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大星空》之三十七:唯见友情天际流

[ 2005-10-05 04:57:39 | 作者: 校友会 ]
字体大小: | |
唯见友情天际流

王鹏飞


   众人拾柴火焰高。唐桂生、汪洁、陈耀文、薛志平、刘生广、潘永汉、梁崇汉、林国光等一批热心肠的“干将”的无私奉献,李统书、李伟、刘运成、蓝志雄、陈贤德、曾培新等一批德高望重的顾问的大力支持,母校新老领导和老师的热心帮助,撑起了深圳电大校友会的一片天,织成了广泛联络校友的一张网,使之成为全市最大型、最活跃、最老牌、最有影响力的社会团体之一。

  他们不是艺术家,但他们和艺术家一样,在20年的业余时间里完成了一篇又一篇令人称道的作品——一场场健康有益的校友活动,一次次卓有实效的校友交流,一幕幕真情实意的校友互助,并在校友们的笑声和赞同声中体验到了艺术家般的满足和愉悦。
  有人说,他们是校友情谊这方天地里的艺术家。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你现在虽然是付出,但你是在栽花种树,日后肯定会有结果收获的

  1986年仲夏的一天下午,深圳的天空仿佛似一块没有裁减的无边无垠的电热毯,覆盖在每一条长长短短的街道上。一个颀长英俊的小伙子踩着一辆自行车从位于人民桥附近的深圳电视大学一路向市劳动局骑去。自行车后座上捆扎着一摞厚厚的油印复习资料,他要把这些资料一个单位一个单位地分发到电大同学手里,让同学们在考试前有足够的时间复习。

  当他赶到劳动局时,像在自行车上洗了一场桑拿,但他并没有抹一把汗水,他担心会把复习资料弄湿。他支好自行车,提着资料爬到4楼,轻轻敲响一间办公室的门。开门的是电大84级党政班的学生李佛先。84级党政班有好几个学生都在劳动局工作,每次发资料时,都是由他先送给李佛先,再由李佛先转发给其他几个同学。

  李佛先连忙把他让进屋来,端上一杯凉开水,又把电风扇对准他:“先喝杯水,歇一歇,歇一歇。”

  小伙子像灌香肠一样灌下一杯水,背过手拎了拎被汗水粘在脊梁上的衬衣:“老李,我就不坐了,还有好几份资料要送。”

  李佛先看着搁在桌上的一包资料,感慨地说:“你现在虽然是在付出,但你是在栽花种树,我相信日后肯定会有结果收获的。”小伙子朝这位兄长似的同学憨厚地笑了笑,快步走出了门。

  这个在十多年前的那场烈日里踩着自行车四处给同学送资料的小伙子就是深圳电视大学八七届党政班毕业生——现任校友会会长唐桂生。

  校友会的成立如一根橄榄枝的萌动,在每一个校友的心间生发出一片咀嚼不尽的绿意

  1988年暮秋的一天,已走过8个年头,树人数千的深圳电视大学校园里,在一片深深浅浅的绿意中悄无声息地流动着墨香和树香混合在一起的书卷气,让人一走进来便感到神清气朗,产生翻几页书,读两段文章的欲望。

  在简朴的校长办公室里,有两个人正在谈话。

  “桂生,找你来是想和你谈一谈筹备校友会的事。”有着一张生动的国字脸的校长沈耀泉对已经毕业的第一届校学生会主席唐桂生说。

  未及唐桂生作答,沈校长又接着说:“我们电大的学生来自各个单位,几年来结下了深厚的友情,现在许多已毕业的学生,虽然回到了原单位,但他们都还呆在深圳,都渴望尽早成立校友会,搭建一座与母校和校友之间保持联系,互相沟通信息,增进同窗之谊的桥梁。”

  双目清纯的唐桂生静静地望着沈校长。

  “校领导经过慎重考虑,认为你是筹备校友会的合适人选。”沈校长把手搭在眼前这位曾经团结一批学生精英,把校学生会搞得红红火火,在学生中颇负声望的年轻人的肩头,充满信任地说。

  事实上,1987年毕业后即从市委机关调到市免税企业公司担任团委书记和工会副主席的唐桂生,在校时就从班级那些年纪较长的同学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渴望同学间多沟通多交流的真情。

  唐桂生所在的84级有9个班,全是党政专业。这9个班的学生入学时多数已过而立之年,有的甚至已逾不惑。这些穿越“文革”岁月的学生,仿佛刚刚跋涉出沙漠的人,急不可耐地想鲸吞几桶水一般渴求着知识。

  22岁的唐桂生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挂在心上,他被同学们这种渴望知识情景打动了。唐桂生认定了一条:亲情友情最重要。

  他开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空闲时间为大家奔忙,策划组织各种有利于同学间相互学习相互交流的活动。

  于是,铜绿沧桑的虎门炮台回响着他和大家的怀古之吟,山道弯弯的梧桐山上留下了他和学生会骨干捷足奋发的足迹,芳草茵茵的西丽湖畔记下了师生们野外教学的情趣,蔚蓝如诗的小梅沙的浪花里飞出了同学们欢乐的歌声,僻远幽静的内伶仃岛忘不了他们置身山水和历史时生发的豪荡之情,火车站广场表达过他和同学们为大兴安岭火灾募捐的款款深情。

  在校3年间,唐桂生在同学们的快乐中找到了自己的快乐,从同学们的满足中享受到了自己的满足,而他也被大家公认为不计名利真诚服务同学的学生领袖。

  现在校长找到自己,希望自己负责筹建校友会,这不正是校领导和大家对自己付出的认可吗?不正是自己的愿望和追求吗?

  看着目光殷殷的沈校长,唐桂生不假思索的紧紧地握住了沈校长的手,担起了全校师生和校友们的重托。

  从沈校长办公室里回来后,唐桂生便像策划一场大战役一样忙碌起来。一下班,他便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走访历届毕业生中的代表人物和校友活动的热心人,向他们征询筹建校友会的意见。

  唐桂生的自行车轮子飞快地转了半年多,铃铛也清脆地从深秋响到仲夏,成立校友会已万事俱备了。

  1989年6月25日晚上,一盏盏霓虹灯变幻跳跃着深圳的繁华和喧腾。位于红岭南路的海诚大酒楼歌舞厅和往日一样宾客盈门,但今晚的一个个来宾身上似乎都有一股书卷气。他们有的戴着眼镜,有的穿着白衬衣,有的扎着马尾巴,有的还牵着不停问这问那的孩子,脸上都挂着欣喜和微笑。

  他们不是来跳舞的舞客,他们都是深圳电大的校友,今晚是来参加校友会成立大会的。是他们的校友,海诚大酒楼的总经理周纬经提供了这个场地。

  7点多钟,已经陆陆续续来了600多位校友,歌舞厅里充满着友好的打招呼声,关切的寒暄声,真诚的问好声,爽朗的笑声和久别重逢的惊讶声,感叹声。

  “各位老师,各位校友,深圳电视大学校友会成立大会现在开始……” 彩灯高悬的舞台上,一位穿着白色短袖衬衫,口袋里插着一支笔,打着领带的小伙子字正腔圆地宣读着。他是被校友们称为金牌司仪的87届毕业生、深圳广播电台著名节目主持人潘永汉。

  “在未来的日子里,通过校友会的各种活动,会传来各位校友在特区建设中的声声捷报。校友会将成为我们大家互相激励,奋发进取的力量源泉之一。”这是沈耀泉校长在校友们的掌声中发出的响亮的祝愿

  这天晚上,一直在奔走忙碌,招呼大家的唐桂生显得格外精神,他走上台情真意切地说:“我总是这样认为,电大是我的母校,我有义务为母校做点实际的事,在校期间同学们都希望毕业后能够建立联络,加深友谊,同学们的强烈愿望鼓舞了我,经过半年多的努力,今天终于如愿了。”

  “团结互助,沟通信息,增进友谊,共同进步。”深圳电大校友会,从这个被几百名校友的心烘热的难忘的夜晚出发,掮着她极富人情味的宗旨,开始了不同寻常的友情之旅。

    校友会总是在校友们最困难的时候出现在他们的眼前,校友会成了他们寻找真挚情感的港湾

  对于许多人而言,校友会充其量是人生唱碟盒中尘封最久,千年听一回的那一张,或者是人们闲来回忆学生时代的一件不起眼的小饰物而已。而深圳电大校友会,却在唐桂生的带领下,经过近20年的业余时间的雕塑,成为校友们精心擦拭,放听率最高的一张人生唱碟。真正成为一个凝聚校友之心,搀扶着大家跋山涉水,体现人生真情的组织。

  1996年的一天,福田人民医院。唐桂生、汪洁和几个校友来看望身患癌症的84级党政一班的班长。昨天,班长的妻子告诉他们,说班长想在人生的最后一刻再见一见电大的同学们。

  他们走到6楼楼梯口的一间病房,用目光搜寻了一圈,班长不在。又找了几个病房,还是没有看到班长。唐桂生又和大家折回楼梯口那间病房,辨认了好一会,才认出躺在病床上的班长。原来班长在癌症的折磨下已经消瘦得面目全非,大家已经认不出来了。

  当他们把班长的消息转告校友们时,大家二话不说,纷纷捐款。

  84级党政一班的学生黄树人,因在校读书时家住蛇口,交通不便,很少到学校上课,一般只是考试的时候才赶到学校。也许3年间他和班长都没有机会说过话。当汪洁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时,他当即从蛇口赶来,把500元钱放在汪洁的手里,托汪洁转交给班长的家人。

  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校友们募捐了1万多元钱。

  第二天,唐桂生把校友们的情意放在一个信封里交给了班长的妻子。

  在病房里,已经说不出话来垂危的班长用最后的目光凝望着、来回扫描着前来探望的20多位同学,久久不愿移开,那种对生命对友情的不舍和眷恋终身难忘。在那一瞬间,唐桂生在心灵深处体味到了校友情的弥足珍贵。

  一些因犯法坐监的人,常常遭到社会的冷眼,甚至家人的疏远;而校友会却使一个触犯了刑律的校友品尝到了友情的真诚,坚定了重新做人的信心。

  1999年的一天,位于梅林关外的深圳市第二监狱传达室。“请问×××在这里吗?”几个探监的人站在门口,其中一个人向一个民警问道。

  那位民警把服刑人员的名单查了一遍说:“没有这个人。”

  问话的人是唐桂生,同来的都是电大校友会的校友。今天,他们是来探望一个失足校友的。他们得到的消息是该校友被关在梅林附近的一个监狱里。听民警说没有,他们只好返回。

第二天,唐桂生从这个校友的家属口中才知道该校友被关在福田看守所。

  在福田看守所里,这个校友看着唐桂生和校友们,感动得流下了眼泪:“我没有想到你们会在我人生最难堪,最低潮的时候来看我,上电大真是我最大的收获。”

  校友会对校友的关心,与校友的沟通,对友情的栽培,并不是心血来潮时的急火小炒,而是如一罐老火靓汤一样,20年没有撤火的煲到了今天。

  2004年中秋之夜,朗月高悬,亲情与嫦娥齐飞,人间共长天一色。在梅林一个住宅小区一栋楼的的天台上,人影憧憧,笑语喧天,人们一定以为是一家人相聚在一起尽享天伦,共赏明月。

  其实,这些人都是电大的校友,还有他们的家人。你看,会长唐桂生,副会长汪洁,校友会顾问潘永汉、梁崇汉、曾培新、梁兆松、巫师传,企业家麦坤盛以及叶宝芳、刘生广、高伟、王雪梅等都来了。在月光下,他们像一家人一样无所不谈,像一家人一样互尊互爱,留连着中秋之夜的温馨。直至夜半,才慢慢散去。

  这是他们的老传统了,每年中秋节都带着家人相聚在老校友、84级党政四班的班长林国光家里,让亲情与校友之情在中秋之夜当空齐升。

  校友们相聚时,总会互相沟通各种信息,这些信息给不少校友的生活和事业都带来了机遇

  唐桂生常说:“校友们利用业余时间相聚在一起,不仅能加深感情,还能互通信息。有时不经意的一句话或一次偶然的相聚,也许就能给某个校友帮一个忙或带来一个机会。”

  张红,1984年考进电大时全年级9个班中年纪最小,18岁。戴强,入学时全年级年纪最大,52岁。李统书,毕业后,在全校校友中担任政府领导职务最高。

  因为聚集了这么几个特殊人物,并且平均年龄在年级各班中最大,八四级党政四班被校友们笑称为年级中的特殊班级。1996年,四班的正副班长相继出国,这个班原先经常举办的的校友活动便逐渐冷了下来。

  四班的许多同学都已退休,紧张的工作和充实的生活已如空中的一抹彩霞离他们远去,本来可以在老同学和老校友的各种活动中寻找一些热闹和慰藉,现在同学活动也淡了,使他们感到生活中又少了一缕最有情趣的光影。

  看到老同学们落落寡欢的样子,在深圳市迪科公司任总经理的林国光自告奋勇担起了班长的担子,经常把同学们请到一起喝喝茶,叙叙旧。四班同学的活动又开始热闹起来。

  一天,林国光又叫四班的同学一起团聚喝早茶,交谈中得知麦坤盛是一位三等残废军人,自己经营着一家企业。一个在民政局工作的同学对麦坤盛说:“哎,老麦,你知不知道,政府有规定,三等残废军人如果办企业,税收可以减半,而且每月可以享受800元的荣誉金。”

  麦坤盛惊奇地说:“真的吗?都这么多年了,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回事?”

  那个同学说:“没错的,你赶快准备资料来办吧。”

  第二天,麦坤盛跑到民政局,果然如那位同学所说就办上了。就这样,同学的一句话,使麦坤盛得到了应得的荣誉金,享受了应享受的税收政策。

  邓金城,土生土长的宝安人,八四级党政班学生。与众不同的是,邓金城在电大上了一个月的课后,就因工作调动而没有再来上课,此后的十多年间,他与校友们失去了联络。

  2002年的一天,老邓与校友会取得了联络。

  老邓在宝安福永镇经营着一个艺术馆,是校友会使他的艺术馆广为人知,并有了新发展。

  唐桂生和校友会多次组织校友及各界人士到他的艺术馆参观,校友会的摄影家薛志平还为艺术馆制作了一张光碟。以前,因为路远,许多人想到老邓的艺术馆参观,洽谈,都觉得不方便。现在,每当有人提出要参观艺术馆时,老邓就说:“我送给你一张光碟,你看一看这张光碟就什么都清楚了。”

  老邓不仅是一个企业家,收藏家,还是一个演说家。在校友会的安排下,老邓圆了他的演讲梦。

  校友会还在《校友驿站》上专门给老邓设了一个专栏《老邓说教》,使他的人生感言得以在网站上传播。现在,老邓成了《校友驿站》的“名人”。
一本蕴藏着许多动人故事的画册和一张版面丰富的报纸,是他们送给母校诞辰20周年的一份厚礼
  2000年10月12日深夜,一个身材墩实的人匆匆来到一家电分制版公司,把一张图片递给前台小姐:“小姐,请你们以最快的速度帮我把这张图片电分一下。”

  这个人就是《电大校友报》的编辑刘生广。

  2000年10月15日,深圳电大将举行成立20周年的纪念活动。半个多月前,校友会决定印一本画册,并且出一期《电大校友报》专刊,作为送给母校的礼物。

  在唐桂生的安排下,校友会的骨干们和各年级分会的会长分头行动,有的负责收集照片,有的负责写稿,有的负责联络设计印刷。

10月12日这一天,他们突然发现最初联络的已经拖延了他们几天时间的设计公司不可靠,当即决定换一家设计公司。

  他们在校友的介绍下,在策达设计公司连夜重新设计排版。当进行封面设计时,发现一张照片扫描后不清晰,就让刘生广连夜跑到前文所说的那家电分公司进行电分。那天深夜,他们拿到了漂亮清晰的画册菲林。

2天后,几千本精美的画册——《桃李芬芳》终于从印刷厂拉回来了。

  2000年10月15日下午,深圳会堂。还有半个多小时,深圳电视大学成立20周年纪念大会将在这里举行。大厅里,上千名校友在翻看着由校友会编印的画册《桃李芬芳》和一张最新刊印的《电大校友报》母校成立20周年专刊。

  “哟,第一个学生党支部宣誓的照片都有。”

  “瞧,第一届中文专业毕业生的合影。”

  “看,这是八四级党政四班的李统书、赖新伟和林国光在虎门硝烟池的照片。据说这张照片是林国光翻箱倒柜找了好长时间才找出来的。”

  “不错,不错,这本画册不错。”

  “校友会真不简单。”

  望着校友们目不转睛地看着《桃李芬芳》和《电大校友报》听着大家的啧啧称赞声,唐桂生、曾培新、陈耀文、薛志平、汪洁、刘生广、高家宝等主要编辑人员都开心地笑了。

  他们在登山中体验了人生的乐趣,感受了校友的情意,领悟了生活的美好
  2003年,深圳电大校友会在会长唐桂生的策划下,决定组织一场一个月爬一座山的大型登山活动——“踏遍深圳所有的名山”。

  登山活动的通知在《校友驿站》上发布后,应者如流,一场声势浩大的登山活动在校友中间拉开了帷幕。

  2003年6月7日上午10点,70名电大校友又征服了海柴角。

  这一年,《校友驿站》——“走四方”登山队还索溪而上,登上了深圳第一险峻的山七娘山,攀上了深圳第一高峰梧桐山,拿下了诘屈聱牙的排牙山,走上了满路葱翠的塘朗山,领略了风光无限好的凤凰山,深入了瀑布声声,梅花点点的马峦山,趟过了遍布原始森林的羊台山……

  这一年,校友们在大自然的课堂里收获了很多。

  这一年,校友们的友情在登山中迅速升温,许多互不相识的校友通过登山走到了一起,成为山友,成为事业上的合作伙伴,甚至人生的伴侣。

  那一个夜晚的珠江,用清凉的江水记下了他们的欢笑,用无瑕的波光拍下了他们的身影

  2004年4月10日下午2点多钟,深圳电大100多名八四级的同学和从八二级到2001级的20个校友会分会的骨干像过节一样聚集在深圳大剧院广场。

  这一天的确是他们的节日。20年前,八四级的学生走进了他们梦寐以求的电大校园,开始了人生的第二次寒窗学子生活。20年后,他们中的许多人已华发侵鬓,有的甚至已赋闲在家,但是他们仍然时刻忆念着20年前与自己在一个个华灯初上时分一同背着帆布书包走进电大教室的同学们,怀想着那段充满如歌的书声和理想的岁月。一年前,他们就萌生了一个相同的愿望,与当年摩肩而坐的同学重新聚首,再叙友情。

  这一天,在校友会的策划组织下,他们恍然如梦般站在了一起。当年学业优秀,为人慈善持重,现已担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的李统书专程从广州赶来了,曾任深圳经济特区武警指挥部政委的翁伟芳来了,老校长黄佳耿来了,班主任林丽妮、苏蔓华来了,电大温仲端副校长来了, 20年来一直把校友会当作事业经营的校友会会长唐桂生来了,在校时就风度翩翩风趣幽默的“金牌主持人”潘永汉来了,每次活动都给大家带来快乐的梁崇汉来了,作家曾培新来了,企业家邓金城、林国光来了……,还有很多钦羡这些老校友的尚在学校读书的学弟学妹们也来了。

  他们共同举着写有“二十载友情二十级分会共谱校友新篇章”的横幅站在暖春灿烂的阳光下,广场上轻飏的椰子树仿佛和他们一起一页一页地翻动着心底的记忆,身旁的石雕仿佛与他们一起镌刻着再次相聚的欢乐。

相聚仪式结束后,他们乘着4辆桔黄色的大巴车驰往广州。晚上,他们将乘坐游轮在美丽的珠江畅游。

  “再过20年,我们重相聚,齐声赞英雄,光荣属于谁……”阳光一直追随着4辆大巴,从80年代传唱至今的青春自豪的歌声一直追随着4辆大巴。

  薄暮时分,参加聚会的校友们到了广州。他们踏上银白色的海豚1号游轮,在轻缓流泄的微波之上,校领导、班主任和同学们无拘无束的倾诉着,畅谈着,回味着。

  班主任林丽妮老师走到船首,深情地说:“20年过去了,八四级同学自立、团结友爱的精神仍然没有变。时光一去不复返,我希望以后的学弟学妹们发扬他们的精神,珍惜生命,珍惜友情。”

  当两岸铺上夜幕,气势长连的珠江大桥穿上彩灯编织的春装之时,在主持人潘永汉的提议下,不同年级,不同年龄,不同单位的校友们把一双双手紧紧地相握在一起,齐声喊出一句20年来一直想说又没有机缘说的心里话:“同学们好。”

  游轮上的服务员,还有岸边的行人,仿佛也在艳羡他们的幸福,纷纷向船上观望着,交头接耳地议论着。凡是看到这一幕的人能不流露三分羡慕吗?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的一生中都能赶上一夜如此排场的友情盛宴的。

  微风拂来,同学们纷纷走上甲板,边欣赏着美丽珠江的夜景边回忆着往事。

  唐桂生、汪洁、吴少敏、王志斌、张瑞明、赵金科、周伟初,7个八四党政一班的同学聚拢在船舷边,在镜头前留下了同一种笑容。

  面对柔柔江水,望着曾经年轻的同窗,女才子汪洁心中慨叹:虽然一班的同学因各种原因没有到齐,但与20年前在校时全班的第一张合影——西丽湖野外教学时的照片相比,有的人已须发皆白,多少前尘旧事已粉碎在记忆之中,惟有莘莘学友之情依然沉埋在心灵深处。

  那一个流淌着诗意的夜珠江,用清凉的江水记下了他们的欢笑,用无瑕的波光拍下了他们的身影。

   从《电大校友报》到《校友驿站》,校友会用这些媒体为校友们营造了一个现实与诗意并存的天地

  2004年12月5日下午1点多钟,广西玉林博白县的一条马路上,一队娶亲的队伍在欢快的唢呐声中行进着。他们走到一条河边停下来,新娘款款地走出轿子,和新郎一起从挑担中捧出一些粽子和鸡鸭,虔诚地送进泱泱的河水。

  按照客家人娶亲的风俗,在迎娶的路上若是遇到河流,就要祭拜河神,以求百年之好。刚才的那对新人就是依此风俗在祭拜河神。

  说来也巧,新郎新娘都是深圳电大的校友,新郎是九七级的高伟,新娘是九九级的王雪梅。然而两人在校时并不相识,是《校友驿站》做了他们的红娘。

  早在2001年12月,深圳电大校友会为了顺应网络时代的趋势,发挥网络媒体传播面广、速度快的优势,决定将创刊于1989年,前后刊印了8期,在校友中产生了良好影响的《电大校友报》停刊,建立校友会网站——《校友驿站》。把网站作为沟通校友、服务校友的新渠道。

  据说,这是全国各个省市电大校友会中的第一个网站。

  2004年9月的一天,深圳电大曾仲培校长在2001级人文系的毕业典礼上对同学们说:“我们的校友会办的《校友驿站》很好,大家应该经常上网看一看。”

  当你在键盘上敲下sztvu.net几个字母,就会跳出一个设计时尚新颖,动感十足,栏目丰富,信息量大的网站——校友驿站。几年间,《校友驿站》上发布了难以计数的信息,刊登了许多发人深思的文章,粘贴了无数张青春焕发的照片。校友驿站成了大家在空中相聚、沟通、倾谈、学习、交友的地方。

  高伟和王雪梅就是2003年在《校友驿站》上看到“踏遍深圳所有名山”的活动通知后,在登山中相识,之后又常在《校友驿站》上互相留言,发帖而相爱的。

  在电大的校友中,许多人都经营着自己的企业,《校友驿站》专门设了一个栏目——企业推介,为校友中的优秀企业作宣传。

  九七届经济管理专业学生黄庆祥经营的旭源达木业装饰材料行上了《校友驿站》的企业推介栏目后,许多校友在买木材搞家庭装修时都会把他的材料行当作首选。

  《校友驿站》上的很多栏目都有着较高的点击率,无论是字字精妙的“人生漫步”,笑脸随处可见的“岁月留痕”,抑或片言只语的“留言天地”,如与智者隆然而谈的“品茶论道”,都是校友们交心交友的地方。

  因为有这些各有所长的骨干和热心人,校友会的一次次活动才能够像一场场喜剧一样赢得大家的笑声

  在深圳电大校友会中,除了主心骨唐桂生,还有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让校友们难以忘怀。

  虽是行伍出身,却文质彬彬,以摄影见长的薛志平;性情和善,写得一手好文章,每次校友活动都忙前忙后热心肠的老大姐汪洁;性格随和、有绘画天赋的陈耀文;为人沉稳,在报社当编辑的刘生广;风度翩翩,虽届知天命之年,仍魅力无穷的金牌司仪潘永汉;语言风趣,每次校友聚会都能赢得笑声一片的梁崇汉;为人正直,几乎每次活动都热心参与的林国光。还有组织能力很强的各分会会长奚汉通、何韬、陈春波、高家宝、车云等等。

  在一次校友聚会上,唐桂生笑着说:“作为会长,论才能,比不上李统书,陈贤德;论口才,比不上潘永汉,梁崇汉,论文采,比不上曾培新,汪洁,论摄影,比不上薛志平,叶华维,我在中间只是起了一个协调,组织的作用。”

  在20年的业余时间里,正是因为有这些各有所长且不计名利的骨干的支撑,校友会才产生了一种向心力,各种校友活动才得以如一场场喜剧一样赢来了校友们的笑声。

  汪洁,这位祖籍安徽徽州,1952年出生的老大姐,是校友会的副会长。20年来,她把自己大部分的业余时间都奉献给了校友会。

  汪洁是校友们公认的才女。办《电大校友报》时,几乎每期都有她一篇漂亮的文章,有关校友会活动的许多文章也都是她的笔墨。她戏言,每次校友会活动结束后,唐桂生都会给她布置一篇作文。

  汪洁既是校友会“文坛”上的一支生花妙笔,也是校友会财务的一支铁笔。校友会每次组织活动的经费,除了母校支持一些外,大部分都是靠校友们AA制分摊的。

  唐桂生十分信任地让她主管财务,每次校友们都把经费交到她手里,每一分钱的使用也都是经过她的手,这么多年来没有出过一次差错。

  到深圳20多年了,汪洁并没有把心思用在如何发财上,而是放在了校友会的发展上。办报纸,搞活动,样样少不了她。

  陈耀文,这位话语文气,曾被评为“深圳市十大杰出青年”的校友会副会长,是唐桂生多年的拍档。早在电大学生会时,陈耀文就是积极分子。

  陈耀文酷爱美术,学生会的会徽就是他的作品,每期《电大学生报》、《电大校友报》的编排和那些灵气四溢的插图都是他的手笔。

  1989年6月25日晚上9点多钟,参加深圳电大校友会成立大会的校友们都已陆陆续续离开海诚大酒楼,回到各自的家中回味着会上的情景。有一个人却一头扎进了家中的暗房,在红色的灯光下开始冲洗刚刚拍下的一张张照片。这个人就是现任校友会秘书长的薛志平。

  从1989年校友会的成立大会开始,到今天《校友驿站》上的许多图片,都是薛志平拍摄的。每次拍完后,他都自己冲洗好,再免费分送给大家。十多年来,薛志平为校友会拍摄的照片不下万张。

  2004年4月10日,在纪念八四级校友入学20周年,夜游珠江的活动中,薛志平用摄像机全程记录了活动的情景。活动结束后,第一次搞摄像的他,买了一套后期编辑软件,整整花了4个多月时间,硬是自己琢磨,剪辑出一盘一个多小时的录像带,又刻录成光盘分送给大家。

  除薛志平外,九○级的叶华维校友也为大家拍了许多珍贵的照片。在许多次的校友活动中,他和薛志平一个拿着照相机,一个扛着摄像机,把校友们的欢声笑语变成了永恒。叶华维还将近年来拍摄下的相片制作成精美的2005年台历,一时间,抢购者如潮。

  刘生广,校友会副秘书长,湖南怀化人,性情谦和,眉宇间铺陈着敦厚且不失细腻的气质。这位报社拣字车间出身的资深报人,在编辑《电大校友报》的岁月里无私的施展着他的才华。

  几乎每一张《电大校友报》的每一个版面的编排设计,每一个标题的制作,每一种字体的使用,每一根线条的选择,每一张颜色的深浅,每一次印刷的跟单都凝聚着他的心血,体现着他雅俗共赏的审美观。

  校友会是一首诗,激励着校友。校友会是一支歌,温暖着校友。校友会是一座桥,连接着校友

  与深圳电大校友会的校友们交谈时,几乎每个人的开场白都表达着同样一个意思:是唐会长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们,这么多年来,我们都是在他的带动下加入校友会,为校友们服务的。

  20年来,唐桂生以自己洁如玉壶的人品,振臂皆应的组织能力,在校友中建树了钻石般闪亮的信赖和威望。

  广东省政协副主席、省委统战部部长李统书在一次聚会上笑呵呵地对唐桂生说:“你看,你一声令下,我们都来了。”

  其实,无论是唐桂生,还是校友会里的每一个人,大家都怀揣着一个共同的愿望:把自己的真情融入校友会的真情,以自己的无私铸造校友会的无私,以自己的奉献浇灌校友会的奉献,把自己的才华添加进校友会的才华。

  值得一提的,校友会还拥有一批德高望重的顾问:李统书、李伟、刘运成、蓝志雄、李雷鸣、陈淦棠、陈贤德、梁兆松、曾培新、李佛先、林金福、陈任潮等等。长期以来,他们不仅从物质上给予大力支持,更从精神上给予了校友们莫大的鼓舞和激励。

  正是有这样声部完美的合唱,校友会才能在深圳的众多社会团体中木秀于林,才能激励着校友,温暖着校友,连接着校友。

  正是有这样唯心唯情唯义的风气,校友会每次开展活动时,大家才都披沥古道热肠,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1997年校友活动,麦坤盛赞助2万。2004年夜游珠江,邓金城慷慨地掏出2万。《校友驿站》建站及每年所需经费,李伟给予积极资助。网站每年发表文章所需要奖品,岁宝百货积奇金行的张克滨爽快相赠……

  校友会自成立以来,一直得到母校领导和教职员工的关怀与支持,从《电大校友报》、《校友驿站》到《电大星空》这本书的出版及校友会的每一次大型活动,校领导曾仲培、邓孟忠、温仲端都给予了指导和支持。

  每次校友会组织活动,按说组织者可以不用出钱的,但他们和大家一样分文不少。相反,他们却给那些下了岗的校友免费,给那些无偿为校友会做了很多工作,不是校友的人免费,以此答谢他们。

  事实上,每个校友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他们完全是在业余时间内策划组织这些活动的。因为有了这些活动,校友们的精神世界越来越丰富,也使他们把本职工作做得更好。

  校友们都是把校友会当成了一个终身的事业共同经营。校友会每一次组织活动都经过精心策划、踩点,力争使每一次活动都成为精品,使每一位参加活动的校友都回味无穷。

  唐桂生有这样一个感受:“校友之情就像酿酒一样,年轻初酿时,并不一定能闻到或在意她慢慢发散出来的香味,但是越久越深厚,年纪愈大愈能品出其中的滋味,愈能认识她的贵重。但愿校友之情这瓶酒能一代一代地酿下去。”
专题代码: 1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352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