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模式: 正常浏览 | 列表浏览
感觉陆康
[ 2006-10-12 11:15:27 | 作者: 鲲鹏展翅 ]
感觉陆康

作者:侯军

2003年05月31日 02:28 深圳商报


【扉页故事】陆康先生的名字,我是从书法家顾志新那里听说的。那次他从澳门来深圳,跟我谈起澳门的书坛人物,对陆康推重备至,还转赠我一册陆康的印谱。这是我得到的第一本陆康先生的书。

书前有篆刻大家陈巨来先生的序言,文中说:“陆生康乃吴中文学大师澹安先生之文孙”,由此透露出陆康先生的家学渊源。翻阅其印谱,亦工亦写,亦豪亦婉,亦粗犷亦秀润,既蕴江南之“杏花春雨”,复得北国之“铁马金戈”,这在当今诸多篆刻家中是颇为少见的风格,难怪其业师巨来先生赞其“蹊径别开”。

如果说我初识陆康之名是因了他的篆刻,那么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见到陆康其人却是缘于他的文章———2001年深秋时节,我赴澳门采访,顺便想为拟议中的《都市》专版约稿。按照设想,每个大都市约请一位作者执笔,...

阅读全文
我也曾受惠于浩然
[ 2006-10-12 11:13:49 | 作者: 鲲鹏展翅 ]
我也曾受惠于浩然

作者:彭程

2003年06月14日 03:28 深圳商报


读侯军先生的《感激浩然》,备感亲切,意犹未尽,也想说上两句,作为呼应。

每一代人都有某些共同的经历,多少年后,它们就会作为一种集体记忆而存在下去。一个六十年代初出生的人,倘若又有过痴迷于文学作品的经验,他就不会不知道浩然。

这些书名今天没什么人记得

这么多年过去,我已经记不得,读到的第一本浩然的作品是哪一部,是长篇还是短篇集。那时十多岁,正是“文革”后期,连续几年里学校一直是半日制,几乎没有作业,极少考试,当时也没有电视等娱乐,精力和梦想无处释放也无处安放,有数的几部电影、样板戏和文学作品便成了全部的消遣和寄托。那时在县委会工作的爸爸托人给我办了个县文化馆的借书证,本来这是只给干部办的。文化馆藏书很少,文革前的书都被销毁了,书架上全部...

阅读全文
感激浩然
[ 2006-10-12 11:12:43 | 作者: 鲲鹏展翅 ]
感激浩然

作者:侯军

2003年06月07日 02:08 深圳商报


【扉页故事】

就读书而言,我这一代人实在是生不逢时:恰好在应该上学的年龄,爆发了文化大革命,好不容易上了学,又没有任何课外书可读,偏巧当时的语文课本里还选了一篇高玉宝的《我要读书》,那才叫“感同身受”哇!

在书籍匮乏的年代,只好自己写“书”疗饥:我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开始偷着写小说,那绝对不是因为勤奋,更不是什么“神童”之类,实话实说吧,那完全是让“饥饿”逼迫得没有办法了,在那个对书的渴望已近乎饥不择食的年龄,却满世界找不到一本可读之物,那种饥渴那种痛苦那种绝望,恐怕是现在的孩子所无法理解的。

幸好,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还有一个“硕果仅存”的作家,他就是浩然。

本来,浩然早期的书也是划入“毒草”之列的,譬如那部洋洋洒洒三大厚本的《艳阳天》,就...

阅读全文
诗教
[ 2006-10-12 11:11:21 | 作者: 鲲鹏展翅 ]
诗教

作者:侯军

2003年06月14日 03:28 深圳商报


我对叶嘉莹教授的景仰始于青年时代。80年代初,我正在天津师范大学进修,听说相邻的南开大学请来一位加拿大女学者,能把中国古典诗词讲得出神入化。我便近水楼台地挤进人头攒动的大教室,聆听她以最“新潮”的西方理论来阐释我们的“国粹”。

叶先生当时所讲的内容,我如今已然淡忘。但是,她那儒雅的风度和博闻强记的本领,却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那么多美妙辞章,她随口诵出,宛如流水潺潺,沁人心脾。那情形,使我依稀想见唐宋文人俯仰吟哦的诗意生活。随后,我在《光明日报》上读到了她的专栏“迦陵随笔”,谈诗论词,学贯东西,读来仿若春风拂面,耳目一新。实在说,我对古典诗词的兴趣逐渐浓厚起来,与那时亲聆叶先生的诗教,不无关系。

1986年,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组织了一次系列讲座,叶嘉...

阅读全文
艺术七分是忧伤
[ 2006-10-12 11:10:38 | 作者: 鲲鹏展翅 ]
艺术七分是忧伤

2003年06月17日 05:30 深圳商报


艺术,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源于对人生的不满足感。

文艺的现实,确实有很多“英雄主义”的作品存在。但我们不能不正视,世界一流的音乐、绘画、雕塑、文学,更多地表现出感伤、悲怆、甚至绝望。最近读侯军所著的西方美术史话《孤独的大师》一书,才知道在绘画领域里,即使像画出了《蒙娜丽莎》的达·芬奇、画出了那些永恒的圣母像的拉斐尔,人生也很坎坷而痛苦。

为什么艺术家大多数都时运不济,过着比常人更悲惨的生活,忍受常人难以想像的苦痛?其实,这个问题或许应该反过来问:为什么往往是这些人成了艺术家?

艺术肯定需要天赋,但在具有天赋的人中间,常常只有被逼到人生边缘的人才会奋力一跃,超越众生,而加入到艺术家的行列中。

人类的“自私”本性决定了:当一个人快乐的时候,他(她)只顾自己...

阅读全文
“杜家诗”
[ 2006-10-12 11:09:37 | 作者: 鲲鹏展翅 ]
“杜家诗”

作者:【扉页故事】◎侯军

2003年06月21日 06:28 深圳商报


杜宣是有名的剧作家,可我却记不起看过他的什么戏,倒是读过他的不少散文,比如80年代中期,我就读了他的一本散文集《飞絮·浪花·岁月》,是百花出版的那种小32开本,很精致,也很好读。那本小书中,尽是些沉重的话题:他回忆了文革中的“狱中生态”,他在亡友的灵前默念着自己的心曲;这类题材原本就是80年代散文创作的主调。

从杜宣先生追忆的文艺界人物中,足以看出他本人的份量:在他的笔下,出现的是茅盾、老舍、潘汉年、戴望舒、吴晓邦、金仲华等文坛重镇,他们是友情深厚的同道,是共同经历过许多人生悲欢的挚友。他在这些悼亡之作中,记录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往事,这就使他的文章不同于一般的忆旧怀人了。给我留下最为深刻印象的,是他写老舍先生的那篇《绝唱》,他写到老舍先...

阅读全文
邂逅丁玲
[ 2006-10-12 11:08:48 | 作者: 鲲鹏展翅 ]
邂逅丁玲

作者:侯军

2003年06月28日 06:52 深圳商报


我知道丁玲的名字很早。还在十几岁的时候,就从一本50年代末出版的《新知识词典》上看到一个奇怪的词条,叫做“一本书主义”,其发明者就是丁玲。那书上的观点当然是对这个“主义”持批判态度的,因此我对丁玲的认识也是从反面开始的。

70年代末,丁玲被平反了。文坛上立即兴起一阵“丁玲热”,她的书很多都再版了,她的文章也开始在报刊上屡屡出现。我读丁玲的书,大体也是从那时开始的。可能是时过境迁的缘故吧,我此时读她的这些成名作,已经远没有它们当年刚刚发表时所引起的那种感动了。

80年代初,《天津日报》要办一本文艺刊物,邹明担任主编,但实际上的主编是孙犁先生。编辑部向丁玲约稿,丁玲不但寄来稿子,还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孙犁先生读了丁玲的信显然很激动,他在回信中写道:...

阅读全文
给唐弢写了首“情诗”
[ 2006-10-12 11:07:20 | 作者: 鲲鹏展翅 ]
给唐弢写了首“情诗”

作者:◎侯军

2003年07月05日 05:21 深圳商报

(一)与《晦庵书话》

“情定终身”

我对唐弢先生的认知,从他的杂文起始。时间大约是在70年代末。当时不知看了什么人的文章,说后人学写鲁迅风格的杂文,学得最到家的要数徐懋庸,也就是被鲁迅临终前点名大骂的那一位,第二家就数唐弢了。我最早读到的唐弢杂文便是他的《春涛集》,是1979年一月四川出版的。

八十年代初,我曾有机会在大学进修,选修的《中国现代文学史》,教材是唐弢主编的。我那会儿读得很刻苦,考试成绩全班第一。由此,我知道唐弢先生还是一位治学谨严的学者。后来,迷上了书话一类文字,先购得郑振铎的《西谛书话》,稍后又读到周作人的《知堂书话》,可是唐弢先生的《晦庵书话》却一直搜求不得。1982年秋天,我所在的报社组织员工到河北易县去游览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