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模式: 正常浏览 | 列表浏览
极品人生之十六
[ 2005-10-05 03:29:26 | 作者: 校友会 ]
“雷锋”在深圳

1、在前年震动全国的“8·10”深圳股票风波中,别人拼命地想捞钱,而他却将拾到的钱送归失主……

在这个只有几十平方米的大楼小广场上,几千个来自东西南北中的“淘金者”拥挤着,像大鹏湾的海潮此起彼伏。一个30多岁的中年男子也拥挤在这滔滔的股海里,与云集在鹏城百余万的炒股大军一样,他前天下午便来到大鹏阁这个售表点前排队了。

如今他被人们挤来拥去,拥挤中鞋子不知被谁踩到哪里去了。当他俯身寻找时,忽然发现脚下有一个涨鼓鼓的香烟盒。他拾起一看,里面竟是10张身份证和10张100元的人民币。

“这是谁的钱和身份证?”他毫不豫地大声呼喊。可是人们像发了疯似的只顾往前挤,谁也不知他在喊什么。

中年男子见无人回应,沉思片刻便钻出人海,走到一个正在维持纪律的中年女警官前,将身份证和钱递给了她。

“同志们,请静静,请静静!”女警官拉着他的手激动地说,“这位同志真是活雷锋啊,拾到钱和身份证立即交给我们……”
...

阅读全文
极品人生之十五
[ 2005-10-05 03:29:07 | 作者: 校友会 ]
烘暖人间胜着棉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劳其筋骨

早春二月,天府成都一间简陋的小学堂窗外,一个瘦小的男孩踮着脚,两眼紧紧地贴在窗缝上。透过一线之光,他看见了黝黝黑板上的一行行白字,听见了一个中年妇女悦耳如歌的声音。尽管寒风刺骨,但他心里的干柴却被知识的火种点得熊熊燃烧。

一天、二天,一月、二月,当寒风被骄阳逐出天府,当紧闭的门窗敞开,当女教师慈祥的目光与小男孩求知的目光交织在一起时,女教师匆匆走出教室,一把搂住这个光着脚丫、衣服破烂的小男孩。

“你在这里听了多久了?”

“每天都来,快半年了!”

“为什么不报名来上学?”

“我家兄弟姐妹多连饭都吃不上,哪来钱上学?”

“你为什么要上学?”

“为什么?我要学知识,长大要当工程师,为国家造机器,为人民织布匹,使天下人不受冻!”

“啊,好孩子,有志气!”女教师将小男孩搂得更紧,“你进教室去听课吧,学费书费我给你全免了!”
...

阅读全文
极品人生之十四
[ 2005-10-05 03:28:44 | 作者: 校友会 ]
创业多艰

1985年的早春2月,“突突突”的推土机声震撼着光明大地,唤醒了沉睡几千年的场东侧的一个小山包。光明人奔走相告——卫武光明生物制品厂破土动工了。

武汉人严谨的科学态度与深圳人敢想敢闯敢干的精神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结合。武汉所与光明场分别派出了生物制品专家刘中民处长和实干家邓镜波副场长等组成了生物制品厂筹建领导小组,而原光明生化厂厂长王锦才则成了筹建办的一员干将。在筹建小组的正确领导下,筹建办克服了种种困难,在不到100天的时间里便基本实现了“三通一平”。根据筹建领导小组“边基建边投产”的决策,筹建办首先在工地上搭起简易的油毛毡、铁皮屋作为办公、生产、生活用房。5月18日,他们从罗浮山驻军购进的第一批60匹退役军马,经过严格的防疫检疫后抽取了第一批血清,干部职工们第一次从厂里领到了工资。为铭记这个难忘的日子,王锦才他们把“吾要发”(粤语“5·18”谐音)定为生物制品厂的厂庆日。
...

阅读全文
极品人生之十三
[ 2005-10-05 03:28:23 | 作者: 校友会 ]
牛奶河的晨光

光明寻梦

如清冽的甘泉沁入肺腑,似甘甜的香蜜滋润心田,我张开口,闭上眼,一点一滴,一滴一点地像孩子吮吸母亲奶汁那样地品尝着这银河里的玉液琼浆。我在白浪滔滔的银河里游弋,直游入王母娘娘的瑶池寝宫。娘娘不在,但见娘娘梳妆台前巍然立着一个翩翩少年,那比朝霞还红润的脸面,那比冬雪还洁白的肌肤,令我禁不住向他走去。我向他走去,他向我走来,“咚”的一声,我们碰了个响头。翩翩少年不见了,我眼前直冒金星,四周一片漆黑……

这是年青时的一个梦。那晚,我坐在如豆的煤油灯下读一本翻译小说。洋人真浪漫蒂克,把天上的“银河”说成是“牛奶河”。呵,牛奶河,牛奶河,此河只应天上有,人间何处能寻觅?我凝视台镜前面黄肌瘦的自己,仰望窗外天边闪烁的“牛奶河”,又朦朦胧胧地入梦了。

我是天生的“梦想家”,少来无梦不成眠。可千梦万梦都被岁月的长河浪淘尽,唯独梦游牛奶河,梦里喝牛奶的这一幕却愈久愈清晰。天上有...

阅读全文
极品人生之十二
[ 2005-10-05 03:28:03 | 作者: 校友会 ]
中华遗珍集一书

泱泱中华,悠悠五千年,勤劳智慧的中国人创造了多少人间瑰宝?万千瑰宝,今落何处,价值几许,真伪咋辨?怀着对中华文明的崇敬和亿万读者的期许,红旗出版社于今年五月隆重推出了《千年传世珍宝鉴赏》(下称《珍宝》),以此煌煌巨著,向行将50华诞的共和国献上一份沉甸甸的厚礼。

巨著《珍宝》,由著名画家、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院长张仃,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张柏,著名文艺家吴祖光,著名工艺美术学者、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田自秉任总顾问,工艺美术学博士尚刚任学术总监、美术学博士邹文任主编,并由44位有关方面国家级的专家学者任副主编和编委。此书从筹备到出版历经16个春秋,其阵容之鼎盛,其历时之长久,为我国出版界所罕见。

《珍宝》从海内外博物馆、收藏家现存的千万件我国遗珍中,遴选出各类各朝各代有代表性的2000多件传世珍宝,以质材的属性,分为金、木、水、火、土、纸6卷。这种新颖的分编...

阅读全文
极品人生之十一
[ 2005-10-05 03:27:40 | 作者: 校友会 ]
桃李心

淡蓝的天幕缀满银星,湛蓝的大海波光粼粼。周末的校园,一片静谧。我揣着疑窦,走出校门,漫步海边。

开学前夕,我在医院收到一张汇单,字迹歪歪斜斜,署名“陶里新”。我的亲朋故旧、同事、学生,没有一个这样的人。回校问同事们莫名其妙;问学生频频摇头。

忽闻依山傍海处一座小楼房里传来阵阵嘻笑声。循声望去,呵,那里住着我班班长崔小星。

崔小星是我的得意门生。在住院时,她被师生们誉为“小班主任。”校长到医院看我时说,她比我抓得还紧。

其实,我哪有心思去抓这班人?来深圳之前,指望能在闹市执教;谁知调来之后,竟被分配到这滨海渔村?我真后悔当初离开花城。

妻子来学校探亲。看见这茫茫的海,重重的山,住了3晚,哭了4天,要我快点离开这渔村。为此,我急得“上窜下跳”;可是谈何容易!

我无心教书,更无意育人。学生成绩差,课堂纪律乱,我便动不动在讲台上训斥,还动手打了一个学生。

...

阅读全文
极品人生之十
[ 2005-10-05 03:27:26 | 作者: 校友会 ]
陪 嫁

丽丽明天就要出嫁了,姥姥、妈妈为此忙了好几天。万家灯火次第熄去,唯有她家仍灿若明星。姥姥、妈妈仍在客厅里不停地整掇嫁妆。

为了让丽丽养精蓄锐,姥姥、妈妈将她关在闺房里,迫她好好睡觉。可不知怎么搞的,越迫,丽丽越是睡不着。她侧身拉亮床头灯,看看表,呀,5点多了。她忙翻身起床,站到立镜前穿上蝉翼般的婚纱,别上红彤彤的新娘花。接着坐到梳妆台前,取出眉笔、口红、胭脂,对着鹅蛋镜精心地描画。不一会儿,圆镜里的瓜子脸渐渐艳如桃花。当她伸手去拿指甲油时,目光倏地被台灯下那个白马王子勾住了。她捧起那彩照吻了又吻,神情比第一次吻他还激动。她的王子有面子、有票子、有房子,加上她这个漂亮的妻子,来年再添个可爱的小子,那就是“五子登科”了。

姥姥、妈妈蓦然想到该叫丽丽起来梳妆打扮了。

“姥姥、妈妈!”丽丽见姥姥、妈妈进来,脸上霎时飞起朵朵红云。

姥姥、妈妈好高兴,她们牵着丽丽到客厅巡视嫁妆。丽丽...

阅读全文
极品人生之九
[ 2005-10-05 03:27:05 | 作者: 校友会 ]
殿堂沉思录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们——庐山华山泰山黄山喀拉昆仑山大兴安岭的儿女们,带着南岭的花香北国的冰寒高原的黄土东海的咸风,一个个头昂昂胸挺挺衣楚楚履格格地涌入,涌入这当代“黄埔文校”、“作家摇篮”、“文学殿堂”——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

当我们这些时代的骄子文坛的宠儿坐在这朝思暮想的殿堂里时,我们怎能不心潮起伏热血如沸泪水盈眶,须知,我们是从亿万文山的观赏者涉足者攀登者中,从坑坑洼洼曲曲折折陡陡峭峭的小径挤上来的啊!

毋庸讳言,我们这些骚客文人,多是挺清高挺傲气挺自信的,恰如我们的母亲耸立于天挺立于地屹立于世一样。其实,清高傲气自信并没有什么不好,如果总是庸庸碌碌嘻嘻哈哈犹犹豫豫,人生还有甚么意思甚么意义呢?当然,物极必反,什么事情都不能过分的。我们虽然各各都把自己喻做山的儿女,想做山愿做山要做山,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敢自称为珠穆朗玛峰的。
...

阅读全文