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大星空》之六:国徽在上

[ 2005-10-05 04:36:47 | 作者: 校友会 ]
字体大小: | |
国徽在上

燕 子


   盐田区法院院长谢秋文,是1984级党政干部专修科学生。就在担子最重、工作最忙的时候,他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次“充电”,工作起来如鱼得水。时至今日,谢秋文仍然特别感谢电大。

哪怕是最简朴的中国法庭,都会在正中悬挂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

国家和法律,就用国徽和法官身上披着的法袍这两个庄严的表征,把代表国家行使审判权的责任放在了法官肩上……

无言,却有力。

法官被誉为高尚的职业,是正义的象征、公平的化身、良知的守护神。我国古代有清正廉明的“包青天”,头戴带翅的乌纱,背靠“明镜高悬”匾,端坐公堂,三推六问。当代有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陇东庭庭长马锡五,衣著随意,风尘仆仆携卷下乡,就地办案,“与群众打成一片”。在影视作品中我们还看到一些西方法官,身著宽大的猩红法袍,头戴卷曲假发,不怒而威,风度翩翩。新世纪中国的法官该有什么样的风采?除了黑色制服和长袍,内在素养、精神、人格、理念该有怎样的要求?有人说,现代法官应该有与外在形象相谐的必备的特殊内涵、素质和学养;有人说,现代法官应该具有博大精深、超乎常人的文化修养、道德情操和法律专业技能;有人说,法官应该具备王者、学者、长者风范,成为社会的精英群体……尽管人们相信世界上没有完人,但对法官的要求却几近完人。

让我们走进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走近一个法官,走近一位院长,走近谢秋文。他或许不是完人,但平实、真切,于细微处见精神,于平凡中见伟大,展现出一代中国法官的真实风貌。



1

在“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年代,作为共和国的士兵,他种过水稻、挖过煤、打过仗。



少年时期,像许许多多出生在农村的孩子一样,谢秋文有一个很朴素的愿望,那就是通过读书升学跳出“农门”。

但人生的无奈就在于,我们可以拟定一个人生目标,却未必能沿着一条直线达到目标。

  1963年,谢秋文初中毕业了,很自然地报考高中。可当时的学校是一种怎样的情形啊!共和国刚刚经历了惨痛的三年自然灾害不久,中国大陆最南部的广东,尤其是东莞、宝安一带,卷起了一股狂潮—数以万计的人群争先恐后地涌向边境线,逃往香港。谢秋文的家乡东莞清溪镇,同样涌动着逃港大军。他那个年级3个班100多名学生,到毕业时只剩下29人。在这种情形下,怎能放下一张安静的书桌?尤其是看到一些逃港成功者给家人寄回钱物时,更诱得人坐不住。谢秋文也不禁蠢蠢欲动,与几个同学商量:香港那么好,不如我们也去吧!心动带着脚动,调皮好强的他们果然瞒着父母,悄悄逃了学,脱下校服,准备逃港,但此时此刻,谢秋文犹豫了。他想起了父亲的教诲。父亲当时是宝安县水产局的干部,政治意识强,多次警告过他不准逃港。他想,自己要是这样走了,父亲该多痛心啊。再说,万一走不成给抓回来又怎么办?这一思忖,令他“悬崖勒马”,乖乖回到学堂。

这样的学习环境,自然出不了好成绩。谢秋文考高中落榜了。一心求学的他眼见升学路断,心里十分痛苦。他报名参加华侨中学一个补习班,打算补习半年再作冲刺。恰逢秋季征兵开始,他不知自己能否被补习班录取,便报名参军,体检、政审一路绿灯。入伍通知书与补习班录取通知单一前一后送到了他的手中。他的心里矛盾极了:渴望能继续读书,可不入伍又怕被人怀疑有政治问题。最后,他压下了强烈的读书愿望,响应国家的呼唤,走进了军营。

谢秋文一生的路向就在穿上绿军装的那一刻发生了转折。多年后,当他回头看自己的军旅生涯时,不由得感慨人生的偶然性与必然性竟是那么奇妙。这期间,他曾在正式提干的关键时刻因为体检查出血压偏高而被通知准备复员。幸而连长觉得一个平日身体棒棒的小伙子经过了多年培养、具备了提干的条件,就这样复员实在太可惜了,建议申请复查。结果,复查时血压正常了,谢秋文留在部队又多干了10年。

当兵16年,谢秋文随部队辗转粤北、湖南、广西、河南、中越边境前线。在“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时代,他种过水稻、挖过煤,搞过营建;更在刻苦的训练中练就了一身好本领。他曾在文化大革命的“支左”中与另一位战友负责一个知识分子成堆的单位,硬着头皮给大知识分子上课;曾在当排长时率领一个排在毛主席的故乡韶山火车站执勤一年,无论是任务、还是政治思想工作、训练,都独立执行;他曾在上世纪70年代末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第一场仗就奔赴战场,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在人民军队的大熔炉里,谢秋文从一名普通士兵成长为营教导员。



2

从拿“枪杆子”保卫祖国,到拿“笔杆子”捍卫法律,脱下绿军装的他穿起了法官制服。

1979年11月,谢秋文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其时,正值中国结束十年动乱,拨乱反正,百废待兴之际,公检法战线需要大量的人才。脱下绿军装,他穿起了法官服制,成为中山县人民法院副院长。

过去在军队拿的是“枪杆子”,保卫祖国;现在政法战线,拿的是“笔杆子”,捍卫法律的尊严、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走上新岗位的谢秋文,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需要重新学习,重新充电,努力适应新的角色。他拿出在部队刻苦训练的劲头,钻研法律,博览专业书籍,向有经验的法官请教,很快便进入了法官的角色,并在副院长的领导岗位上有出色的表现。

80年代第一春,深圳拉开了建设特区的帷幕,全中国开始了一个春潮涌动的大时代。因为父母早已在深圳定居,谢秋文一方面希望来到父母身边尽孝子之责,另一方面又被深圳火热的生活和神奇的发展速度所吸引,便要求调动。1982年底,谢秋文调到罗湖区人民法院,任经济庭副庭长。有人为他惋惜,在中山县法院任的是副院长,到罗湖区法院任的是经济庭副庭长,这不是“降级”了吗?不亏了吗?谢秋文倒不在乎职位的大小,非常投入地开展工作。

当时的罗湖区法院,办公条件非常差,全法院20多人,都挤在车库里的两间房子内工作。没有电话,没有汽车,出门办案,就骑着单车在烈日下或风雨中咣当咣当地跑。那时经济庭办的大案子不多,大多是小额的欠债,比如买菜不给钱呀,买沙石、红砖欠款不付呀。但小额不等于小事,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每个人都是重要的,每个人的权利和尊严都应受到同等的尊重,不管这个人是卖菜的还是亿万富翁。谢秋文对哪怕是最小的案子也认认真真去办,把为民服务放在心上,努力使自己走在法律时代的前沿。

1984年中,谢秋文升任罗湖区法院副院长,主管经济审判工作。半年后,老院长退休,他被推荐为院长人选。换了别人,遇到这种机会,一定紧抓不放。可当组织部长找谢秋文谈话时,他却表现得不那么愿意。他觉得法院老同志多,自己在法院的工作资历尚浅,担心难以服众,不好管理。他对组织部长坦言:“我的资历还浅,请物色其他能力强、资历深、能胜任的同志干吧。”组织部长说:“组织上要你做就做嘛,还讲什么价钱!”

在部队受教育多年,“一切行动听指挥”的组织观念早已融入谢秋文的血液里。既然组织信任,工作需要,那就把担子挑起来吧!1995年,谢秋文任罗湖区法院院长。



3

在妻子的鞭策下,他报考了深圳电大,夫妻双双把学上。就在担子最重、工作最忙的时候,他完成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充电”。

当年初中毕业走进军营时,谢秋文已经算是个“小知识分子”了。老兵们总是亲切地叫他:“小知识分子,过来!”可踏入改革开放时代,谢秋文明显感到自己那点文化知识的底子实在太薄了。

上世纪80年代初、中期,中国刮起了补习文化知识热,许多中青年,甚至已步入老年的人,都如饥饿的人扑向面包一样一头扑向书本,报考电大或各类补习班、培训班,“恶补”文化知识。罗湖区法院的墙上,也贴出了广东省政法干部管理学院和深圳电大招生的消息。谢秋文的心有点七上八下,想报名吧,又担心自己基础太差,考不上;再加上刚刚肩负起副院长的担子,工作实在太忙,觉得即使考上了也未必有时间去读书。他把自己的想法对太太说了,太太则一个劲地鼓励他:“应该考,要为自己争取一个机会。”

谢秋文的太太温惠琼当时在罗湖区东门街道办工作,是深圳电大八三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她本是一位教师,心气挺高,一直很注重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和素质,在中山石岐镇党校任教职时读过华南师大政治系函授班,后又报考了电大。她对文化知识的执着追求感染了谢秋文。

听了太太的话,谢秋文还是有点犹豫,毕竟,报考电大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法院工作繁重,自己应付得了吗?心里实在没有把握。

太太却不放过他,老是催促他报名。见他没有动静,生气了,居然几天不跟他说话。谢秋文一看,不好了,太座恼了,这可不利于安定团结。也许是为了哄太太开心,但更主要的是自己意识到,在这个竞争的社会,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城市,失去学习机会就等于折断一只桨,难以划动前进的小舟。他咬咬牙,到电大报了名。

考试来临之前,谢秋文重新拾起书本,以头悬梁、锥刺股的精神复习各门功课,心情忐忑地走向考场。

成绩出来了,226分高于电大的录取分数线,也高于省政法干部管理学院的录取分数线。谢秋文成为深圳电大八四级党政类专科班学生。大出所望,他既激动又深受鼓舞,想不到自己还行啊!他树立起学习的信心:不要以为基础不行,通过努力还是可以达到目的的。

太太转嗔为笑,夫妻成为不同届不同系的同学。他们有一门共同的科目,也是学得最苦的科目——《形式逻辑》。白天,各自在工作岗位上忙碌;晚上,便夫妻双双一同去电大上课。那时深圳的人间灯火没有今天这么繁华,夜晚的天空星河闪烁。夜风习习中,二人并肩骑着单车,那迷离的街灯,苍茫的星空,一盏盏、一颗颗向他们扑来,似乎在向他们微笑致意。艰苦的学习中,浮起了一点点诗意与乐趣。令谢秋文沮丧的是,太太比自己聪明,明明她在形式逻辑这门课缺课比自己多,可考试却能一次过关,自己偏考了个不及格,得补考。

薄薄的日历一张张撕下,3年过去了,谢秋文在院长的岗位上发挥着才干,同时也倾尽心力系统地学习了18门科目,以优良的成绩完成了电大学业。时至今日,谢秋文特别感谢电大,正是这次一生中最大的充电,令他不仅提高了写作能力,丰富了知识面,也在工作中更加如鱼得水。当然,他要感谢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太太。正是太太的督促和坚持,才造就了他的学业。他的太太也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成为东门街道办副主任。

电大毕业后,谢秋文爱上了读书。他的信心膨胀起来:读书不是那么难的嘛。接着,他又报读了法院系统举办的法官专业证书班。这一读,又是3年。这回他的心不怵了。一是专业对口,越学越有兴趣;二是有了在电大学习的经验,对如何一边工作一边读书已举重若轻。他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且考试从不搞小动作,全凭平时挤出点点滴滴时间研读背诵而得。

不自满,是向上的车轮,能够载着积极向上的人类,不断超越自我,向未来前进;多有不自满的人的民族,永远前进,永远有希望。从谢秋文的身上,我们看到了这种希望。



4

法律的力量在于公正,法官的分量也在于公正。

在盐田区法院办公大楼前,矗立着一尊头顶一角似牛似羊的“神兽”,这就是传说中的独角兽。据传,独角兽“性知有罪,皋陶治狱。其罪疑者,令羊触之,有罪则触,无罪则不触。”“古者决讼,令触不直”。也就是说,以独角兽辨别是非曲直,十分灵验。自古以来,独角兽便成为公正不阿、不偏不倚的“法贵公平”的象征。这尊鼎底独角兽,向世人宣示着公正司法、一言九鼎的司法精神。

走进盐田区法院大厅,扑面而来的是“执法如山”和“法平如水”两幅巨大浮雕,一边是群峰巍然,壁立千仞;一边是流水潺潺,滔滔不绝。一山一水,与独角兽遥相呼应,同样体现着法的庄严与公平的深刻含义。

古往今来,公正一直是司法审判制度所追求的永恒的终极目标。真正的审判公正和正义,是使整个社会的人、社会的利益寻求一种安全感,审判要达到的最主要的结果是对整个社会负责。因此,审判公正涉及了法院的社会使命、存在意义,法官更应将审判公正与树立法律权威、保障公民、法人的权利紧密联系在一起。

在长年的司法实践中,谢秋文深深体会到,我们的老百姓不容易,他们渴望社会的公道、政府的公平和司法的公正。作为一名法官,坐在庄严的国徽下行使公平的权力,必须时刻警醒自己:法官一生中可能会审成百上千件案子,但许多当事人可能一辈子只进一次法院,如果就是这惟一一次与法律的接触让他们受到不公正对待,会在他们心中留下永远的伤口。伤害一个当事人就增加一个不相信法律的人;而维护了一个当事人的合法利益,就增加人们对于法律的一份信仰、社会的信心。公正心是做好法官的前提,如果不能保证法律天平两端的平衡,则没有资格成为一名法官。谢秋文说:“只有公平,才能取信于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论是谁,只要犯了法,都要追究。”

还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罗湖区法院执行庭在当地居委会的配合下,对一宗案件进行现场执行。执行过程受到了阻碍,那位有点“背景”的被执行人一开始躲着不肯出来,后来又跳出来破口大骂,严重阻挠执行。法院因其“拒不执行生效判决”、“妨碍民事诉讼”,依法对他实行司法拘留。很快,说情人陆续来到谢秋文的面前。这些说情人当中,还包括原先在中山法院工作的老同事、老领导。

在情与法之间,谢秋文情融于法而绝不枉法。他诚恳地对前来说情的老同事、老领导说:“你们也是司法界的人,应该明白我的心情。我们不能把个人的感情、私交置于法律之上,那是对法律尊严的损害。”

老同事、老领导见说情不管用,又打听:“那你打算怎么处理他?”

谢秋文说:“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一切照法律办事。”

后来,那位当事人检查了自己的错误,愿意配合法院的执行,法院也依法解除了对他的拘留。

2003年,盐田区法院经办了一个“侵犯商业秘密案”。案情是这样的:一家民营企业在高交会上向加拿大华侨买了一个高科技项目,在盐田区投资建厂生产。在与员工签订的合同上严格规定了技术保密、参加人员几年不能离开等条款。投产之后,产品销路好,经济效益高。可是,好景不长,因为一个内部人员窃取了技术,另立公司,将技术投产,并大量向原有客户倾销,造成这家民营企业效益大幅下降,生存困难。企业法人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向盐田区法院起诉侵犯商业秘密者。

但是,因为被告有某种背景,说情及各种干扰随之而来。在这种情形下,如何独立办案?公平办案?如何通过法律手段来保护知识产权、维护交易公平和安全,维护正常健康的社会生产秩序?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生产的高度社会化带来了商品交换的普遍化、专业化和国际化,一场诉讼,一个判决对一个企业尤其是处于发展壮大时期的高新技术企业来说,很可能就决定着生死存亡。

谢秋文本着一个宗旨,作为法官,应辨其真伪,排除矛盾,认定事实,刚正不阿,不办人情案、关系案,以德服人,绝不枉法。他与办案人员顶着种种压力,依照事实理据,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被告不服上诉,谢秋文则坚信盐田法院的判决正确。

从事司法工作20多年,谢秋文始终如一地将人民的利益、社会的稳定铭记在心,无论多么疑难棘手的案件,都坚持做到个案公正与社会公正的和谐统一,以博学、善断、沉稳、公正、威严等人格魅力来博得人们的尊重,自然而然地树立起法官的威望。



5

清白是法官必须坚守的职业和道德底线,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

在办案中,经常有当事人想方设法找熟人、托关系、邀请吃饭、说情、给好处等种种诱惑,但谢秋文从不为所动,坚持以德服人,严格执法。

在罗湖区法院工作时,曾有一名当事人来到谢秋文的办公室,说是要“汇报一个案子的情况”,谢秋文耐心地聆听了他的“汇报”。可是,说到最后,当事人的话锋转到“希望能够赢官司”上来,边说,边把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塞到谢秋文的手里。

谢秋文当然明白这信封里装的是什么,他脸色一凛,正色道:“你不能这样做。官司赢不赢,凭的不是这个,而是靠事实、证据。赢要赢得堂堂正正,输也要输得明明白白。”

那个当事人见谢秋文不吃这一套,只好讪讪地把信封收了回去。

又有一回,一位女股民因为在银行透支100多万元投资股票,没有按时还款,银行便将其股票账户冻结,并未经其同意,擅自将股票卖出,用以偿还透支款。不料,银行将股票卖出之后,股市牛气冲天,女股民损失巨大,气急之下,将银行告上法庭。

女股民老想着怎样才能打赢官司,法院没有熟人,她便大起胆子,径直找到谢秋文,请教怎么办。谢秋文对当事人一视同仁,认真回答了她的疑问。这个女股民大概感到谢秋文“好说话”,过了不久,再一次来“请教”。她絮絮地诉说着股市正向好,自己损失多么惨重,同时从手袋掏出一叠钱,放在谢秋文的面前。

谢秋文明白女股民的心情,但绝对不能接受这种行为。他严肃地说:“我不需要你的钱。”

女股民故作不解地问:“那你需要什么?”

谢秋文说:“我需要的是公正办案。”

女股民忙说:“别误会,我这不是要收买你……”

谢秋文打断她的话:“你只要有理,官司就能赢。你还是回去把有关证据材料准备好,规规矩矩地按正常的法律程序来办事吧。”

女股民一开始还不肯把钱收回去,后来被谢秋文的正气所降服,缩回手,收好钱,红着脸,走了。

后来,法庭依照事实,判决银行侵权,女股民胜诉。

还有一次,有个当事人曲里拐弯打听到谢秋文住在哪,提溜着一袋钱敲开了谢家门。过门都是客,谢秋文让座倒茶。这人千恩万谢,说是官司打赢了,要向谢院长表示一下心意。谢秋文态度坚决地说:“官司打赢了,那是依照事实和法律规定审判的结果,是你应该‘赢’的。你没有欠我的人情,更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对我表示‘感谢’。”那人非常感动,事后对别人说:“谢院长这个人很正,我算是真正领教了。”

像这样的事情,就像谢秋文所办的案子一样,无法一一尽列。他以娴熟的审判技巧、出色的工作业绩和高尚的精神品格,守护着心中的天平。

6

对名利淡泊超然的品格,对工作追求一流的执着,外冷内热的性情,在他身上显得那么和谐。

1998年6月,盐田新区成立。一年后,全市基层法院实行“干部轮岗”,谢秋文从罗湖来到了盐田。

从金融、商贸、旅游兴旺繁华的市中心区,一个规模大、案件多、知名度高的法院轮岗到相对偏僻、人少、案少的法院,有人问谢秋文:“你感到失落吗?”谢秋文笑答:“一样是法院工作,哪里需要我,我就到哪里去。这是上级的安排,很正常的事,有什么好失落的?”

在谢秋文心目中,集体的荣誉、国家的荣誉要奋力去争,而对个人的名利、荣辱、得失,从来看得很淡,凡有评功获奖的机会,他都会让给别人。早在1990年,谢秋文在罗湖区法院当了5年院长后,沙头角法院与罗湖区法院合并,他的职位从院长调整为副院长。当时,有人替他抱不平:“老谢,如果你在某些方面加强一些,可能就不是这个职位了。”言下之意,提醒他多去与上级领导“沟通沟通”。谢秋文对这种好意心领了,可若是跑官、“擦鞋”,那就不是谢秋文了。

淡泊个人名利的谢秋文对工作则有着追求一流的执着。在罗湖区法院,他展开全面的改革,有关“审判权下放”、“庭审方式”等改革方案已经酝酿、实施,并初见成效。来到盐田区法院之后,他与领导班子一道,做好5个“实”字:

求实——不说“大话”,不搞花架子,不事张扬,低调、稳妥地干事。

诚实——作为班子的领头人,谢秋文为人朴实,从不搞小动作,不拉帮结派,法院整个氛围是“齐心协力”、“风雨同舟”。

踏实——上下一心,勤勤恳恳,工作忙起来加班加点,毫无怨言,不计报酬。

务实——从队伍建设到审判工作,都致力提高法官的业务素质培养。新世纪的法官,有了公正执法之心,还要具备公正执法的能力。盐田区法院每年都要举行新类型案件、疑难案件研讨会,成立信息员队伍,发动大家写调研文章,取得了可观的成绩。

忠实——培养法官忠于宪法和法律,忠于人民利益,为社会主义法制事业奋斗终身的理想信念,不违法乱纪,不徇私枉法,造就出一支过得硬的法官队伍。

在人们的眼中,谢秋文似乎有点内向,不太爱说话。但接触过他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心是热的,他的血是热的。上班路遇有人打群架,他会停下车,穿过围观的群众上前喝令制止;碰到小偷抢劫,他会拔腿狂追,非要捉到小偷不可。1996年,罗湖区法院办公楼因为一位干部用电壶煮麦片,引发火灾,一时间浓烟滚滚,有人往上跑救火,也有人往下跑避险,谢秋文是第一个冲上去的。当时,有人扯住他不让他冒险,但他不顾个人安危,冲进火场,在紧急关头快速拔掉电源,避免了火势的蔓延和更大的损失。

谢朝华于已披,启夕秀于未振,正值生命盛年的谢秋文天平在肩,重任如山,一如既往地扬起威严、神圣的法槌,全心全意地完成法律交给他的神圣使命。
专题代码: 1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291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