知道,这个“九头鸟”冯老总竟将送他的一万元“自己的钱”拿到公司作“餐费”报销了。也还是这个“九头鸟”,在检察官查问此事时,他和盘托出了自己送钱的真正目的——以钱换利。

瞄准何堂发的不仅仅是一个冯老总,在这个“庙小香客多”的福田保税区海关,早有一双黄鼠狼的眼睛盯住了何堂发这个“大肥鸡”。不同的是这个“黄鼠狼”不像冯老总那样急忙忙上门去追寻猎物,而是在“鸡窝”边盘旋,物色良机一下子就抓住“大肥鸡”。
金色的陷阱

人生是一次生命的长征。在漫漫的人生征途中,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萋萋芳草向您弯腰献媚,灼灼鲜花向您绽放笑靥;也可能会碰到蓬蓬荆棘向您张牙舞爪,绵绵藤蔓向您伸手羁挽。您可能会一路平坦、一路春风,也可能会一路坎坷、一路磨难。这些都是人生平常事,只要您不贪花恋草、不畏荆刺藤绊,只要您不得意忘形,不怕沟沟坎坎,那么您终会走完自己或平凡或不平凡的一生。

人生路上真正最可怕的是形形色色的陷阱,不论是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还是热火朝天、商潮汹涌的建设时期。君不见,多少英雄豪杰、良才俊彦,他们虽曾壮志云霄、才高八斗,但最后却栽在权力、金钱、美色的陷阱里,结束了自己本可辉煌实却悲哀的人生。

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人生征途的各种陷阱中,最具诱惑也最具危险的是用金钱铺设的陷阱。这些陷阱有的是不加装饰、赤裸裸地用花花绿绿的各种钞票向您招摇;有的则是用爱网、情网等种种关系网巧加装扮,在您一不小心时将您一网拉下。对于前者,稍有素质、稍有理智的人都不会轻易上当;而对于后者,许多人却失去警觉坠入深渊。

下面与您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普通农家出身的煤矿工人,在人生的长征中苦苦奋斗了三十几个春秋,成长为一个副厅级干部,但在距人生终点只几步之路时,却踏入了金色的陷阱,从而改写了自己的人生。

1999年5月25日。

地处红岭中路的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五星红旗猎猎飞扬,金色国徽灿灿闪光。两个头带大盖帽的法警,将一个身穿红色囚衣,腕戴手铐的囚犯带进法庭,送上被告席。被告耷拉着头,不时用萎琐的眼神看看审判台上威严的法官,不时又用负罪的目光望望旁听席上几十个相识和不相识的听众。当他在几十双异样的眼光中与他最熟悉的妻儿的目光交接时,他颓然坐在被告席上,禁不住用戴铐的双手擦去脸上那如泉涌出的泪水。

他,就是曾炫赫过一时的原深圳海关福田保税区海关关长何堂发。年届花甲、两鬓染霜的他,本该是在家侍花逗鸟、含饴弄孙的退休老人,可为什么在日暮西山之时,却披上囚衣、戴上手铐、走上了被告席呢?还是让我们在他莹莹的泪光中来追述他的过去吧。

1939年初春,日寇的铁蹄正得得得地蹂躏神州大地,抗日的烽火正从北到南熊熊地燃烧。在中华民族危亡之际,在抗日战争的隆隆炮声之中,何堂发哇哇哇地降生在广东南海的一间简陋的农舍里,为他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带来了一线新的希冀。

童年的何堂发与千千万万的同龄人一样,刚来人世便遭受了战火与灾荒的劫难。他终年吃不裹腹、衣不蔽体,从记事开始便不懂什么是幸福与欢乐,只知道什么是寒冷和饥饿。

50年代第一春,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终于穿过厚厚的战云响彻了南粤大地,鲜艳的五星红旗终于飘扬在南海上空。欢庆的锣鼓敲醒了南海,也敲醒了还拖着鼻涕的何堂发。与万万千千的孩童一样,何堂发背上书包,走进了新中国的课堂。

或许是父母的基因遗传,或许是翻身解放的激情浸染,或许是经历过苦难的何堂发对读书的机会格外珍惜,从小学到中学,何堂发在家是个乖孩子,在校是个好学生。老师同学、乡里乡亲见到他父母时都夸他有出息,乐得老两口常常笑得合不拢嘴。

果不其然,中学毕业尚不满20岁的何堂发便喜从天降,三代赤贫的他被选调到佛山煤矿当工人。虽然下煤矿当工人并不比扛锄头、拿镰刀好多少,但祖祖辈辈是农民的人家出了个工人,却是那时代万千农家所渴盼的荣耀。风华正茂的何堂发,不负党的培养,不负父老乡亲的期望,不怕苦,不怕累,出大力,流大汗,样样工作走在前头,日日夜夜干得风风火火。矿领导见他有文化又肯干能干,加上根正苗红,觉得他是根好苗子,因而一年后便将他送进县党校学习,党校出来后又将他吸收入党并提拔为干部。从满身灰满脸黑的井下工变成满身白满脸净的矿上干部,何堂发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质的飞跃。何堂发越干越来劲,越干越出色。

出类拔萃的何堂发得到了工人的拥戴和领导的信任。1962年,年方23岁的何堂发又一次受到党的重用——调往九龙海关当关员。

从矿山到海关,这简直是从地狱到天堂。然而,满怀壮志的何堂发并不在乎地位的变化,他感觉更多的是肩上担子的沉重。从内地到边关,从与纯一色的工人打交道到与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物交往,何堂发顿觉千斤在肩。他虚心向老关员学习,一有空余时间便读书看报,学政治、学业务,尽快地提高自己的素质,尽早适应自己新的岗位。在初当检查员的那些年,何堂发可是个一心向党、一心为国的好关员啊!

何堂发的出色表现受到九龙海关领导的关注。几年后,何堂发便由一个普通关员提拔为组长,然后升为副科长。再之后,他仕途亨通,从副科到副处,从正处到副厅,从第一线到机关,又从机关到第一线任指挥员。

客观地说,何堂发从60年代初到80年代末,一直是忠心耿耿、兢兢业业地为党为国家工作的。在担任海关关员期间,他恪尽职守为国把关,从未私放一丝一毫的走私物品。在担任海关党办领导职务的十余年里,他努力做好政治思想和组织建设工作,为提高九龙海关关员的政治素质,为九龙海关党组织的健康发展都起到了很好的参谋作用。时至今日,深圳海关的许多老关员都不会忘记当年那个勤勤恳恳、踏踏实实的何主任。

然而,“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何堂发把关多年,却功亏一贪。

贪念是从90年代初开始的。何堂发久居高堂而心念一线,1990年,他主动向关党委提出到第一线去锻炼。关领导为了全面培养干部便将他调到沙头角海关任关长。何堂发如出笼之鸟,欣欣然飞到了这个举世瞩目的地方。

沙头角是国人的购物天堂,窄窄的中英街摆满了泱泱大世界的货物。由于持特许通行证进入沙头角的人可带一定数量的免税商品,因而大凡来深圳的游客都想一游中英街。这里更是投资者的圣地,因为沙头角与香港只一街之隔,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令中外客商云集于此。

因之,几乎一年365天,沙头角天天都车如流、人如潮。在如流如潮的人车中,常常夹杂着一些走私者。因此,沙头角又成了一些冒险者的乐园。

多年从事政治思想和党务工作的何堂发,来到这个全国最敏感的关口本应高瞻远瞩、明察秋毫地打击走私犯罪,可是他到任不久便忘记了总关领导的重托。他不是像年轻时那样争分夺秒地学政治、学业务,迅速适应新环境新工作,而是像久关出笼的鸟儿,一下子便被那阵阵熏风熏得眼花缭乱、闭目塞听。他关长的位子未坐热,一批又一批的新朋旧友、七姑八婆便蜂拥而至,更有一批又一批大腹便便、脑满肠肥、认识和不认识的富豪整天围着他转。此时的何堂发已飘然若仙,他把学习、工作搁置一边,整日忙于接待应酬,忙于茶楼酒肆夜总会,忙于吃喝玩乐一条龙。对于客商的万元豪宴、对于“小姐”的玉手按摩,对于一千几百元的红包,他一一照吃照收不误。他甚至后悔自己过去太傻太呆,几十年苦行僧一样过着,真不知外面的世界这样精彩。由于他把主要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了吃喝玩乐上,因而沙头角海关的管理松弛了,问题也越来越多了。

总关领导及时发现了沙头角海关的问题,严厉批评了何堂发的错误倾向。但念及他是老海关,便于1991年秋调他回总关政治部任副主任,一年后才又将他放到文锦渡当关长。此时,何堂发倘若能吸取教训,也许不会一步步走进陷阱。然而,他把领导的批评、组织的教育抛于脑后,到文锦渡海关后又老病复发,依然故我,因之造成文锦渡海关也一度出现混乱。出于对何堂发的爱护使用,总关又一次宽大为怀,于1995年让他去组建总关中业务最单纯、管辖范围最小、人员最少的福田保税区海关,并任命他为关长。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物都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何堂发的蜕化变质也不例外。

本来,总关领导将一个已是副厅级干部的何堂发委派到总共才十多二十来人,全关最小的分关去当关长是一种无声的批评,何堂发若此时能反省自己在沙头角、文锦渡海关的过失,仍为时未晚。可是,他好了伤疤忘了痛,新官上任的他不但故态复萌,而且变本加厉了。

1996年5月25日,经过近一年筹备的保税区海关正式挂牌开关了。关内关外,喜气洋洋,人们都寄望这个深圳最小但又是最新开张的分关,能为深圳的二次创业,为福田新中心区的开发贡献它应尽的力量。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喜气未消的何堂发回到家里,一眼便见茶几上赫然放着一个鼓囊囊的红色塑料袋。他拿来一看,里面装满了好烟好酒好水果,上面还放了一个厚厚的信封。他心情紧张地打开信封,内里竟是一沓百元的人民币。他忙抽出来数,不多不少正好100张。他忙问从小患了软骨症长呆在家的大儿子是谁送的,大儿子口齿不清地指了指茶几上的名片。何堂发拿起名片细看,才知道这是蛇口一个报关公司总经理冯××送的。冯××的公司在他主管的海关有报关业务,他也是在前些日子才认识他的。这个冯老总似曾不经意地打听过他家的电话、住址,他一一告诉了他。前些天晚上,他曾两手空空登门造访,要他今后多多关照。可今晚,他……

何堂发如睡针毯,一夜都翻来复去睡不着。虽然他身居高位多年也曾先后收受过别人送的一千几百元的红包,但像冯老总这样一送万金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他知道冯老总的良苦用心无非是利用自己的权力批准他的报关公司,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获准成立报关部和电脑打单的业务。这是赤裸裸的行贿,这只香喷喷但又炙手的山芋不能收,不能吃啊!

经过一夜的激烈思想斗争,第二天一上班何堂发便打电话叫冯××过来将钱拿回去。冯××一听是何堂发的电话,满腔“真情”一下子便透过电线从蛇口传了过来:“何关长,您别客气,别担心。看到您家这么清贫我心疼。这钱是我自己的,不是送您而是送您残疾儿子我那小老弟的。您就当我积德行善,为残疾人做点好事把钱收下吧!”

一番肺腑之言把何堂发感动得热泪盈眶。是啊,我何堂发贵为关长却似平民,我哪一点不如那些一掷千金的富豪大款呢?再说我奋斗了几十年也清贫了几十年,冯老总这样关心我,岂能不领这份情?他放下话筒咬了咬牙决心把钱收下了。

当然,饱经人世沧桑的何堂发知道如何礼尚往来。过了不久,他便在众多申请报关业务的公司中批准了冯老总的公司,稍后又批准了冯所在公司的电脑打单业务。

已蹲在监狱里的何堂发或许至今也不知道,这个“九头鸟”冯老总竟将送他的一万元“自己的钱”拿到公司作“餐费”报销了。也还是这个“九头鸟”,在检察官查问此事时,他和盘托出了自己送钱的真正目的——以钱换利。

瞄准何堂发的不仅仅是一个冯老总,在这个“庙小香客多”的福田保税区海关,早有一双黄鼠狼的眼睛盯住了何堂发这个“大肥鸡”。不同的是这个“黄鼠狼”不像冯老总那样急忙忙上门去追寻猎物,而是在“鸡窝”边盘旋,物色良机一下子就抓住“大肥鸡”。
不久,何堂发果然跨入“黄鼠狼”公司的门槛。何堂发本只是例行公事来走走,“黄鼠狼”却是早已有备而迎了。在一番寒暄、一阵神聊之后,何堂发如遇人生第一个知己,对“黄鼠狼”真有点相识恨晚。当何堂发依依作别时,“黄鼠狼”拿来一袋4条中华香烟。何堂发假情假意地推却了一番,“黄鼠狼”真情真意地劝了一阵,最后何堂发还是半推半就地拎着一袋香烟走了。

何堂发回到办公室打开袋子一看,见4条香烟中有一条开了口。他拿出开口的那条香烟,发现盒里只有两包,内里密密实实装着的竟是千元港币。他竹筒倒豆般将烟盒里的钱全部倒了出来,一数竟是整100张。100张就是整10万啊!何堂发像突发心脏病似的,心怦怦地跳,手嗦嗦地抖。说实在,整10万港币在手,对于他来说还是人生第一次。但这是不义之财啊,收下它可是要蹲大牢的。党纪国法威慑着他,囚衣手铐震撼着他,他颤抖着手拿起电话,叫“黄鼠狼”赵××立即过来将钱拿回去。“黄鼠狼”从话筒里听到了何堂发的喘气声,他像没事似地说:“何关长,别紧张。您为筹建福田保税区海关东奔西忙,劳苦功高,连残疾儿子都顾不上。我们这些生意人赚钱容易,这么点钱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送您儿子的吧!”何堂发自知10万元决不是“这么点钱”,说什么也要赵××快来拿回去。赵××却说今天实在忙,改天吧。

改天赵××并未来。何堂发如同办公室里放了个定时炸弹,赶忙在下班前提着那10万元来到赵××办公室。赵××说什么也不肯收下。当何堂发将那包钱扔下走出办公室时,赵××又提着钱赶了出来。此时正是下班时间,公司里人来人往,为了避嫌,何堂发只好将钱收了回来。

后来,何堂发又打电话给赵,赵还是一片“真情”拒收。对这10万巨款像聋子放鞭炮又怕又好的何堂发,最后还是将钱悉数收下了。可是他害怕东窗事发,回家后将10万元1分不少地叫妻子存入银行。

对于大多数商人来说,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他今天送你一杯水,为的是你明天还他一桶油。港商赵××正是此道中人。像“黄鼠狼”一样狡猾的赵××,除了以重金收买何堂发以外,还先后花了一大笔钱收买其它的“小鸡鸡”。在一颗又一颗银弹的攻击下,大肆走私的赵××公司却被福田保税区海关作为“信得过企业”呈报深圳海关。获得批准后,赵××公司进出保税区的车辆基本上畅通无阻,他送出的一杯杯水,自然很快赚来了一桶桶油。

弹指一年过去,挂历翻到了1997年9月,何堂发小儿子技校毕业了。此前他已在福田保税区内的某企业干了几个月,但他不安于位意欲跳槽。于是何堂发又将他安排到赵××公司。赵××求之不得,何关长的公子在自己公司,岂不又多了一柄尚方宝剑?因而赵××在何堂发儿子在自己公司干的两个月里,在每月公司发工资时除按规定给他儿子每月2000元外,还准时两次送给何堂发2·8万元,名义还是送他残废儿子的。这时的何堂发虽明知赵××是在行贿,但他还是在推辞一番之后收下了。不过他做贼心虚,与一年前收下的10万元港币一样,一分不少地叫妻子存入银行。

多行不义必自毙。赵××猖狂走私,福田保税区海关集体放私成了震惊海内外的新闻。深圳海关监察部门迅即讯问何堂发下属的关员令他如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为了开脱自己的罪责,何堂发四处寻找赵××。可是赵××闻风早已逃回香港去了。没法,何堂发只好从银行里取出那10万元港币、5.6万元人民币送到在深圳做生意的赵××表弟手上,让他的表弟尽快还给赵××。

可是,欲盖弥彰,时已晚矣。

受贿有罪,国法无情。当刑庭的法官庄严宣判何堂发有期徒刑10年时,法庭内静得连掉一根针的声音都听得见。稍顷,旁听席上何堂发的妻儿掩面而泣,被告席上的何堂发更是泣不成声……

法律不相信眼泪,眼泪洗不掉罪责。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亲爱的读者啊,您可要牢记“行百里者九十无半”的古训,在人生的长征中谨防陷阱,尤其是金色的陷阱;在漫漫的征途中走好人生的每一步,尤其是离终点的最后几步。
专题代码: 7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224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