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大星空》之三十二:伴着时光起舞—朱哲光

[ 2005-10-05 04:55:52 | 作者: 校友会 ]
字体大小: | |
伴着时光起舞


江云飞


   1999年刚念完法律专科,2000年又报读了开放教育法学本科,朱哲光在电大一“泡”就是六年。对于这段经历,朱哲光最大的感受是:学了有用。
朱哲光属于那种柔美时尚得有点小资的女人。

  她钟爱一切与美、情调和品位有关的东西。朋友们都开玩笑地说她,这家伙没有她不喜欢的东西。唐装她喜欢,洋装她也一样喜欢。只要是美的东西。也不怪,原本学艺术的她却没能从事她所热爱的艺术工作,却撞到了纯商业气息的保险公司,做了将近10年的保险业务员和经理人。

  生活对于她,确实像开了个大大的玩笑,自小就喜欢涂涂画画、唱歌跳舞,是个搞艺术的好苗子,中学毕业后也进入了艺术学校,但最后阴错阳差,却从事了保险这种与艺术毫无瓜葛的职业。所以,关于艺术的禀赋和修养为在她的生活中便更充分地凸现出来了。

  比如装修房子,学绘画的她对于色彩的搭配自然有其独到的眼光,室内设计她请了台湾的室内设计师俩人共同设计,人性化的设计和色彩的绝妙搭配让房子变得别有情调。房子装修好了,先生总是赞不绝口,夸她不亏为学艺术出身的。

  还比如她目前正在筹划的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份事业,开一家别具一格的珠宝首饰店。最初的想法源于一次去新疆的旅游途中。她在那里的街市上见到了摆卖的真正的和田玉的饰品,质地非常好,但就是样式太土气,没有新意。这触发了她创业的灵感,何不开发加工和田玉首饰,只要在保持其民族传统的基础上融汇进一些现代化的艺术元素,发掘玉器特有的时尚和美感,和田玉首饰一定能在竞争激烈的珠宝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对于这一点,朱哲光说,也许学艺术的她比常人更能多发现一点生活本身所蕴涵的美来。表面上的生活就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很刻板很机械,每个人都在时光穿梭机里奔波劳碌过日子,有的人终其一生都是戴着物欲的枷锁前行,有的人却一生都在让自己的心灵与时光一起翩翩起舞。

朱哲光相信自己是众多的舞者中。



有个性的舞者



朱哲光形容自己是两眼抹黑着来到深圳的。

这有两重意思:一是随父母从遥远的吉林来到深圳时,她才14岁,刚上初中。对于深圳,那时的她一无所知,完全是跟随着父母懵懵懂懂地来到这个地方的。这完全是父母的选择,作为孩子她没有选择的余地。二是坐着火车刚来深圳时,深圳给她的第一印象。坐了差不多3个日夜的火车来到深圳这个陌生的地方,才发现和原先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她坐的火车是夜幕降临时分到站的。一路上,朱哲光就不停地问爸爸,深圳怎么还没到啊?问了好多次后,爸爸终于指着远处孤零零的一盏灯说,到了,看见那盏灯了吗?那就是深圳!那一刻,14岁的朱哲光心里的失望只有她自己知道。

朱哲光至今还保留着她刚来深圳的第一晚写下的日记,记录在日记本上的深圳荒凉得不能再荒凉了。偌大的深圳火车站,只有那么一盏灯,这哪里是什么特区,还不如吉林老家呢。可不是嘛!1984年的深圳,一切都在建设当中,荒山野岭中到处都是工地,到处尘土飞扬,怎么说都赶不上家乡那里。吉林是个老工业基地,工矿企业多,一到夜晚,到处都灯火辉煌的。

刚来那阵,朱哲光随父母住在翠竹路附近的一所铁皮房子里。夏天热冬天冷,条件很艰苦。但那时很自由,父母工作忙,无暇过问她的学习,任由她的兴趣发展。也正是从小对绘画艺术的热爱,她的文化课一直不是很好。中学毕业后,她考上了市内的一家中专学校的工艺美术专业。那段时间,经常邀上三五个同学知己一道外出写生,郊游,谈论艺术,沟通创作心得……生活过得阳春白雪。

  1989年那年,有一个老师联系到了香港的一家投资公司,合作搞连环画创作。朱哲光有幸被老师慧眼识中,她也喜欢这个和她专业相符的职业。公司的运作很快进入了正轨,但随之而来的“六四”风波,打破了他们的创业梦。香港公司单方面终止了合同,停止了所有的项目投资,她的第一份工作就这样没了。

  中专毕业后,朱哲光进了一家广告公司搞设计。可能是学艺术的人都有清高这个毛病,热衷于纯艺术的她怎么也适应不了广告设计这样一种纯商业的东西。那时的广告大多是室外喷绘广告,整天就是拿把大刷子,像个油漆工一样在脚手架上挥汗如雨,把一块块大牌子涂得花花绿绿,也搞得自己一身都是油墨和色粉,这与朱哲光崇尚的艺术创作相差甚远。

  她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生活。在广告公司不到半年的时间,她就主动炒了老板的鱿鱼。辞职后,她开了一家专卖公仔画的店铺。公仔画是从香港进货的,货运回来,自己再按自己的想法和审美感觉进行加工。生意居然不错。

  当时,店里店外都是她一个人,虽然忙,但毕竟是自己的一份事业,而且又与自己的专业挂上钩,这让她很满足。说起来,她是个有点叛逆的人。当初,按父母的意愿,是想让她去读大学,毕业后谋一份稳定的工作,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但她生性执拗,又正处在喜欢叛逆的年纪,她一意孤行地选择了那所艺术中专。她认为天底下本来就没有绝对稳定的职业,凭自己的能力也能很好地生存下去。

  经营画店的日子,忙碌但充实。如果不是接连发生了几件事,也许,她还要继续将画店经营下去,扩大规模和品种,开一家更大的文化艺术用品公司,并将她的连锁店开到中国的每一个城市。那时,朱哲光真是这样想的。

  有一次,一个穿得西装革履的人来店里买了一大批画。付账的时候,他掏出了一张千元的港币。朱哲光怕是假币,就拿到隔壁的朋友那儿,叫他们帮着认。朋友们也都不能确认真伪。这时,朋友店里一个顾客看看港币说话了,没问题,这是真钱,旧版的。朱哲光一想,旧版的没事,只要不是假钱就好。那个人付完了货款,朱哲光还找了他400多块钱。当晚回去,她将钱给妈妈看,妈妈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因为妈妈有个同事也被人用旧版的港币骗过。后来,她将钱拿给一个在派出所上班的朋友看,朋友证实那确实是假币。后来她仔细一想,那个告诉她旧版的人肯定和那个骗子是一伙的,要怪还是怪自己太单纯了。一个月的辛苦钱就这样被骗了。她懊恼了好多天。爸妈也埋怨她,叫她别开店了,找个稳定一点的工作算了。但她还是不想放弃。

  还有一次,一个顾客来店里拿货,并将5000元货款给了她。她顺手将货款放在柜台的抽屉里,后进里屋去拿货。来回也就一分钟的当儿,回来发现5000元的货款不见了。朱哲光见周围并无他人,就问那个顾客,是不是他又拿回去了?那个人一口否定,两人闹到了派出所。后经警方查实,钱确实是那个人拿走了,那个人是个“烂仔”。自从这一次后,就经常有其他的“烂仔”来找麻烦。次数多了,爸妈就担心起来,勒令她把店盘出去算了。

  最后,朱哲光还是拗不过爸妈,将店盘了出去。那年底,中国人寿保险公司面向社会招聘员工,在爸妈的相继游说下,她进入人保,从最基层的业务员做起,到科长,再到分部的经理,一做就是十几年。



虔诚的求知者



  1993年,是朱哲光人生中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她遇到了她的白马王子,也就是现在的丈夫。这个一直崇尚和苛求完美的女子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那年底,他们走进了婚姻生活。丈夫也是做保险的,懂得照顾人,善于欣赏人,非常有上进心,也和她志趣相投,这让她很知足。丈夫常常鼓励她去参加自考或者上电大,再读几年书,提高自己。

  其实,从在人保工作那一天起,朱哲光便逐渐感到了自己文化知识的不够。公司里刚分来的大学生多,起点都比她高,如果自己还是一直这样下去,迟早是要被淘汰的。

  1995年生下女儿后,朱哲光觉得是学习深造的时候了。最后,她选择了深圳电视大学法学专业的专科。她自忖她的文科基础好一些,学法律应该困难不大。那段时间,孩子还小,工作上的压力也大,还要兼顾着上课学习,她恨不得将自己掰成几个人来使。母亲见她既要工作,又要学习照料孩子,怕她身体吃不消,就劝她精力不够,就推迟几年等孩子大一点再学。

  朱哲光说她没事的。她笑着对母亲说,没生孩子之前,我一直以为生孩子是天底下最难最痛苦的事,可生完孩子才知道生孩子其实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好多乐趣孕育其中。其实,读书也一样的,只要自己坚持下来,久了,成为一种习惯,就会发现其中有很多你意想不到的乐趣。这样,也就不觉得累了。

母亲见说服不了她,就主动帮她照看起了孩子。专科的3年,朱哲光的时间几乎都被工作、上课给占满了。每天都是早晨去上班,一直忙到下班,回家后赶快做饭,晚饭后去电大上课,下课后回来就带孩子睡了。每天都过得忙忙碌碌的,很充实,觉也睡得好,身体反而比以前显得结实了些。

  1999年,她顺利拿到了法学专科的毕业证书。丈夫又鼓励她继续考本。丈夫的支持和鼓励给了她更大的信心。那一年,她又报了法学本科。深圳电大的法学本科师资力量很强,很多老师都是西南政法大学等一些著名法学高等学府调过来的。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朱哲光获益匪浅,比较系统地学习了法学专业知识。2001年,她参加了国家统一司法考试,虽然最后差几分没过,但已经是很不简单的了。

  对于6年的电大学习经历,朱哲光最大的感受就是学以致用。她的本科毕业论文题目是《试论保险诈骗罪》,这和从事的保险业密不可分。严谨的法学专业知识,敏锐的法律意识和缜密的思维能力使得她的保险业务量上升很快。她在公司的职位也随之一步步上升。

  本科毕业那年,她本来想去英国留学,读法学硕士,护照等都已经办好了。但最后还是因为舍不得家和孩子。



一个坚定的理想主义者



  朱哲光说她是个坚定的理想主义者,生性好强,做事认真,崇尚完美;但认真有时也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特别是对身边的一些同事。

  2003年,公司内部搞整合,朱哲光任经理的罗湖支公司和西湖支公司合并。罗湖支公司当年的业务量是1000多万,而西湖那边则少很多。当时,公司领导找来两个支公司经理谈话,叫他们两个月内理顺所有的账目和机构运作。

  朱哲光在清理西湖的账目时,发现了很多不规范的地方,有的账目很混乱,存在着明显漏洞。她就先向西湖方面的同事指出来。这无疑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引起了同事的不快。如果换了别人,反正是公司的钱,跟自己无关,何必那么认真呢!但朱哲光越想越觉得应该向公司反映这方面的苗头。于是她花了几个晚上的时间,将所核实的西湖账目上存在的问题详细地列了个报告和清单,上交给了公司。

虽然后来此事不了了之,但被触及了自身利益的同事恨她恨得咬牙切齿。后来,关于她的谣言就出来了,她的水杯中有时也莫名其妙地被倒入了洗手液,她的座位上有时还会出现几只死蟑螂……

这样类似的事情很多。朱哲光说,其实,女人做保险挺难的,特别是个有点姿色的女人,你得应付很多方面的事情,比如你得学会如何保持自己的尊严,躲避一些来自他人的骚扰。她说她就碰到过这样一个男上司,怎么说呢,有点变态吧!经常利用工作上的机会,对她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或动手动脚的。她当然予以严词拒绝。这个家伙见没有得逞,就想方设法地给她“小鞋”穿,尽给她挑刺。

那段时间,朱哲光很多次想到了“跳槽”;但后来母亲知道了,就跟她讲,这点事就让你退却了?每个女人在她的职业生涯中或多或少都遇到过类似的事,关键是看你如何艺术地处理这件事。

还有一次,她和一个客户去福田保税区。那个客户的司机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一见面就死愣愣地盯着她,眼神很下流,过了一会儿还凑近她套近乎。那个客户见状,就对司机说,你别胡思乱想不怀好意的,人家小孩都有你这么高了哦!朱哲光说,虽然这种事没什么,但一想还是很难受。社会上就有这些素质很低的人,不懂得尊重他人。

2005年是朱哲光的本命年,也是她想改变生活方式的一年。

她已经和丈夫商量好了,丈夫继续做保险,而她则跳出来,开一家珠宝首饰店。她看准了和田玉的市场潜力。虽然她不太懂得和田玉,但她要的是款式。而这一点,正是她所擅长的。

她相信她良好的审美能力和艺术感受力。她说,皇权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现在市场上的和田玉饰品样式陈旧土气,根本不适应现在的消费者口味。她要引进欧洲的切割工艺,再融进一些现代化的元素。只有更新工艺和款式,和田玉才能真正打开市场。

朱哲光说,她不但要将她的作品推向中国市场,还要向港澳台甚至全世界推广她的和田玉的作品。对此,她信心十足。
专题代码: 1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347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