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大星空》之三十四:兰在幽林自芬芳—温国兰

[ 2005-10-05 04:56:22 | 作者: 校友会 ]
字体大小: | |
兰在幽林自芬芳

梁兆松


   温国兰知道,没有知识就将失去竞争力。于是边打工边读书,边读书边创业,在深圳电大先后完成了中专行政管理、大专财务会计、本科金融学三个专业的学业,2003年本科毕业时荣获“全国金融系统广播电视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

一个18岁的女孩子,从内地来深圳14年,其间读了8年书,跳了6次槽,最后自己做了老板。

打工累

  1990年秋天,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温国兰天还没亮就已醒来,喜气洋洋地在镜前把一头披肩秀发梳理得油光乌亮,把一张俏丽的圆脸洗得白净清纯,穿上一条色彩鲜艳的连衣裙,高高兴兴地走出家门。今天,她将要迈出自己人生重要的一步——到深圳工作。

  温国兰是一个幸运的女孩,刚从技校毕业,就被分配到深圳的一家模具厂,而且还是一家国营单位,吃的是大锅饭,端的是“铁饭碗”。虽然那间工厂喜欢招男工,她和另一个女同学算是被搭配来的,但不管怎样,能到深圳工作,能成为工人阶级的一员,她从小就梦寐以求的理想终于实现了。

  那间模具厂派了一辆面包车到广州迎接她们,把她们6个技校毕业生,连同她们的人生美梦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一道送到了深圳。

  路上,温国兰心情特好,笑逐颜开,平时晕车的她,今天不知为什么不晕了。她好奇地望着窗外的世界,觉得天特别的蓝,树特别的绿,花特别的红,空气特别的清新。深圳真美,她情不自禁地放声高歌:“让我们的笑容充满着青春的骄傲,让我们期待明天会更好!”

  温国兰兴高采烈地到工厂报到的第一天,才知道当工人阶级是要付出代价的。一走进生产车间,主任就要求她立即剪掉那头披肩长发,厂里纪律严明,开机床的女工不允许留长发。以前曾有女工因为留了长发,结果被机床卷了进去,因此,为了生产安全,所有的女工都必须剪短发。温国兰纵然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也不得不忍痛割爱。把自己留了十几年的披肩秀发剪去,剪成一个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的“运动头”。

  温国兰换上又宽又大的深蓝色工作服,戴上一顶深蓝色的工人帽,把自己的青春和美貌遮盖得严严实实,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蓝领”。

  模具厂位于深圳的蛇口,那是一个最早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地方。温国兰每天准时走进生产车间,一天8个小时站在机床边,用“深圳速度”生产一个又一个的模具零件,用自己的时间和效率,为工厂创造一笔又一笔的财富。

  一天干下来,温国兰累得腰酸背痛腿软,下班时双手沾满了油污,黑不溜秋的,用肥皂擦了好多遍也洗不干净,手臂和脸上也被从机床飞溅出来的铁屑烫出一个一个的小红点。

  她很羡慕那些可以穿漂亮裙子上班的女孩子,她很羡慕那些可以留着披肩秀发上班的办公室文员,斯斯文文,干干净净,既不用掩藏自己的青春和美貌,又不用一天到晚站到腰酸退麻。她渴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白领的一员,也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用十个手指头敲击电脑。

  温国兰相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她报读了深圳广播电视大学成人中专学习行政管理,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员“白领”。



工伤险

  1991年夏天,一场夺命的工伤事故改变了温国兰的一生。那是一个酷热的中午,温国兰正在磨床上加工最后一个零件,突然,磨床上那个导柱飞了出来,温国兰来不及躲闪,被飞过来的零件狠狠地击中左眼角,登时鲜血直冒。温国兰也许是被砸麻了,既不知道疼,也不知道哭,她用手紧紧地捂住左眼,只想知道自己会不会变成“独眼龙”。

工友们见状,都慌了手脚,她们手忙脚乱地把温国兰送进附近的医院。医生护士细心地为她把伤口清洗干净,不幸之中的大幸是,没有伤到眼球,但却要在眼角缝针。闻讯赶来的女副厂长拉住医生的衣袖求道:“大夫,她还是个小姑娘啊!请千万给缝好些,可别毁容了!”

医生小心翼翼地在温国兰的左眼角缝了8针。

陪同温国兰到医院的工友见状,都不禁唏嘘:“唉,真可怜,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外,家里人也顾不上。”

这时,温国兰再也忍不住了,辛酸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一个星期后,温国兰到医院拆线,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总算保住了,但左眼角却仍留下一道几厘米长清晰可见的伤疤。

从医院出来,温国兰又回到自己的生产车间,又再重新站在机床旁边。深圳不相信眼泪,打工妹还得把工打下去。

然而,经历这场变故后,温国兰已经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她不甘心一辈子就这样活下去。然而,在这座城市里,自己举目无亲,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有靠自己的努力。

她坚持读完行政管理课程,领到中专毕业证书后,立即又报读了深圳广播电视大学的财会专业大专课程。



求职苦

  1996年,经过3年苦读,温国兰拿到了大专毕业证书,在模具厂的5年劳动合同也期满了,是离开这家工厂的时候了。温国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默默地走出了工厂的大门。尽管她舍不得离开那些与自己共事多年的工友姐妹,舍不得离开关心她爱护她的师傅和领导,舍不得离开这间培育了自己5年的工厂,可是,她决意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她要到外面的世界去闯一闯。

温国兰果敢地扔掉了铁饭碗,走上了一条求职路。

她先后到过好几家公司应聘会计,但用人单位一看她的简历,就把她拒之门外,理由是她虽然有电视大学的财会专业大专文凭,但是却“没有工作经验”。

没有工作经验可以学嘛,可总得有人给我第一次呵!温国兰据理力争,可是没有人跟她讲道理。

不能当会计,只好退而求其次,温国兰决定从出纳员做起。骑牛揾马,先积累工作经验再说。

听说一家生产厨具的公司要招聘出纳,温国兰立即去报了名。

温国兰不敢大意,应聘前先去请教曾做过出纳的同学,又将在电大所学的专业知识重温一番。面试时,她把财务工作说得头头是道,最后她对老板说:“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我不胜任这份工作,不用你炒我,我自己走人,而且不要你一分钱工资。”

望着眼前这个充满自信的大专毕业生,老板二话没说就录用了她。

温国兰被安排到一间展销部当出纳,出纳工作并没有她想象的那样困难,只要认真、细心、谨慎,再运用在电视大学所学的专业知识,干起来可就得心应手了。

温国兰完成本职工作后,还协助展销部经理工作,自愿充当助手,从中学习有关厨具的业务知识,渐渐地对厨具的质料款式了如指掌,不但懂得制作厨具的不同质料,如不锈钢、大理石、人造石等等,还懂得厨房里各类家用电器的功能和特性,如抽油烟机、消毒碗柜、微波炉等等,一年后,老板把温国兰提升为展销部经理。

从出纳到经理,工作压力比以前大得多,但温国兰很喜欢这项颇具挑战性的工作,任职半年,不孚众望,为公司接了不少订单。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温国兰来深圳14年,先后换了6份工作。失业,求职,就业;再失业,再求职,再就业;有时主动,有时被动,有时无奈。温国兰一次又一次地挤进人才大市场投放求职资料,一次又一次地遭遇冷眼和猫面,一次又一次地遭遇拒绝。每一次接受新的工作,意味着一切都得从头开始,在一次又一次的不同工作中,温国兰学到了不少东西,取得了不少工作经验。

俗语说:树挪死,人挪活。步入21世纪的时候,温国兰又一次“跳槽”,到一家名气较大的公司求职。她要应聘财务,经过几年拼搏,她现在总算“有工作经验”了。

她把求职资料寄出后,竟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正当温国兰以为没有什么希望的时候,却意外地接到了一家公司寄来的面试通知。

面试那天,温国兰把自己好好打扮了一番,早早就往那家公司赶去。到了公司的大厅,一看,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见大厅里黑压压的坐满了一屋子人,都是来应聘的。可是,这家公司只招两名财务呵!温国兰好不容易找了个空位子坐下,等待着命运的召唤。

考场就设在公司的会客室,大门紧闭,没人知道里面的情况,只见前来应聘的人一个又一个地被叫进去,他们进去时昂首阔步,出来时却垂头丧气,不知道主考官问了他们一些什么问题,也不知道主考官要问多少道问题。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温国兰终于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当她忐忑不安地走进会客室时,紧张得心脏都快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

考场布置得庄严肃穆,一张桌子后面坐着3个人,两男一女,个个面无表情,脸皮绷得紧紧的,不露一丝笑容,简直“酷毙了”!

温国兰心如鹿蹬,却还要强装镇定,坐在这几个居高临下的考官面前,就像一个犯了过错的小学生,等着挨批似的。

坐在正中的那个中年男子首先发话,让温国兰先作自我介绍,然后就漫不经心地问了一些有关专业方面的问题。

这些问题都难不倒温国兰,反倒令她轻松下来,全然忘记了害怕和紧张,她沉着地应答,侃侃而谈,尽量使自己口齿清晰,言简意赅。

问了几个问题后,中年男子的脸绷得没那么紧了,不时点头称许。

温国兰初战告捷,取得了复试的资格。

参加复试的一共有4人,只录取2人,有50%的机会。

复试还是在那间会客室,还是那张桌子,还是那几把椅子,但主考官却换了另外3个人,老板坐在中间,左边是财务主管,右面是财务总监。

温国兰记得以前在报上读过一个故事,说的是有家公司要招一名会计,面试时老板只向应聘者提一道问题:“1加1等于几?”

第一个应聘者说1加1等于2,老板没有录用他。第二个应聘者说1加1等于3,老板也没录用他。第三个应聘者走近老板,低声说:“老板,你说等于几就等于几。”结果,这个人被老板录用了。

温国兰心想,假如这个老板也向她提出这样的问题,她会毫不犹豫地回答“1加1就是等于2”,即使不被录用也要说实话,这是一个会计的基本职业道德,也是她做人的基本准则。

老板没有问她这样简单的问题,老板的问题比这专业多了,但由于温国兰有备而来,老板的问题都难不倒她。正当温国兰暗自庆幸时,没想到财务总监突然问她:“你怎样看100万人民币?”

温国兰不假思索地回答:“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老板听后微微颔首而笑。

最后,财务主管问她:“如果你能来本公司工作,多少工资会令你满意?”

温国兰心里嘀咕,工资当然是越高越好啦,可是如果这时候张开狮子口,人家能给吗?温国兰不失机智地回答:“我在原单位的工资是2500元,希望贵公司根据我的能力和表现确定我的薪酬。”温国兰的回答十分得体。

老板笑了笑,温国兰就这样被录用了。

温国兰记得一部电影里面有这样一句话:运气,就是当机会来敲门的时候,早已做好准备。



读书忙

  温国兰从小就渴望能走进大学的校园,徜徉在浩翰无涯的知识海洋里,聆听学者教授的谆谆教诲。可是因为家境贫寒,她不得不放弃念高中升大学的理想,选择了读技校,好早些出来工作,减轻父母的负担。看见同龄人意气风发地上大学,她的心却在滴血。

温国兰明白,我们已经进入知识经济社会,没有知识,就失去竞争力。深圳人才济济,竞争激烈,一个职位常会引来几十人乃至几百人争夺,没有过硬的本领,没有真才实学,想找一份工作真是难于上青天,要找一份好工作更是难上加难。

考上深圳广播电视大学后,温国兰终于可以重返校园,圆她的大学梦了。可是,为了凑学费,温国兰不得不省吃俭用,她舍不得吃5元一碟的炒粉,只敢吃几毛钱一包的方便面;舍不得买50元一双的皮鞋,只能湊合着穿那双从老家带来的旧鞋。

业余时间读大学是相当艰苦的,别人上街逛商场,她要到电大上课,别人看电视连续剧,她要做作业,别人去打麻将,她要复习功课,别人去唱卡拉OK,她要写毕业论文。她把别人花在休息和娱乐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了。念大学的机会很难得,温国兰倍加珍惜,学习时犹如飞蛾扑火,渴马奔泉,不惜减尽腰围白尽头。

由于电大的大部分课程都安排在晚上上课,温国兰在工厂打工时,工作两班倒,一上夜班就不能到电大听课,只好在课后借同学的笔记,回家自己为自己补习,遇上不明白的地方,就请教同学和老师。

电大的课程读起来一点儿也不轻松,自己的基础不好,只有勤能补拙,笨鸟先飞,要想学到真本领,就必须比别人付出更大的努力。

温国兰从成为一个深圳人那一天起,就一边打工,一边读书,先是读中专的行政管理,然后读大专的财务会计,接着再读本科的金融专业,毕业时获得中央电大颁授的“优秀毕业生”称号。



创业难

  温国兰的创业意识是受表姐启蒙的。

在一次偶然的闲聊中,在深圳工作的表姐突然问温国兰:“你愿意一辈子做打工一族吗?”

“谁想一辈子打工呵?”温国兰叹了一口气,说,“现在找工作越来越难了,看一看深圳街头的招聘启事,招一个临时工也要求年龄在25岁以下,学历在大专以上,女孩子好像一过了25岁就成了老太婆似的没人要了。”温国兰想起自己的失业、求职、再就业的经历心底里就害怕。自己现在尚年轻,还有点儿优势,但将来年龄大了怎么办?深圳人平均年龄不足30岁,就业市场的竞争不但表现在能力上,也表现在年龄上,

“是呵,”表姐也深有同感,“与其每次去求职都不得不让别人挑选自己,还不如自己做老板去挑选别人。”

做老板?谁不想自己做老板呵!可是,做老板谈何容易,资金呢?货源呢?店铺呢?

表姐说:“我认识好多做鞋业的老板,可以负责联系货源。”

“那我就负责找铺位和经营吧。”温国兰决定跟表姐合伙做生意,既可以分担投资资金,也可以共同分担风险。

一想到自己即将做老板,温国兰就喜集一心,神驰万里,连做梦也笑出声来。

经过两个多月的奔波,温国兰终于在福田区一家商场找到一个柜位,交了定金,准备大展鸿图。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最关键的节骨眼时候,她表姐却突然退缩不想干了。

温国兰气坏了,因为她已经把原来的工作辞掉了,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想不干也没有退路了。表姐不干,只好硬着头皮自己一个人干。

温国兰很无奈地对表姐说:“你只要帮我联系好货源,报酬我会算给你。”

表姐拍着胸脯满口答应:“没问题,你尽管放心去干,我会支持你的。”

由于表姐的退出,资金出现了一个大缺口,温国兰不得不将手上持有的股票低价抛售,套出现金,把租金和两个月的押金交了。

签好了租赁合同后,店铺的装修也开始动工了。正当温国兰准备进货时,她那个可敬可爱可亲的表姐却跑来告诉她:“货源联系失败。你自己想办法进货吧。”

这样的消息对温国兰来说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为了筹备这间鞋店,她可是付出真金白银和全副精力呵!

温国兰不轻言败,反正已付了3个月租金,破釜沉舟,死活也得试一试。她独自一人跑到广州鞋业批发城去找货源。

好不容易把一切都凑齐了,临开张前一晚,温国兰彻夜难眠,回想几个月来的辛劳,总算把自己的鞋店搞起来了,明天终于可以过一把老板瘾了。

开业第一天,出乎意料之外,鞋店冷冷清清,售货员比顾客还多,一天下来,只卖出了一双鞋。

温国兰十分失望。也许是鞋店刚开业,没人知道,守一守吧,但愿能守得云开见月明。可是,温国兰坚守了两个月,鞋店依然不见起色,有时好几天都卖不出一双鞋,每月都得亏损好几千元,既不见云开也不见月明。温国兰唯有壮士断臂了,她痛苦地作出了一个承认失败的决定:撤场。

温国兰坦然面对失败。做生意,既要尝受成功的甘美,也要吞下失败的苦果。第一次做老板,温国兰以“破产”告终,但温国兰不是一个容易向命运低头的人,她思量再三,决定将鞋店搬回自己的老家阳江,内地经营成本低,人工也便宜,还有家人可以代为看管。

温国兰的鞋店在阳江开业了,批发兼零售,生意开始蒸蒸日上。

回望自己在深圳的14年历程,温国兰深深感受到,在深圳打工真的很累,一边打工一边读书真的很苦,但是,在深圳做一个老板也不轻松,创业也不容易。因此,她经常自勉:革命尚未成功,国兰仍须努力。

温国兰对自己依然充满信心,做人只要不断努力,不断学习,不断奋斗,好好规划自己的人生,瞄准自己的下一个目标,前途一定是光明的。
专题代码: 1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349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