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模式: 正常浏览 | 列表浏览
品茶读画(13):仇英的茶画
[ 2005-10-05 03:12:12 | 作者: 校友会 ]
  仇英在明代画家的“排行榜”中,并非名列前茅。但是,在茶画这一独特领域中却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这是因为,他是被西方茶文化研究家最早认识并记录在专著中的唯一一位中国画家。

  美国人威廉.乌克斯所著的《茶叶全书》,在西方茶学界被尊为最早的“权威性著作”,在中国茶学界也受到高度重视。在该书的第24章《茶与美术》中,作者写道:“中国古代之绘画以茶为题材者殊少,唯在英国博物馆中存有一幅,题名曰:‘为皇煮茗’,作者为明朝的仇英(Chiu Ying)图上绘一宫殿中之花园,地点可能为当时之首都南京。绘于一暗色之绢轴上,展轴可见皇帝高坐于皇宫之花园中。”(注:《茶叶全书》于1949年由中国著名茶学家吴觉农先生主持翻译成中文。当时依照音译,将“仇英”误为“周英”。我所引的这段文字依据1949年原版,唯将这一明显误译改正。)

  这个美国人对中国美术史的了解显然是肤浅贫乏的,这从他武断地认定“中国古代...

阅读全文
品茶读画(12):茶酒之争
[ 2005-10-05 03:11:54 | 作者: 校友会 ]
  在“琴棋书画诗酒茶”这文人七事中,酒和茶可说是一对“双胞胎”,皆以水为形,皆以杯为器,皆以饮为用,然而,这两兄弟的脾气禀性却大相径庭,甚至是截然相对的。
  早在一千多年前,就有人写过一篇《茶酒论》,描绘了茶酒之间的一场大论战。双方争论的中心是“暂问茶之与酒,两个谁有功勋?阿谁即合卑小,阿谁即合称尊?”这一下,两家可就引发了一场唇枪舌战。那真是针锋相对,各不相让,对自己评功摆好,邀宠争功;对对方,则极尽讽刺挖苦、贬损攻击之能事。全文太长,不宜多引,我只摘出两段,便可看出端倪-----“茶乃出来言曰:‘诸人莫闹,听说些些。百草之首,万木之花,贵之取蕊,重之摘芽,呼之茗草,号之作茶。贡五侯宅,奉帝王家,时新献入,一世荣华。自然尊贵,何用论夸?’酒乃出来:‘可笑词说!自古至今,茶贱酒贵。单醪投河,三军告醉。君王饮之,叫呼万岁:群臣饮之,赐卿无畏。和死定生,神明歆气。酒食向人,终无恶意,有酒有...

阅读全文
品茶读画(11):画里茶境诗中寻
[ 2005-10-05 03:11:19 | 作者: 校友会 ]
  中国的茶诗浩如烟海,名作众多,对此,我可以说是有一点发言权的。因为我在五年前就曾写过30篇「茶诗话」系列文章,并由此入门,走进了茶文化这个奇妙迷人的大千世界。今天,一不留神,又在品茶读画之际与茶诗不期而遇,为避免“陷入诗海”,不能自拔,我想只就一些与画家画作直接相关的话题,来寻觅一下画中的诗境。

  其实,说起茶画也是不能不谈茶诗的。中国的艺术传统是讲究“诗书画三位一体”,正如苏东坡所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而自宋元以降兴盛起来的画上题诗之风,更使诗书画这三种艺术,在表现形式上溶为一体,成了中国视觉艺术所独有的一种形式。它的一大好处,就是使画中的意境进一步诗化,而诗的载体书法,也成了被人们欣赏的一个组成部分。

  宋代以前的茶画,一般都没有题诗,甚至也不直接署名,譬如大画家范宽的名作「雪景寒林图」,只是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一棵树的枝干上,非常隐蔽。据说放开笔墨直书大名的首倡者是苏东坡...

阅读全文
品茶读画(10):书家自古有茶缘
[ 2005-10-05 03:11:00 | 作者: 校友会 ]
  在中国文人看来,书画本是一家,善书者多能画,善画者亦多能书,把这两者拆开了说,实在也是一件为难的事情。不过,既然我们讲的是茶画与“文人七事”的特殊关系,那也只好“特事特办”,单来讲讲书法与茶的深缘了。

  书法对茶文化的最大贡献,当属为“茶”字的变迁提供了直观的史料。“茶”字在上古时代是写作“荼”的,什么时候减去了这一笔呢?据清代大学者顾炎武的考证是在唐代中期。他凭借的论据是什么?就是书法。他在「日知录」中写道:“按茶舛之茶,与荼苦之荼本是一字,古时未分。……愚游泰山岱岳观览唐碑题名,见大历十四年刻荼药字,贞元十四年刻荼宴字,皆作荼。又李邕娑罗树碑、徐浩不空和尚碑、吴通微楚金禅师碑荼毗字,崔琪灵运禅师碑荼碗字,亦作荼,其时字体尚未变。至会昌元年,柳公权书玄秘塔碑铭、大中九年裴休书圭峰禅师碑茶毗字,俱减此一画,则此字变于中唐以下也。”(见<<唐韵正>>卷四,<<茶下>>)可见,正是文中...

阅读全文
棋品茶读画(9):在茶画中
[ 2005-10-05 03:10:27 | 作者: 校友会 ]
  茶的一大功效就是提神醒脑,而弈棋作为“智慧的体操”,对凝神静虑的要求是极高的,因此,棋与茶也就结下了不解之缘。中国文人素来喜弈棋、好饮茶,将棋茶视为雅事,曹臣<<舌花录>>中,曾把琴声、棋子声、煎茶声等并列为“声之至清者也”;还说:“琴令人寂,茶令人爽,竹令人冷,月令人孤,棋令人闲……”可见,这两者的关系自古就是十分密切的。

  在表现茶事活动的历代茶画中,棋是一个经常出现的角色。在现存最早的茶画之一、新疆阿斯塔那出土的<<弈棋仕女图>>中,棋与茶就已经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之上:在一位正在弈棋的贵妇人身后,侍立着一个捧茶的少女。从此,这种人物造形便为历代画家所沿用。在唐代画家周※(日字加方)的<<演乐图>>中,两位雅士正在对弈,旁边有三人观战,后面有一乐伎弹阮助兴,而在画面的右下角,也有一侍女正在备茶,在棋局的右上方,有两个仕女对面而立,手中似乎也捧着茶杯。我之所以判断这是茶杯而非酒杯,...

阅读全文
品茶读画(8):茶画与琴韵
[ 2005-10-05 03:09:51 | 作者: 校友会 ]
  “琴棋书画诗酒茶”一向被称作中国古代文人的七件雅事。茶与画的结缘占去了其中的两项,而茶画与其他五件雅事之间,同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剪不断,解不开,互相缠绕,浑然一体,构成了中国文人的整体生活方式和生命形态。我们在谈论茶画这个特定话题的时候,显然是不能忽视这种颇具中国特色的文化现象的。

  琴在“七事”中被排在首位,这反映了中国文人对音乐的重视。这个传统源自文人的老祖师孔夫子。在孔子所制定、并要求所有学生必须掌握的“六艺”中,“乐”就排在第二位,仅次于“礼”。从此,沿袭千载,蔚然成风。相形之下,茶在“七事”中可能是“出道”最晚的,被排在末座也是理所当然。

  或许正是由于“琴”在文人七事中是个“老资格”,在历代茶画中,琴的出现也是最早的。譬如,前面曾提到的唐代大画家周※的<<调琴啜茗图>>,就是一幅以琴入画的杰作。这幅作品描绘了五位贵族妇女在树荫下一边品茶,一边赏琴的情景,其中一位...

阅读全文
品茶读画(7):再说<<斗茶图>>
[ 2005-10-05 03:07:46 | 作者: 校友会 ]
  说到以“斗茶”为题的绘画作品,有一幅颇为独特的作品是不能避而不谈的,那就是明代画家顾炳摹绘的<<斗茶图>>。

  顾炳字黯然,浙江钱塘人,是明代知名的花鸟画家。他的这幅<<斗茶图>>之所以独特,是因为它仅见于顾炳所刻绘的一部<<顾氏画谱>>中,而书中又特意注明是从唐代大画家阎立本的同名画作上临摹下来的。然而,无论阎的原作还是顾的临本却都湮沦无传。这就为画史留下了一些耐人寻味的谜团:作为唐代初年的画家,阎立本有没有可能绘制这样一幅<<斗茶图>>?“斗茶”这种民间习俗,是否在唐代就已产生并且开始普及?鉴于历代画家都有以自己的或后人的画作假托前代名家的习俗(应称为陋习),那么,这幅<<斗茶图>>会不会也是后人的托名之作呢?

  我并非美术史家,按说对此并无发言权。不过,目前这个问题似乎还没有引起真正的美术史家和茶文化专家的关注,我作为一个爱好者,也不妨先抛出一块“砖头”,以起“引玉”之效。
...

阅读全文
品茶读画(6):《斗茶图》
[ 2005-10-05 03:07:18 | 作者: 校友会 ]
  宋代对中国茶文化的一大贡献,就是发明了一整套品评鉴别茶之优劣的方法,这就是“斗茶”。斗茶之风的兴起,缘于一个前提条件,即饮茶的方式在宋代有了重大发展,变唐代的煮茶为点茶。唐代人饮茶是将茶饼碾碎直接入茶釜烹煮;而宋代则要把茶叶碾得更细,如粉如沫,再精制成所谓“龙团凤饼”。饮茶时,不再以釜煮茶,而是把精细的茶末用不老不嫩的开水冲点,同时用茶筅用力搅拌(古称“击拂”)以使茶与水完全溶为一体,然后乘热饮用。这就是所谓的“点茶”。好的茶汤要有一层极为细小的白色泡沫浮于盏面,称为“乳聚面”;不好的茶汤点过不久,茶就与水分离开来,称为“云脚散”。为了不使云脚散,茶人必须掌握高超的点茶技巧,使茶与水交融似乳,最好还能“咬盏”,即品酒时常讲的“挂杯”。宋人评茶以白为上,蔡襄<<茶录>>的第一句就是“茶色贵白”。为了衬托茶液之白,宋代才崇尚以青、墨色的磁器为评茶的上品,后人往往只知道宋代以建盏、天目碗为贵,殊不知它们还与茶文化有着内在的联系。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