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模式: 正常浏览 | 列表浏览
  宋代在南渡以后,建都临安(今杭州)。虽是偏安一隅,但画事依旧繁盛。南宋的皇帝们个个皆得宋徽宗的遗风,重文轻武,雅好书画,致使南宋的画坛群星灿烂,高手如林。刘松年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据<<画史会要>>记载:“刘松年,钱塘人。居清波门(一名暗门)外,俗呼‘暗门刘’。”他是宋哲宗之婿张敦礼的得意门生,宁宗皇帝又曾亲赐金带,可见在当时的名望之高。在“南宋四大家”中,他是出道最晚的一个,但却名居首位,画史称为“刘李马夏”。<<清河书画舫>>则直接写明:“南宋刘松年为冠,李唐、马远、夏圭次之。”

  但是,刘松年名气虽大,传世的画迹却出奇的少。据<<南宋院画录>>所引<<庚子销夏记>>的一段题跋说:“刘松年,考之小说,生平不满十幅。”试想一下,在200多年前的清代康熙年间,他传世的画迹才十幅上下,到了今天,岂不更如凤毛麟角?然而,值得一提的恰恰在于,就在这极为稀少的传世名画之中,竟有三幅是...

阅读全文
品茶读画(2):茶圣陆羽入画记
[ 2005-10-05 03:06:06 | 作者: 校友会 ]
  中国的饮茶之风兴盛于唐。唐代以前,“茶”字写作“荼”,既指茶叶,又指苦菜。到了唐代才减去一笔,成为专用名词。唐代还是茶诗逐渐繁荣的时期。我曾在五年前写作<<茶诗话>>时专门作过一项统计:一部<<全唐诗>>,共有近千首茶诗,写于初唐时期的仅占百分之一,而到了唐代中期竟增至百分之四十五。由此足以证明饮茶的真正普及,应在盛唐时期。最具历史意义的事情,是唐代出现了世界上第一部关于茶的专著,那就是陆羽的<<茶经>>。

  陆羽字鸿渐,又名疾,字季疵。生于唐朝中叶的729年。陆羽生活的年代,正是茶事最为风行的时期,无论茶叶的种植、采摘、加工,还是烹煮、调制、品饮,都已形成了相当完备的体系,这就为陆羽在理论上集其大成,创造了条件。<<茶经>>全文七千余字,分十个部分论述了茶的方方面面:<<一之源>>论茶的起源;<<二之具>>论茶叶采制的工具;<<三之造>>论茶叶采制;<<四之器>>论煮茶的用具;<...

阅读全文
如果说唐代是茶事兴盛的肇始,那么,宋代就是视茶为“国饮”的开始。宋代的开国皇帝赵匡胤偃武修文,爱好饮茶,经他的倡导和推介,饮茶进入了宫廷,并且形成了一套茶礼和茶仪,进而成为宋代宫廷礼制的组成部分,在对外交往中也常常扮演重要的角色。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在茶史上非常有名的皇室专用茶----龙团凤饼。这种茶产自福建建安的官办茶场,即北苑贡焙。茶质优良,制做精美,茶饼上还压印皇族的标志:龙凤图案,从而使这种茶身价倍增,成为朝廷对外馈赠的名贵礼品和皇帝恩赐大臣的高级赏物了。宋代诗人王禹 曾有一首题为<<恩赐龙凤茶>>的七律,描述了喜得御赐龙凤茶的那种诚惶诚恐的心情:“样标龙凤好题新,赐得还因作近臣。”“爱惜不尝唯恐尽,除将供养白头亲。”有了如此嗜茶的皇帝老子,自然是上行下效,茶事大盛,茶之成为“国饮”也就毫不奇怪了。
品茶读画(3):画里画外说卢仝
[ 2005-10-05 03:05:09 | 作者: 校友会 ]
在中国茶文化史上,卢仝是与陆羽齐名的人物。所谓“陆羽著经,卢仝作歌”,一向被并称为是中国茶文化史上的两件大事。因此,在茶事绘画中,卢仝可以说是不亚于陆羽的一大热门画题。

卢仝何许人也?此公本是唐代诗人,年轻时隐居少室山中,刻苦攻读,不求仕进,自号玉川子。大文豪韩愈曾有<<寄卢仝>>一诗,对他作过如下描写:“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辛勤奉养十余人,上有慈亲下妻子。先生结发憎俗徒,闭门不出动一纪。”可见卢仝的生活境况很是清贫,但却气质不凡。而让他在茶文化史上声名卓著的那首“茶歌”,指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其中写到饮茶的七种境界,着实令人拍案叫绝:“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饮茶达至这种境界,不...

阅读全文
茶艺教授白春简历
[ 2005-10-05 03:04:44 | 作者: 校友会 ]
记得那是在1992年的春天,我应邀参加在湖南常德举行的第二届国际茶文化研讨会。在会上,还作了一个简短的发言,谈的主题就是“茶诗与茶画”。我希望各界茶人重视对历代流传下来的有形资料的研究,譬如,反映各种茶事活动的绘画作品,就应当成为中国茶文化研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时,许多茶友都对我的想法表示赞赏,有一位主编《中国茶文化》杂志的茶友还当即向我约稿“订货”,说是只要我写出来,他就马上刊登……

然而,一转眼,将近五个年头过去了,我的关于茶画的文章却一直无暇动笔。这件事一直骨鲠在喉,未敢轻忘。近日“怡乐园”编辑应思小姐前来组稿,建议我开辟一个有关书画艺术的小专栏。我闻言不禁怦然心动,当即萌生一个念头:何不借此机缘,偿还当年欠下的这笔“文债”呢?我的想法立即得到了编辑的赞同。于是今天,这个以欣赏、评介历代茶画为主旨的“品茶读画”专栏,就算正式“开张”了------但愿诸位茶朋画友能在这...

阅读全文
品茶读画(1):茶画溯源
[ 2005-10-05 03:04:22 | 作者: 校友会 ]
记得那是在1992年的春天,我应邀参加在湖南常德举行的第二届国际茶文化研讨会。在会上,还作了一个简短的发言,谈的主题就是“茶诗与茶画”。我希望各界茶人重视对历代流传下来的有形资料的研究,譬如,反映各种茶事活动的绘画作品,就应当成为中国茶文化研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时,许多茶友都对我的想法表示赞赏,有一位主编《中国茶文化》杂志的茶友还当即向我约稿“订货”,说是只要我写出来,他就马上刊登……

然而,一转眼,将近五个年头过去了,我的关于茶画的文章却一直无暇动笔。这件事一直骨鲠在喉,未敢轻忘。近日“怡乐园”编辑应思小姐前来组稿,建议我开辟一个有关书画艺术的小专栏。我闻言不禁怦然心动,当即萌生一个念头:何不借此机缘,偿还当年欠下的这笔“文债”呢?我的想法立即得到了编辑的赞同。于是今天,这个以欣赏、评介历代茶画为主旨的“品茶读画”专栏,就算正式“开张”了------但愿诸位茶朋画友能在这...

阅读全文
品茶散叶
[ 2005-10-05 03:03:53 | 作者: 校友会 ]
一、与茶结缘

我爱喝茶。但这个嗜好是在年近而立时才开始染上的,可谓“起步甚晚”。当然,这并不是说我此前就不喝茶。只是说起初的所谓喝茶,多半只是为了解渴。我的家乡天津并不产茶,但客来待茶的习俗还是挺“正统”的。家家都备有一只大茶壶,冬天时天冷,怕茶凉了,就在茶壶外头做一个大棉壶套。家里来了客人,奶奶就会从那只旧茶叶罐儿里抓一把茶叶,用滚开的水沏上,还要把壶盖盖上“闷”一阵儿。京津地区都爱喝花茶,据说“闷”一下是为了让茶中的花香充分挥发出来。我之所以对那个大棉壶套印象颇深,是因为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每每冬天从外面的冰天雪地里回到家来,总是一进门就能喝到壶套里捂着的热茶,热乎乎的,既解渴又暖胃。至于茶的滋味儿,倒从来没往心里去。不过,到了夏天,壶套一脱去,我就很少再喝茶了,因为天气热了,我就改喝“凉白开”了。

回想起来,我当时的喝茶方法,大约也与《红楼梦》中妙玉所批评的“饮驴式...

阅读全文
英伦问茶
[ 2005-10-05 03:03:22 | 作者: 校友会 ]
为了喝到茶而感谢上帝!没有茶的世界真难以想象——那可怎么活呀!我幸而生在有了茶之后的世界。

——英国湖畔诗人柯勒律治(1875-1912)

1658年,英国报纸上登出这样一则广告:“一种医家交口称道的中国人叫茶,别国又叫‘TAY’,别名为‘TEA’的优质饮料,今在伦敦皇家交易所近旁的一家咖啡馆出售。”这是迄今所发现的英国最早的售茶记录。刊登这则广告的茶商名叫托马斯·加尔韦。据说,他还写过一本《茶叶和种植、质量与品德》的小册子,堪称是英国最早的茶书。

这家最早出售中国茶的咖啡馆,应当就叫“托马斯·加尔韦咖啡馆”吧?它当年写明是在皇家交易所附近,可如今这一带已经是伦敦有名的金融区了,满目所见,只有银行比肩,高楼林立,而那家古老的咖啡馆又隐匿在哪个角落里呢?那天,我专门抽出时间,在英国皇家交易所附近的几条街巷穿行着,寻索着,不时也通过翻译向路人打听着。但是很遗憾,我人地两生,连当地的英国人都一脸茫然地对我说着“I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