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大星空》之五:润物无声

[ 2005-10-05 04:36:36 | 作者: 校友会 ]
字体大小: | |
润 物 无 声—甘德华

王鹏飞


   甘德华,1982级党政干部专修科学生,现任武警七支队政委。掌握了党政管理基础知识的他,摸索出一套思想政治工作新方法,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领导风格。

  他是一个从洞庭湖走出来的农民的儿子,在三十余载的戎马生涯中,他从一个士兵成长为一个副师职领导干部,其间有许多动人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他军人的智慧和胸怀。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思想政治工作只有顺应时势才有强大的生命力和战斗力。他一直在探索新时期部队思想政治工作的新路子。他首先在部队中开展法律援助,解除了官兵们心头的各种困扰

  入夜,一阵悠长的熄灯号悄然划过夜空,整个警营沉寂下来,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第七支队的战士们渐渐进入梦乡。有个战士却躺在铺位上,双手枕在脑后,望着营房的天花板琢磨来琢磨去。

  这个海南籍的战士白天接到一封父亲寄来的快件。父亲是搞装修的,父亲在信中告诉他,有一笔21万的工程款,装修单位付了10万,还有11万没付。父亲讨要了3 年都没有结果,希望儿子尽快回家帮他催款。

  是回去还是不回去?

  回去?部队执勤任务繁重,而且正逢集训。况且回去了又能怎么办?无非像有些战友一样,仗着一身警服耀武扬威。不回去?自己身在警营,也没有什么办法帮助父亲,老父的辛苦所得可能就会成为一笔呆帐。思来想去间,曙光已现。

  忧心忡忡地吃过早饭,这个战士还是睁着一双熬红的眼睛向中队请了假。老实巴交的父亲挣点钱不容易,作为儿子不能眼睁睁地让父亲心里堵上一块大石头,他决定帮父亲搬掉这块石头。

  回到家中,欠账的人看着一身警服的战士先是一怔,觉得不好对付。继而想,武警又怎么了?我就是没钱。这年头讨债的是孙子,欠钱的才是大爷。这个战士自然不肯罢休,就纠集了一帮哥们,七手八脚把欠账人一顿痛打,欠账人受伤住进了医院。

  欠账人起诉至法院。毫无疑问,败诉的是这个战士。结果,这个战士钱不但一分没要回,还吃了官司。

  这些发生在地方上的民事甚至刑事纠纷,以亲情的方式长驱直入部队,使部队的干部战士心神不宁。这些干部战士往往利用“武力”和不合法的手段参与,干涉自己亲友和他人的法律纠纷,扮演了不应当扮演的角色,不但损害了武警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而且严重影响了部队的建设。

  不解决好干部战士的家庭成员和亲友的涉法问题,就会扰乱军心。时任七支队政委的甘德华陷入了沉思。这位有着丰富思想政治工作经验的政工干部决心摸索出一条适应社会形势变化的政治工作新方法。

  甘德华观察到,部队的一些干部战士动辄以“武力”干涉亲友法律纠纷的根本原因是不懂法,缺乏法制观念。有的战士思想认为枪杆子里面出真理,我是武警我就是对的,谁惹了我的亲友,我就让谁见识我的铁拳头。

  必须尽快在官兵中建立健全法制观念,而加强干部战士法制观念最有效的途径就是进行普法教育,同时帮助他们解决切身遭遇的各种问题,让他们在亲身体会中懂法,学法,用法。

  1998年,甘德华在七支队范围内挑选有法律专长或者法律专业毕业的干部战士,与支队保卫科、纪检部门以及政工科的干部一起,组织成立了七支队法律援助中心。

  除了集中部队的法律人才,甘德华还邀请地方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和罗湖区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以及法律专家作为七支队法律援助中心的成员,专门为支队的干部战士解决各种法律问题。

  每逢月末或季度末,在七支队的一些中队,人们就会看到这样的镜头:干部战士们纷纷把各自的亲友遇到的或从其他渠道收集到自己弄不明白的法律问题向律师请教,法律援助中心的成员们耐心细致地一一做出解答。

  对于现场不能解决的问题,法律援助中心让官兵们填一张亲属法律纠纷申请解决表送到支队的纪保科,纪保科针对纠纷的不同情况,有的派人,有的打电话,有的写信,主动和地方取得联系,凡是涉及到侵害官兵及其亲属权益的,希望民政部门、武装部门或者地方政府要站在维护军队稳定的高度,帮助解决战士的后顾之忧。

  法律援助中心成立不久,某中队的干部发现一名山东籍的战士整天心事重重,工作没有积极性。中队干部和他谈心后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这个战士老家的住宅和邻居的房子之间有一块空地,邻居准备建新房,要占用中间的空地。这个战士的家人说空地是自己的,邻居说是他的,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最后就抡起锄头铁锹地打了起来,战士的父亲被打伤。

  此事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战士家里还欠医院里数千元的医疗费,这个战士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总想请假回家。中队干部说,你就是回去了又能解决什么问题?现在支队成立了法律援助中心,为什么不去找他们呢?在苦闷无助之时,这名战士怀着将信将疑的心把家里的情况向支队法律援助中心作了反映。

  法律援助中心马上向当地政府打电话了解情况,证明战士反映情况属实后,连夜写了一封信:“希望政府能认真对待此事,合法公正地解决这位战士家里和邻居的土地权属纠纷,使战士能安心在军营服役。”

  当地政府得知后,很快派人对两家进行协商调解,困扰这位战士的宅基地之争终于有了公正的解决。

  在地方政府民政部门和武装部门的积极配合下,七支队法律援助中心每年都能帮助干部战士解决几十例家庭成员和亲友的涉法问题。

  现在,七支队每个战士的手上都有一本法律援助中心发的法律服务指南。遇到了法律方面的疑惑,战士们都会按照指南上的途径去处理。

  对于甘德华而言,法律援助中心这招妙棋犹如他几十年军旅生涯中一场精彩的战斗,这场以法律援助中心为主攻部队的战斗使全支队近3000官兵增强了法制观念,运用法律手段应对各种矛盾和法律纠纷已像一种战术,被干部战士熟练掌握。

  过去流行的,利用一身军装,以铤而走险和各种不正当手段解决亲友法律纠纷的现象在军营里仿佛一声熄灯号,渐渐消失在夜空。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和心理医生一起,使一个没有得到提拔的干部走出了心理阴影,改变了他的人生

  1999年的一天,在七支队一间宽敞明亮的教室里,深圳康宁医院的一位研究心理疾病的老专家正在侃侃而谈。

  “东方人因为传统和性格的原因,当自己的心理出现疾病时,往往羞于承认,生怕别人说自己得了神经病。其实,几乎每个人都存在着心理障碍,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勇于承认心理障碍,并将自己的心理问题袒露给医生,是治疗心理疾病的关键所在……”

  这位老专家是七支队专门聘请给官兵做心理疏导的心理辅导员,他讲的主要内容是心理疾病的形成和治疗方法。在台下听讲的都是七支队政工干部培训班的学员,他们时而凝神静听,时而在笔记本上做着记录。

  随着社会形势的发展和社会竞争的加剧,部队的干部战士中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然而,这些心理问题不是被一些政工干部所忽视,就是患者自己不敢正视,常常闷在心里得不到疏导,结果越闷问题越多。

  要想稳定官兵思想,必须正视现实。有多年思想政治工作经验的甘德华认为,思想政治工作既要讲大道理,也要符合客观实际和官兵的现实表现。光讲大道理,没有针对性,没有抓住症结,工作就做不通。

  有的官兵患的是心理问题,却被某些政工干部说成是思想问题。有的政工干部虽然能认识到是心理问题,但却缺乏相应的治疗心理障碍的知识加以疏导。

  甘德华决定在七支队进行一场大胆的尝试,普及心理知识,引进心理医生,参与解决干部战士遇到的种种心理问题。

  甘德华总结出,心理障碍形成的一大原因是工作压力大,社会竞争激烈。在部队,人才济济,干部晋升时就会遭遇这样的激烈竞争。

  每年的3月和10月,是部队一批干部转业,一批干部被提拔的时候,因而,一些干部的心理障碍多形成于这一当口。

  按照规定,一个干部晋升要通过三关,一是上级考核要合格,二是民主测评要得到群众的认可。通过了这两关,拟选对象要进行任前的封闭培训,在培训结束的考试中也要合格。只有连闯三关,一个干部才能得到晋升,否则,只能原地踏步。

  一天傍晚,温情脉脉的夕阳余晖铺洒在某中队的操场上,使人漫步其中便有闲云野鹤般的悠闲。然而,一个坐在操场一角正在闷头吸烟的警官的心情却与这诗意的气氛恰好相反。这个警官正处在晋升失利的苦恼之中。

  他在副连职的位置上已经干了4年半,按照军官晋升条例,副连职干满3年就应得到晋升,否则,在下一职务上就有可能超龄。在一年前和刚刚过去的两次提拔中,他都因为没有通过上级的考核,并且民主测评也不理想,在干部战士中的认可度不高而没有被提拔成。

  最近一段日子,这个警官工作一直打不起劲来,精神萎靡不振。“一定是领导看不起我,不然不会两次提拔都没考虑到我。我究竟还有哪些地方没做好呢?”

  想到这里,他在心里长长叹了一口气:“看来我只能呆在副连职上转业了。”这个警官在缭绕的烟雾中不能自拔。

  这时,操场上走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七支队政委甘德华,另一个是心理医生。原来,甘政委早已注意到这位军官的思想变化,他觉得这个警官在对待个人升迁上产生了心理障碍,若不及时加以疏导,可能会影响他的一生。

  在他们促膝长谈中,心理医生对这名干部说:“只要有生命的地方就有希望。不能因为第一年没有用到你,第二年也没有用到你,你就泄气了,一蹶不振了。你在副连职上遇到了挫折,也许在正连职上会一帆风顺。相反,你在副连职上一帆风顺,也有可能在正连职上会遭遇坎坷。总之,谁的一生都不会一帆风顺。作为一个警官,不能一遇到挫折就退却。这一次晋升机会失去了,只要你积极对待,继续努力工作,也许下一次机会就是你的。”

  之后的一个星期,甘政委和心理医生找他谈过好几次心,每次甘政委都向他投去信任的目光。有时,这名干部在和心理医生交谈中,坐在旁边的甘政委睡着了。看到甘政委疲惫的神情,想想3000多人的大部队,有多少事要政委操心。一种愧疚感从心中油然而生,眼眶不禁湿漉漉的。

  这个警官没有想到上级领导完全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瞧不起自己,看来自己还有希望。这个警官很快排除了心理障碍,又以饱满的热情投入了工作。现在,他已晋升为副营职干部。

  经过心理疏导,一个三次开小差的战士成长为一名党员,一个优秀的士官

  “报告班长,赵某又逃跑了。”2001年的一天早晨,某中队三班的一个战士紧张地站在班长面前,班长闻报,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是赵某第三次逃跑了。

  近年来,因为众多家庭结构上的不稳定,使得部队士兵的成份发生了许多变化,因为父母离异或者一方病故,造成单亲战士很多。

  单亲战士的特征非常明显,因为缺乏父爱或母爱,性格比较内向,不合群,不善于交朋友,在部队总是感到孤独。还有的单亲战士因为父母离异了,从小就在社会游荡,走南闯北,有的打工,有的经商。这样的战士早熟,见识广,但自控能力较差。

  单亲战士的问题给政工干部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怎样使这些战士在部队健康成长,对政工干部是一个挑战。

  甘德华认为这些单亲战士同样是心理障碍问题,必须通过心理疏导的办法解决。

  这个逃跑了三次的战士是2000年入伍的新兵,因为父母离异,长年跟着没有工作的母亲一起生活,家庭生活困难。为生计操劳的母亲没有过多的精力照顾孩子,而父亲也从此没有照过面,完全把儿子抛弃了。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这个战士形成了不合群、内向孤独的性格。

  入伍后,赵某不愿意和其他战友打交道,总感到不适应在部队生活,总是想逃跑。

  他对中队干部说:“我不愿在部队干,我还是想回去,过我原来那种自由的生活。”之后便是他一次次逃跑,中队干部一次次做工作。每次做完工作,稳定了一段时间,过了几个月又悄悄跑掉了。

  甘德华知道这个战士的情况后,认为再讲大道理已不起作用了,就请心理辅导员对他进行心理疏导,而且有意识的安排老战士与个别新战士和他交朋友,和他拉近距离,建立感情。

  生活需要爱,军营更需要爱。中队干部在生活上对他也特别关照,过生日时加个菜搞个生日蛋糕,把班里的战士召集在一起,唱生日快乐歌。

  甘德华还指示中队干部在工作中对他多鼓励,哪怕他做了一点很不起眼的好事,也及时表扬他。这个战士渐渐感到了部队大家庭的温暖,消除了孤独感。后来这位战士入了党,当了班长,还选改为士官。

  心理疏导,是甘德华在思想政治工作中的又一个辉煌战果。许多有心理障碍的官兵,经过心理疏导,战胜了颓废消极的心理,在火热的军旅生活中重塑了自己。

  为了充实自己,探索思想政治工作的有效方法,甘德华报考了电大

  甘德华1973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当过步枪手、机枪手、军械员、参谋、指导员,是一个文武兼备的指挥员。

  1980年5月,甘德华从解放军调到中国武警部队第一旅之称的——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广东支队(后改为七支队),负责守卫深圳经济特区管理线。

  20世纪80年代以来,改革开放的大潮冲击社会的各行各业,也冲击着绿色的军营,冲击着我们的官兵。这是劈山震壑的雷霆,这是不可遏制的巨浪。它迅猛而严峻地迫使军营里官兵们,在道德标准、价值取向、思维方式等方面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

  如何处理新形势下的新矛盾,作好战士的思想政治工作,政工干部们被推上了火山口。

  当时,相当一部分政治干部本身的素质不高,再加上传统的教育方法没有继承好,新的方法又创造不出来,教育工作难以奏效,许多政治干部感到很困惑,于是喊出了“兵难带,带兵如带虎”的感叹。

  在这种形势下,已是指导员的甘德华也感到很苦恼。经过一段时间的思索,甘德华认识到,要想提高自己做思想工作的能力,成为一个优秀的政工干部,必须给自己充电,学习新的知识,因为知识可以转化为能力。

  1984年,当得知深圳创办了广播电视大学后,他马上跑去报考。可是老师告诉他,报名早已结束,别人都上了半个学期的课了。甘德华对知识的渴望和执著精神感动了电大的领导,最后破例让他报上了名。

  为了赶上落下的课程,甘德华比别人付出了更多的努力。

  1985年夏季的一天晚上,甘德华在宿舍里复习,第二天就要考试了。屋子里,蚊子飞舞,蚊香和风扇也无济于事,甘德华就穿上长裤,又套上部队发的长靴。实在困得受不了,就洗把冷水脸,有时嚼上一根红尖椒提神。到第二天凌晨5点多,稍微眯盹一会,甘德华就向考场走去。

  天道酬勤。1987年,甘德华以优异的成绩从电大毕业。

  掌握了新的知识,甘德华开始摸索新的思想政治工作方法,渐渐形成了独特的风格。

  在多年做官兵思想政治工作的同时,甘德华还收集了很多关于做思想政治工作的资料,从资料中学习研究。广州军区编辑的《政治指导员》,解放军科技大学编辑的《基层政治工作》,还有部队专家出版的各种书籍,网上和报刊上发表的有关文章都是他汲取知识的途径。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甘德华无论在哪级岗位,无论走到哪支部队,他都在思考着如何在新形势下把手下这支部队管好管活,让这些战士在部队是好兵,到社会后是好青年。工作之余,他常常结合自己多年的带兵实践,著书立说,有多篇论文在军内外报刊杂志发表。其中《坚持集体领导,充分发挥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入选由国防大学出版的《中国当代思想教育艺术精华》丛书;《坚持不懈抓基层,持之以恒打基础,推动基层建设持续协调发展》获全国公安边防部队优秀论文一等奖;《做好义务兵管理教育改革的文章》获“首届全国人文社会科学优秀学术文献”一等奖。

  在士兵的心目中,他既是一位领导、兄长,又是一位智者,他用他所掌握的知识为官兵们释疑解惑,用思想政治工作这把钥匙开启官兵的智慧之门,让他们在孤独徘徊之时,看到希望的光芒,从而鼓起了生活的信心战胜困难的勇气。

  多年后,那些脱下军装的老兵还会给甘德华写信,感谢他在他们人生最紧要关头的帮助。甘德华就象一块磁铁,以他的博大胸怀和人格魅力感化,感召他的部下,时刻凝聚着官兵的军心,并激发出强大的战斗力。他所在部队年年被上级评为先进单位,他自己也两次荣立三等功。
专题代码: 1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290

浏览模式: 阅读全文 | 评论: 4 | 引用: 0 | Toggle Order | 阅读: 6496
引用 留恋军营
[ 2008-06-19 13:24:00 ]
他是我的老政委 你现在还好吗?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