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试图写出“深圳味儿”

[ 2005-10-05 03:35:13 | 作者: 校友会 ]
字体大小: | |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的新作《我的深圳故事》已经出版。这是一本比较独特的书, 基本上是写80年代或这之前深圳的一些人和事。当初怎么想到要出这样一本书呢?

梁兆松(以下简称“梁”):我是特区成立以前来的,对深圳的情况比较了解,可以说我见证了整个深圳的成长。深圳有两类作家:一类是本土作家,一类是移民作家。我既不是移民作家,也称不上本土作家,而是介于两者之间。后来我又去了国外,这样的身份和经历为我提供了一种多角度看深圳的可能。我的文学视野一直没有离开过深圳。80年代末期,深圳有过一段时间的迷茫,经济处于低潮。当时我们接到一个任务,要把深圳前十年的事写出来,这就是后来出版的报告文学《深圳的斯芬克思之谜》。有人说这本书是要为十四大的召开做舆论准备的。但在当时那样的环境下我们承受了很大的压力,甚至有当右派的思想准备。这本书从1989年一直写到1991年,它的发表和出版也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直到1992年邓小平南巡,党的十四大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地位,一切才拨开云雾见青天。这本书后来获得了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1992年5月去北京领奖,7月我就去日本留学去了。 留学的经历又使我多了一个观察深圳的参照。回来后写成了《旁观者说》一书。

记:你是怎样实现从《旁观者说》到《我的深圳故事》的心理转变的?

梁:《旁观者说》是我留学日本后跳出深圳看深圳的结果,而《我的深圳故事》是我对深圳历史文化和现实的回归。我毕竟长期浸淫其中,回来后我更感觉自己是深圳的主人了,我有责任把我心中的深圳故事写出来。在心理上我感觉《我的深圳故事》没有《深圳的思芬克斯之迷》的热血,也没有《旁观者说》的冷静,感情更深挚、温情、细腻一些。

记:这本书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好读”,语言幽默机智、细节形象生动,内容有一些还是深圳的“史前故事”,注重写人物的精神气度。我甚至看到了《世说新语》一类古代笔记小说的影子。

梁:是的,我很喜欢《世说新语》。其实1982年我就翻译了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中篇小说《动物农庄》。《动物农庄》是一部政治寓言体故事,一直没有机会出版,但它巧妙的叙事风格对我影响很大。
记:笔记体的写作方式使你在文字上有一种从容的自在,在深圳这样一个浮躁的城市里,你真能作到如此从容吗?

梁:朋友都说我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这么早来深圳,又是这么一个好学的人,早就应该下海赚钱去了,还躲在文联这样一个清闲之地写什么文学。我觉得这个世界不缺经理,但真正的作家却不多。作家是一个很个性化的职业,作品也是很个性化的产品。个性化的才是自由的。

记:这本书刻画了新兴特区里的众多人物:小公务员、仓库管理员、小老板、歌手、警察、法医等等,仿佛是深圳的“浮世绘”。这些人物又都是有个性、有性情的,或者说你的笔触在努力写出人物的个性和性情。你特别偏爱小人物吗?

梁:我喜欢写我熟悉的人物。我自己也是小人物,他们就生活在我的周围,我甚至能感受到他们的一呼一吸、一颦一笑。我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他们。只有他们才构成了深圳的世俗画卷。

记:你的文学视角与“移民作家”、“打工作家”明显不同,能说说吗?

梁:有论者认为我取的是一种“大文化的视角”。这可能与我的经历有关。我注重那种不同文化的比较,注重人文的、精神的、内在的东西。表面的描述不是我所愿。

记:你怎样看深圳文学“阴盛阳衰”现象?

梁:这可能与深圳女作家多有关。她们的光环把许多男作家都盖住了。在深圳这个商业化大都市里,男人抵御诱惑的能力似乎不及女性。

记:深圳提出“文化立市”,文学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

梁:面对“文化立市”,深圳文学应该有急迫感。抓“精品”当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所谓文学毕竟要靠作品说话。

记:深圳的经济在全国名列前茅,但文学是相对弱势的。文学与经济是一种什么关系呢?

梁:文学滞后于经济这一点毋庸置疑,在经济高速发展的过程中,作家对生活的观察和分析 也有一个过程。但深圳经过了20多年的发展,也应该出大作品了,不然就不正常。

记:深圳文学普遍表现为一种关注当下的写实风格,但在追求“现代性”叙事策略上似乎缺乏激情。深圳不出先锋作家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这是不是说深圳是一座缺乏想象力和艺术探索精神的城市?

梁:深圳是一个出新闻的地方,人们关注的是她的现实。一座快速崛起的城市,其物质和财富在急剧膨胀。有什么样的读者就有什么样的作家。深圳的作家也跟许多人一样,更多的是关注深圳的现实。

记:深圳是一座商业化大都市,它所呈现的文学态势也必然是多元化的。让我感兴趣的是你这本书的出现,是不是预示关注深圳本身的历史文化也将成为这多元中的一元?因为随着一个城市年龄长度的增加,肯定会有人回过头去抚摩历史,打捞那些因文化积淀形成的特有的人物和故事。也会出现真正代表城市文化性格的作家和作品,比如老舍之于北京,张爱玲之于上海,冯骥才之于天津,叶兆言之于南京。深圳肯定会出现纯正“深圳味儿”的书。你这本书或许是一个开始。

梁:说这本书具有“深圳味儿”对我可能是一个鼓励。以前也有人要我朝这个方向努力。我正在写作的一部长篇小说可能更具“深圳味儿”。
专题代码: 6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228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