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模式: 正常浏览 | 列表浏览
“谢谢王蒙先生”
[ 2006-10-12 11:06:32 | 作者: 鲲鹏展翅 ]
“谢谢王蒙先生”

2003年07月19日 01:53 深圳商报

【扉页故事】

◎侯军


近来身染微恙,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我让女儿找一本好看的书,以为养病之消遣。小女给我带来了《王蒙自述:我的人生哲学》。据她说,这书最近特火,众人争睹。我翻了一下版权页,可不,2003年1月初版,开机就是十万册,到4月就第二次印刷了,足见是火得一塌糊涂。

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来读一本并不很厚的书,这在我已经是多年难得的奢侈了。尤其这位作者又是一个与自己有过些接触的人,那就不单单是读书,更是在读人了。

我与王蒙先生在90年代中期曾有过一两次近距离接触。那时文坛上正吵吵闹闹地进行着一场“人文精神大讨论”,王蒙有意无意中也卷入了这场理论纷争,并且成为一方阵营的主角。我是带着编辑部交给的任务,前去采访这位文化名人的。事先曾听说他那次来深圳...

阅读全文
画家的诗缘
[ 2006-10-12 11:05:54 | 作者: 鲲鹏展翅 ]
画家的诗缘

2003年08月02日 03:23 深圳商报

【扉页故事】

◎侯军


徐义生以画名于世。他17岁被长安画派创始人石鲁看中,成了他的入室弟子,在文革风潮中也随着恩师一同受到冲击,恩师不忍心爱的弟子荒废学业,便把他转介到山水画大师何海霞门下,他又成了何老的入室弟子。35岁那年,徐义生北上京都,投考李可染先生的研究生,成为李可染先生的关门弟子之一。以一身而兼为三位国画大师的入室弟子,这样的从艺经历,在当今中国画坛不说是绝无仅有,至少也可说是凤毛麟角。

徐义生为人低调,像他这样的“响亮出身”,倘若遇上一个定力不足的主儿,早就吹破云霄了,可是我与他交往多年,却从没听他自己讲起过。他不愿意或者说不屑于借老师的名声以自重,画家自应以作品说话。他画得很刻苦,画得很真诚,画得很精彩,而且越来越精彩。这是一个实力派画家凭着...

阅读全文
呼应彭程
[ 2006-10-12 11:04:28 | 作者: 鲲鹏展翅 ]
呼应彭程

作者:侯军

2003年08月16日 05:56 深圳商报


“读侯军先生的《感激浩然》,备感亲切,意犹未尽,也想说上两句,作为呼应”。这是彭程发表在6月14日《文化广场》上的一篇文字的开场白。他所“呼应”的是我的那篇《感激浩然》,他的文章题目是《我也曾受惠于浩然》。他的这一“呼应”,蓦然间使我记起了那个圆脸庞、戴眼镜,文气十足的书生,一晃,8年了,彭程吾兄,别来无恙乎?

认识彭程是在1995年夏天,那时,在深圳召开了一次全国报界读书版编辑的聚会,许多同行从天南海北聚拢到一起,神侃一通,所有话题都离不开“书报”二字。彭程作为北京一家文化大报的读书版编辑,理应成为这个“神仙会”的主角,可他却更多的时候是陷于沉默,总是坐在一个角落里,静静地听着更有表现欲和发表欲的同行们口若悬河地指点江山。当大部分角色都发过言之后...

阅读全文
《杨振宁演讲集》
[ 2006-10-12 11:03:28 | 作者: 鲲鹏展翅 ]
《杨振宁演讲集》

作者:◎侯军

2003年08月23日 05:16 深圳商报


杨振宁先生在我的新闻生涯中,曾经起到过特殊的刺激和激励作用,这一点他本人自然想像不到,而我也丝毫没有借名人以自重的意思。我之所以这样讲,皆缘于我在80年代对他的那两次采访。

第一次采访是在近20年前,我突然接到指令:到南开大学去采访一位著名的美籍华裔科学家。我当时甚至并不清楚这个科学家就是杨振宁先生,是在到达预定的采访地点之后才被告知的。我因为是当地一份大报的记者,才被获准单独采访15分钟。但是我却在那次采访中遭遇了一次终生难忘的“滑铁卢”——当我提出第一个问题时,杨先生就皱起了眉头。他沉吟片刻,便起身找来了几份资料,然后很客气地对我说:“请记者先生回去先读一读这些材料,好不好?您刚才提的这个问题,我想恐怕很难在15分钟里解答清楚,也似...

阅读全文
与“文场草寇”的书缘
[ 2006-10-12 11:02:29 | 作者: 鲲鹏展翅 ]
与“文场草寇”的书缘

作者:侯军

2003年08月30日 06:49 深圳商报


(一)凭着我的直觉,足以认定“寇丹”是个小姐

那是在1991年前后吧,我写的一组《茶诗话》正在天津日报上连载,忽然收到一封署名“寇丹”的读者来信。信中说,我从报上偶然读到几篇《茶诗话》,很喜欢,就开始搜集这个专栏的文章。但最后还是缺几篇找不到,只好给您写信,希望补足云云。

一个写文章的人,知道有人喜欢自己的文章,自然是非常高兴的。可是,给不给人家回信,我当时却颇为犹豫。因为凭着我的直觉,足以认定这个“寇丹”是个小姐,理由么,也很简单,有一种女孩子染指甲的花,就叫“蔻丹”。以此为名,自然是小姐无疑了。我对这类小姑娘的来信,一向有所警觉。因为有过一两次教训。所以,十几天过去了,我还没有拿定主意。忽然有一天,天津音乐学院一位姓徐的副院长给...

阅读全文
台北的“颜爸”
[ 2006-10-12 11:01:35 | 作者: 鲲鹏展翅 ]
台北的“颜爸”

2003年09月20日 01:56 深圳商报

【扉页故事】

◎侯军


我对音乐虽是外行,却有不少台湾音乐界的朋友。他们每每提起颜廷阶先生,总是充满了敬意。譬如,曾任台湾省立交响乐团团长的著名指挥家陈澄雄先生,就跟我说起过颜先生“尊师重教”的故事,说颜先生对他的老师,那是真正做到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直至为其养老送终。而我们这一代学生对颜老师呢,只能做到“一日为师,终身为师”。相比之下,已经差得远了。言语之中,隐含着对老师高山仰止般的不可企及之叹。

1994年初夏,著名作曲家鲍元恺兄自台湾返回路经深圳,携来一本厚厚的大书,那是颜廷阶先生编撰的,布面精装,800多页的篇幅,收录了百年来225位著名音乐家的生平事迹,堪称资料宏富,印刷精美,尤其对近半个世纪以来台湾的音乐界人物风貌,有着非常翔实的记载。...

阅读全文
学问的邃谷
[ 2006-10-12 11:00:26 | 作者: 鲲鹏展翅 ]
学问的邃谷

作者:侯军

2003年09月27日 06:57 深圳商报


来新夏先生乃当代史学大家,他的书斋名叫“邃谷楼”。关于这个斋名的深旨,来公曾在一篇文章中作过如此论说:“非谷而曰谷,何也?惟其深也。无楼而曰楼,何也?惟其高也。惟高与深,斯学者所止乃尔。邃谷楼者,余读书所也。沉酣潜研,钻坚仰高,得乎书而体乎道,邃然而自适焉。”这段文字出自来公早年所写的《邃谷楼记》,他写这篇文言文的时候,刚好18岁。屈指算来,来公今年该是80岁了。我与来公相识于80年代前期,那是在一次关于天津史志的学术研讨会上,来公当时正在主编一部《天津近代史》,自然是会议的主角。这个先入为主的印象,使我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都以为来公只是一位天津近代史专家。后来偶然在天津古籍书店购得一册《近三百年人物年谱知见录》,才知道来公在方志学和目录学方面的学...

阅读全文
“三湘十日幸相陪”
[ 2006-10-12 10:59:39 | 作者: 鲲鹏展翅 ]
“三湘十日幸相陪”

2003年10月18日 04:42 深圳商报

◎侯军


王充闾的书,我最早购得的是散文集《春宽梦窄》。后来听说作者是位官高爵显的大人物,这使我误以为他所写的文字也是平常习见的“官样文章”,不免书因官重之嫌,结果就把这本书束之高阁了。

1996年春天,我应邀赴湖南张家界参加一次散文创作研讨会,可巧遇见了王充闾先生。初次见面,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大官儿,言谈举止,处事待人,更像一个纯粹的文人。这使我对他的印象顿然改观。一日,散步于山间小径,我跟他谈起了此前对他的误解,他淡然一笑,说道:“自古功名误文名,这在我早已习以为常了。”

那次,充闾先生在会上的发言,谦和中肯,却也时见峥嵘。他对自己所秉持的大历史散文观,进行了简要的阐述,尤其是讲到“诗、史、思”这三者在散文创作中的辩证关系,可以说是“深得我心”。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